返回

天才女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0 章 量子信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30 章

    2005年9月24号, 天公作美,风和日丽。

    这是一个宁静祥和的礼拜六。

    林知夏拉住妈妈的手腕,委婉地征询意见:“妈妈, 妈妈, 我同学找我出去玩,我中午可能不回家吃饭了。我现在能出门吗?”

    “谁找你出去玩啊?”妈妈盘问道。

    林知夏详细地描述:“我最好的朋友。他是我的小学同班同学,也是我的初中同班同学。”

    妈妈一边擦拭货架, 一边又和蔼地问道:“你们想去哪里玩?”

    “省立一中!”林知夏的语气非常欢快, “妈妈,今天是高中部的社团迎新节!学长学姐们准备了很多节目!我和朋友约好了在校门口见面,我打算今天中午请他在学校食堂吃饭!”

    省立一中竞赛班的学生基本都是优等生中的佼佼者。林知夏拥有与众不同的特质,也需要同龄人的陪伴, 她确实应该和优秀的孩子做朋友。

    更何况, 林知夏和她的朋友都在彼此熟悉的校园内玩耍, 安全系数自然高一些。林知夏居住的小区距离省立一中很近,坐公交只要三站路。

    妈妈并未犹豫, 爽快地答应了她:“行, 你去吧,夏夏,把电话卡带上, 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

    “好的!”林知夏一溜烟跑没了影。

    她返回自己的房间,穿上她最喜欢的浅粉色纯棉t恤、深灰色牛仔裤。她还特意从发顶开始编发,先将头发分为左右两束,编到与耳尖齐平的位置, 再用草莓发绳扎出两只双马尾。

    她编发的技巧极为高超, 体现了她的心灵手巧。妈妈见了也要夸她一句:“夏夏今天真可爱,真漂亮。”

    林知夏越发开心。她从小就喜欢听妈妈夸她。

    妈妈还说:“我们家夏夏长大了, 一定会变得更漂亮,更完美,智慧与美貌并存。妈妈都挑不出夏夏的缺点。”

    “嗯嗯!”林知夏略带羞涩地点头。

    哥哥正好从旁边经过。他听见妈妈和妹妹的对话,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林知夏,你别骄傲。你不知道吗?小孩子有可能长歪掉。”

    林知夏急着出门,没空和哥哥吵架。她飞快地夺门而出,临走前甩下一句:“哥哥,你要是长歪了,肯定比我更惨,因为你不仅失去了美貌,就连智慧都没捞到。”

    哥哥被她气得无语凝噎。

    她跑出半步路,忽然又退回来:“今天是高中部的社团迎新节,我要去学校看节目,哥哥,你不去吗?”

    杰哒 63c0

    “我不去,”哥哥态度坚定地回答,“我在家里复习考试。下个月的11号就要段考了,林知夏,你不复习?你们竞赛班每周都有测试。”

    “我每次都是全班第一呀!满分就是我的分数。”林知夏透露道。

    她竟然敢说“满分就是我的分数”这种嚣张至极的话。

    哥哥再次哑口无言。

    林知夏体会不到哥哥内心宛如山崩地裂般的强烈震动。她满脑子都是高中社团联欢会,还有,今天碰巧是她的生日,江逾白肯定给她准备了礼物!

    他会送她什么东西呢?习题、笔记本、还是糖果饼干?

    无论哪一种,林知夏都会欣然接受。

    现实却超脱了她的想象。

    当她在省立一中的校门口撞见江逾白,江逾白递给她一把做工精致的钥匙。那钥匙和她的手指一样长,刻有量子力学的狄拉克符号,江逾白对她说:“这把钥匙能开锁。”

    “什么锁?”林知夏惊奇地问道。

    江逾白避而不答。他真诚地祝愿她:“生日快乐,林知夏。”

    林知夏绕着他转了一个圈:“江江江江逾白!你的那把锁,是不是藏在学校里!你要给我线索吗?我们就像《夺宝奇兵》的主人公一样,根据线索,寻找宝藏!”

    江逾白抬手,指向前方:“林林林林知夏,社团活动快开始了。你藏好钥匙,跟着我走。”

    “我来了!”林知夏扯住他的书包带子。

    校园小路上铺满了凹凸不平的鹅卵石,繁茂的树荫垂落在道路的两侧,凉爽的秋风吹拂着林知夏的脸颊,她心神放松,悠闲惬意,就像在和江逾白秋游一样。

    高中部的社团迎新活动正在热火朝天地举行着。校内有一条空旷的长街,各大社团的社员就在长街的街边支起摊子,发放宣传册。

    附近栽着一片茂盛的桂花树,花苞在九月的绮丽秋景中盛放,花朵的清香随风飘忽传来,那香味很浅,又很好闻,林知夏深吸一口气,感叹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这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秋词》,你听过吗?”

    江逾白还没回话,站在旁边的一位高中学长突然冲了过来:“这位学妹?你是学妹吗?你看起来好年轻啊!你刚才吟了一首诗!你有兴趣了解中华传统诗词文化吗?”

    林知夏和江逾白双双驻足。

    学长耐心解释:“我们是省立一中的古典文学社!我们的社团风气好、活动多、规则公平。我们用‘飞花令’来选择每一任的社长和副社长……”

    他还没说完,林知夏惊喜道:“飞花令!”

    “对!”学长抬起双手,向侧边一伸,隆重介绍道,“我今年高二,我们的新社长才上高一。她是高一年级培优班的妹子,也是高一年级的级花,洛樱同学,洛樱级花……洛樱社长!”

    洛樱?

    这名字很特别。

    林知夏抬头望过去,见到一位大概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显然就是“古典文学社”的社长,传说中的洛樱学姐。

    洛樱坐在“古典文学社”立牌的左侧,穿着一条深绿色的长袖连衣裙。她的胳膊肘搭在桌上,手腕戴着一块机械表,雪白瘦削的手背支着下巴,全部目光都落在林知夏的身上。

    林知夏嗓音甜甜地喊道:“洛樱学姐好。”

    洛樱对她微微一笑:“你好啊,你是初中部的学妹吗?”

    “是的。我在初一年级的数学竞赛班。”林知夏承认道。

    洛樱递给她一份宣传册:“等你升上初二,你也能加入我们的社团。小学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知夏,”林知夏诚实地说,“树林的林,知道的知,夏天的夏。”

    “太好听了,人如其名。”洛樱评价道。

    周围还有不少高中男生源源不断地涌向古典文学社,如同沙滩上前赴后继的滔滔浪花。洛樱和他们玩起了“飞花令”,就像诸葛亮舌战群儒一般,洛樱学姐以一敌百,斩获手下败将无数。

    洛樱还问起林知夏:“你玩过飞花令吗?”

    林知夏正要回答,江逾白打断道:“天体物理社在招新。他们列出了ye-yo宇宙爆炸模型。”

    “ye-yo宇宙爆炸模型”让林知夏心向往之。

    她立刻舍弃古典文学社,奔向对面的天体物理社。

    天体物理社的社长举着一块大牌子,向路过的众多同学介绍“宇宙的形成假说”。社长戴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短发,不厌其烦地叙述道:“走过的路过的各位校友啊,请你过来瞧一瞧啊!这里是天体物理社啊!宇宙从量子引力时代发展到了恒星时代,时空可能起源于量子信息啊!”

    林知夏举手提问:“你说的量子信息,是不是和量子纠错码有关?英文学术名为antuerror rrection de。”

    “对啊!”天体物理社的社长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历经千山万水,尝过人生百态,终于觅见了知音!

    社长又看向江逾白:“你们都要加入天体物理社吗?这位学弟,你了解量子信息吗?”

    江逾白低调地发表意见:“你们写在宣传板上的内容,让我想起了固定时空和n维时空下的拓扑量子场论。”

    自从江逾白承认了自己与林知夏的朋友关系,他每天晚上的睡前读物从《初中数学》变成了《量子计算》。他的家教团队也吸纳了物理老师。那位物理老师经常为他答疑解惑。

    所以,他大致了解一些名词。

    他带着林知夏继续向前走。

    天体物理社的社长被江逾白和林知夏抛到了脑后。

    可怜那位门庭冷清的社长,只能远远地望着学弟和学妹的背影。

    而林知夏还在盘问江逾白:“江逾白,你研究过拓扑量子场论?”

    “没有,”江逾白和她并排,“我只是看了一本基础入门书。”

    “你看懂了吗?”林知夏又问。

    江逾白停顿一秒,如实说:“没有。”

    林知夏“哈哈哈哈”地笑出了声。随后,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鼓励道:“你做出了尝试!这是江逾白的众多优点之一,江逾白无所畏惧,江逾白总在尝试!其实我第一次看论文也看不懂,我也要从基础开始学。当我碰到一门全新的学科,我必须先去浏览它的基础理论和导论知识。”

    她踮起脚尖,摊平手掌,一点一点往上升:“金字塔是一层一层建起来的,我和江逾白都会建出我们自己的金字塔。”

    江逾白的双手揣在衣服口袋里,借着衣兜布料的遮挡,他微微握紧了拳头,心绪起伏澎湃,充满了对成年生活的期待。他相信,数年之后的某一天,他和林知夏都会攀登到职业生涯的最高点。

    江逾白比林知夏想得更远。

    林知夏只注意到了眼前的西洋音乐社团。

    西洋乐社团的场面无比盛大。他们圈了一块方形的区域,摆好乐器,邀请路过的同学弹奏——想要加入西洋乐社团,必须具备一定的音乐功底。

    “立式钢琴,他们搬来了一架立式钢琴!”林知夏牵起江逾白的书包带子,“江逾白,我从没听过你弹琴,我好想听。”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