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1 章

    《爱与他》

    文/梦筱二

    202049

    哪个瞬间让你决定和他在一起

    这是刚刚推送的热搜话题。

    俞倾没点进去。

    脑海里却突然蹦出一个画面,傅既沉挺阔的身影,清晰地进入画面镜头。

    两个多月前,那晚,突降暴雨。

    她加班到十点,以为雨会停,结果没有。

    大雨天,打车困难。

    在公司楼下,她遇到集团总裁,傅既沉。

    那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他对她还有印象,便送她回去。

    路上,雨势越来越大,司机不熟悉回她出租屋的路况,开到低洼路段,雨水没过排气管,熄火。

    傅既沉把裤管卷过膝盖,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在那个情况下,这样的问题太过奇葩。不过她还是回了,“没有。”

    他似有若无地‘嗯’了声,推门下去。

    她都能想象出,雨水多浑浊。

    他一手撑伞,把另一手递给她,“快点。”

    她坐在后排里侧,看着他的手,愣了下。

    毕竟不熟,还是她老板,不好随意抓他手。

    傅既沉瞧着她,“你这反应速度,是怎么应聘上傅氏法务部的?”

    她没抓他手,快速挪到他那边车门。

    他把伞塞到她手里,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俯身,将她一个公主抱抱起

    “俞倾,你下班是不是直接回家?”

    同事章小池的声音,把她思绪拉回来。

    俞倾转头,“嗯。”不回家也没地儿去,她现在没钱出去潇洒。

    “怎么了?”她问。

    章小池指指窗外。

    俞倾这才发现,外头黑云压城,如夜晚来临。

    章小池满脸担忧望着外面,这雨应该不会小。

    低头看看脚上新买的鞋子,她又望眼窗外,心一横:“要是下班雨没停,我打车,顺便把你捎上,大雨天挤地铁太遭罪。”

    话音落,突然连空气都静止不动。

    俞倾:“”

    章小池以为她回家是回出租屋。

    然而并不是。

    出租屋被她用来放衣物和包包。

    她早不住那里。

    同事都一直以为她住那边。公司没几人知道她跟傅既沉什么关系,她每天都小心翼翼,生怕‘奸情’露馅。

    不过今晚傅既沉不在家,出差去了,她回哪边住都一样。

    她对着章小池比个心,“谢谢。”

    章小池:“你就不要跟我客气。”

    她一直欠俞倾人情。

    俞倾刚入职那会儿,陪着她加了一整晚班。

    她都记着。

    就这么定下来,下班打车回去。

    俞倾拿桌上的小吊饰扫扫下巴,给傅既沉发消息:【我今晚回租的房子住,找本专业书。让厨师不用准备我晚饭。】

    傅既沉大概在忙,没回。

    俞倾把几份重要合同放保险柜,手指勾住钥匙扣,拿上杯子去茶水间。

    冤家路窄,她遇到法务部一个新同事,也在等咖啡。

    女同事和她差不多年纪,跟她一块进公司,却把原本属于她的岗位给顶替。

    主管把繁琐重复的、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岗位安排给她。

    俞倾目不斜视从这位同事旁边经过,专心接咖啡,眼皮都没台。

    同事用眼角余光把俞倾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那双鞋,顶多三四百块。

    然后,她瞅到了俞倾手里的钥匙扣,不屑地撇撇嘴。

    “俞律师,你这钥匙扣在哪家小店淘的?跟正品还挺像,也挺好看的。”

    同事说话时还带着笑意,却绵里藏针,尖酸刻薄。

    小店?

    淘的?

    跟正品挺像?

    俞倾接满咖啡,抬眸,微笑看着这位她连名字都没放心上的新同事,“我想想在哪个小店淘的。”

    隔了几秒,她装作想起来的样子,“哦,在巴黎一家爱马仕旗舰小店淘的。”

    对方一噎。

    俞倾端着咖啡,慢悠悠走出茶水间。

    傅既沉回她消息,【早点回去。】

    是让她拿了书再回他的公寓。

    俞倾把手机揣口袋,下雨天她才不想来回折腾。

    反正他出差不在家。

    回到办公室,俞倾拿出合同接着忙。

    这些是朵新饮料公司的经销合同,朵新是傅氏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这个饮料公司,是傅既沉两年前买下来,重整了生产线,整个管理和运营团队大换血。

    短短两年,有了这样傲人的市场占有份额。

    傅氏集团涉足金融、保险、银行、地产,医药还有科技等领域,朵新饮料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子公司。

    电脑旁,手机连着震动两下,她瞅了眼备注,插上耳机。

    “小俞啊,跟你说个事儿,我这边资金实在周转不开,租给你那套房子,我只能卖了。”

    “前几天不是跟你说过要挂到中介去嘛,谁知道刚挂一天,今天就有客户要看房,你看麻烦你了。”

    两条语音,语气内疚又自责,后边那条里还夹杂叹气声。

    大概章小池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早就预感她要回出租屋一趟,所以要打车捎带她。

    俞倾扯下耳机,她的房东钱老板还是决定卖房。

    这房子她租了不到半年,倒没住过几天,主要用来放她那些高奢。

    陆陆续续,钱老板的消息又进来几条,说的都是卖房后要怎样补偿她,包括当初她装修的钱也会补。

    对她来说,钱是小事。

    她那些限量版的包包,衣服,鞋子,各种珠宝首饰,特别是她的心头好,香水,搬来搬去着实麻烦。

    这些东西还不能搬到傅既沉公寓,以她跟傅既沉现在的感情状态,公寓也只能算是个临时住所,都不如出租屋长久。

    忽然‘哗啦啦’,闷了一中午的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风雨交加,办公室里都能闻到雨水冲刷灰尘的特有清新味道。

    俞倾起身把窗关上,外头大雨瓢泼,她回复房东:【您跟客户约了几点看房?我下班就赶过去。】

    钱老板各种感激,说五点半。

    他又道:【我让我儿子去接你,下雨天你挤地铁不容易。】

    俞倾本想拒绝,可一看见面时间,打车来不及。

    不过她跟章小池有约在先,【钱叔叔,我跟同事约好拼车,还要麻烦您把她也给捎一程,正好顺路。】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