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才女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1 章 宇宙飞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林知夏曾经说过, 她很难忘记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

    这种天赋,究竟是好是坏?江逾白不太确定。他希望她的回忆里总有欢声笑语。他走到沙发的前侧,掀开茶几的桌布, 林知夏才发现茶几的玻璃柜里装满了包装精致的礼物。

    “寿星,你先拆个礼物!”董孙奇大声建议道, “在座的各位同学, 打起精神来!”

    丁岩大声反问:“董孙奇!林知夏会喜欢你送的东西吗?”

    董孙奇抬起一只脚,重重地跺在地上。他拉开弓步,站稳了脚跟:“你不要担心, 丁岩!我董孙奇作为班长, 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玻璃柜的双门闭合,插销处挂着一把手工雕琢的铁锁。江逾白送给林知夏的那把钥匙终于派上用场。林知夏找出钥匙,探进锁孔,指尖轻轻一转, 铁锁就被她打开了。

    林知夏有条不紊地撕掉了五个礼盒的包装纸,还把蝴蝶结堆到了一起。她看见了音乐盒、存钱罐、猫爪台灯、小兔子玩偶、还有一本同学录。

    董孙奇立马解释道:“这本同学录是我送的。林知夏, 你和江逾白突然跳级了, 我作为班长,没来得及给你们举办一场欢送会。”

    董孙奇的同桌魏荣杰补充道:“对的,林知夏,你不知道啊, 董孙奇威逼利诱全班同学,每个人都给你写了一页的同学录……”

    “胡说!”董孙奇罕见地与同桌争执起来。

    董孙奇摊开双手, 阐述道:“我怎么会威逼利诱呢?我是同学们亲手选拔的班长, 我关心班上每位同学。就算江逾白和林知夏去了省立一中, 他们也是我们五年级(一)班的人。”

    林知夏翻开同学录的第一页,这一页是董孙奇的留言。

    董孙奇为她写道:林知夏, 你在实验小学的四年,给我们班争取了无数荣誉。我和二班的班长吵架,只要我一提你的名字,二班的班长就抬不起头。我董孙奇记你一辈子!以前我不敢找你说话,江逾白转来以后,我敢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因为江逾白也很强。

    林知夏哈哈大笑。

    她翻到第二页,又看见魏荣杰的评语:林知夏,你读书多,会讲话,心中有山川湖海,有浩瀚宇宙。江逾白跟你一模一样。祝你们在竞赛班学习顺利——来自同样爱读书的魏荣杰。

    林知夏没有看完。她决定把同学录带回家,从头到尾仔细浏览一遍。

    玻璃柜里还剩下最后一只尚未开封的木盒。

    林知夏摸到木盒的边缘,“啪嗒”一声打开了铁扣。

    在场的几位同学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哇——啊”的惊呼。

    众人只见盒子里装着一只宇宙飞船模型——这显然是江逾白的手笔。更让大家惊叹的是,宇宙飞船的船尾处,刻着“船长林知夏”五个字。

    董孙奇万分后悔他今天没带相机,他好想给这艘飞船拍一堆照片。

    林知夏还没发表意见,董孙奇已经眼含热泪:“我靠!地球军团的军事力量!唐乐琴,你看见了吗?林知夏领导的宇宙飞船!”

    “我的天哪,飞船的舱门能推开,”唐乐琴蹲到茶几旁边,“真该让柳行简来长长见识。”

    林知夏抱着这一艘飞船模型,小心翼翼地推动舱门,船舱内部的陈设显露在众人的眼中。

    林知夏猛地抬头,望着江逾白:“谢谢你,非常感谢,江逾白。”

    “不客气,林知夏永远是领航员。”江逾白双手揣兜站在一旁,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

    林知夏拉开她的书包拉链,努力把所有礼物塞进去。但她的书包装不下那么多东西,尤其那艘宇宙飞船的尺寸严重超标。

    江逾白提议道:“等我们吃完饭,我会送你回家。你不能坐公交车,车上人多,不方便携带易碎物品。这艘飞船磕碰后,船舱内部的玻璃门可能有破损。”

    林知夏认真考虑,点头说:“好的!”

    随后,林知夏坐到餐桌边,和她的众多同学一起用餐。服务员姐姐切开草莓奶油蛋糕,每个人都分到了满满当当的一份。那蛋糕的口感好极了,软糯甜润,奶味浓郁,草莓的香气萦绕在齿间,解腻又解馋,让人身心都产生了愉悦感。

    餐桌上还有酱汁鳕鱼、松茸蒸鸡、虾滑鱼籽、桂花炖三雪……等等林知夏从没见过的菜式。她虽然爱吃,但她的饭量比较小,没过一会儿她就吃饱了。

    林知夏握着勺子,陷入沉思。她偷偷问起江逾白:“我哥哥去年过生日的时候,他请同学在学校食堂吃饭。今年我过生日,我也应该请客,对不对?”

    “不对。”江逾白否认林知夏的说法。

    林知夏虚心求教:“哪里不对呢?”

    江逾白的叔叔早已提前指点过他。江逾白饮下一口芒果汁,方才不紧不慢地回答:“这顿饭是记忆的一部分,是我们友谊的见证。”

    “是这样吗?”林知夏语气疑惑。

    “当然。”江逾白万般笃定。

    林知夏不再提出质疑。她信誓旦旦地说:“江逾白,你知道的,我记住的事情不会忘。我向你许诺……”

    江逾白不由得和她对视。她说:“你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我会为你准备更大的惊喜。我保证!”

    “为什么是十八岁?”江逾白反问道。

    林知夏做出预测:“那时候的我上了大学,思维更成熟,见识更广阔,应该会变得更有钱。还有,十八岁的你是成年人……如果我们还在一起做同学,我一定认真策划活动,组织同班同学,帮你庆祝生日。”

    江逾白抓住重点:“林知夏,我们将会一直做同学。”

    “嗯!”林知夏非常相信他的说辞。

    生日宴会结束之后,林知夏背起鼓鼓囊囊的书包,抱着那一艘宇宙飞船模型,坐上了江逾白家里的轿车。

    回家路上,林知夏有点犯困。她偏过头,手背挨着脸,悄悄打了个哈欠,江逾白又出声问她:“林知夏,你有没有报名参加培训营?”

    江逾白所说的“培训营”,指的是省立一中初中部的数学竞赛寒假培训营。只要他们通过了寒暑假集训,拿到省级赛区的一等奖,就有希望得到学校的内部推荐,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数学联赛。

    林知夏一听江逾白提起寒假集训,她就开始犯难了:“每年寒假,爸爸妈妈都要带着我和哥哥回老家。”

    “回老家?”江逾白问她,“你老家在哪里?”

    林知夏诚实地说:“在乡下。”

    她详细地描述道:“我外婆家里养了很多动物。你喂过鸡吗?我喂过!我还在墙角的小洞里捡过鸡蛋。我爷爷家里有一群山羊,我亲眼见过小羊羔在冬天出生。那天还下了一场大雪,天气特别冷,羊圈里温度很低,我和哥哥都害怕小羊羔会被冻死,我们用旧衣服把小羊包起来,带到屋子里,母羊在外面咩咩地叫,声音很惨……”

    “乡下生活”这四个字,超过了江逾白的认知范围。他安静地听完林知夏的话,又问她:“母羊知道你们抱走了小羊吗?”

    “它知道,”林知夏特别肯定地说,“我非常确信,某些动物的思维相当复杂。”

    语毕,林知夏绕回最初的话题:“如果我报名参加培训营,我爸爸妈妈都回了老家,那我家里就没有人了。”

    江逾白劝解道:“没关系,你根本不需要参加培训营。”

    “可我想和你一起上学啊。”林知夏由衷感叹道。

    江逾白紧紧靠着座椅的后背:“你可以先回家,问一问爸爸妈妈,也许你们不用回老家过年。我前天晚上看报纸,报纸上说,明年冬天很冷。”

    “有道理!”林知夏透露道,“而且,我不太喜欢回老家。”

    江逾白侧目看她:“你不习惯乡下生活?”

    林知夏摇头:“我奶奶对我很有意见。我哥哥在家总是做家务,奶奶觉得家务是女孩子干的活。我的存在,给哥哥造成了负担。”

    江逾白和林知夏的关系越来越好,话里话外都比较偏袒林知夏。他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林泽秋经常做家务,应该养成了习惯。”

    林知夏一手撑住腮帮,并未给予回应。

    凉风渐止,车速减缓,车窗外的景物不再后退,轿车停在了安城小区的门口。

    林知夏拉开车门,转身对江逾白挥手:“周一见!”

    江逾白应声道:“周一见!”

    与江逾白告别之后,林知夏双手抱住宇宙飞船模型,足下发力,狂奔回家。她像小兔子一样跳进家门,趁着哥哥还在他的房间里学习,林知夏跑向自己的卧室,还把宇宙飞船藏到了柜子里——如果让哥哥看见这艘飞船,他肯定又要和她谈起“女孩子不能把男孩子当作好朋友”的问题。

    林知夏将书包里的其它物品全部倒空。她闹出一点响动,引来了林泽秋。林泽秋倚在她的卧室门口,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喂,你从哪儿弄来这些玩意儿?”

    “同学送的十岁生日礼物,”林知夏捧起一只猫爪台灯,“这个是女同学送我的。”

    林泽秋教导她: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