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祖国我的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春暖花开 (5)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今天是再不敢这么吃了,晚上一定要当兔子,握拳!

    再坚持个十五天,再来放纵吧。

    我昨天看到一个评论,放到第八章,说上一章的他的评论秒删了,然后还用一种冷笑的口吻说,果然我这里不允许不同声音。

    我特意去翻了一下第七章自己说了什么,然后,也冷笑的去回复了一个。

    我一个不入v,不上任何推荐,收藏不到一千,几天都不更新一次,一个章节下面很少有超过十个留言的随笔,我天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盯着?然后看到不符合期望的评论就秒删了?

    脑子里的水去空空吧!

    是,第七章我说了方方,我也没什么好掩盖的,我写这篇文最初的起因就是因为方方。

    我03年接触网络,就是张鼎鼎这个笔名我也用了十二年了,从没和人发生过争执。

    不是我脾气多好,而是第一,战斗力不足,战斗欲望不是太强烈;第二,则是因为情商太低。很多话我听不出人家的别有用意;第三,反应滞后。

    早先互联网着实发生过几次骂战,我那时候还是爬爬的评论团成员,要说是最该会掐架的,但我刷论坛水群都有时间,并不是天天泡着,那时候又没智能手机,所以往往是别人那边都完事了,我才知道!

    对于网上的很多热点,都是完事了,或者进行了一大半我也才知道。

    方方这个日记刚出来的时候我也只是网上看了几个截图,看的心里不太舒服,不过最多也就在群里吐吐槽,连微博都没发——断章取义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

    再后来呢,好像双方就开始有争执了。

    我朋友圈,传统作者网络作者都有,可以说不少传统作者支持方方,而几乎所有的网络作者都是反方方的——当然,也有例外,不过很少。

    我依然没有说什么。

    早几年我看过一个召集捐款的文章,就是深圳那个做媒体的父亲,写给患重病的女儿的,当时看的热泪盈眶,看完就准备捐款,结果发现额度都满了,然后我还在微博上转了一下,当时就有人说这都是骗人的,让我别轻信,我还觉得写的这么真情实感,不该吧。

    后来就被打脸了,这家其实相当有底子,房不卖是为了留给儿子,远目……

    这件事给我上了很生动的一课。

    从那以后我就对各种筹没了兴趣,除非有朋友作证,那才会捐上一点,也不会太多了。

    我一直觉得,这种诈骗,最大的恶其实不是骗取了金钱,而是骗掉了人们的这方面的善心,然后,当真正有需要的人向社会求助的时候,就不能得到很好的回应了。

    看方方日记,我不舒服,但,就像看文还有各种口味呢。

    也许人家就那风格?就那认知?

    我什么时候决定写这篇文呢?看到这位老太太最初的英文出版名的时候,真是气的手都要抖了。

    我还是去围观过几次方方的微博的,在她的微博里,只要是反对她的,就都是左的,都是政、府派去的,都是拿了钱的!

    呸!

    我要说我没拿过政府的钱,那是假话。

    我入选了我们这里16-17年度的青年文化英才,因为各方面卡的严,奖状虽然一早就发了,奖金却是去年才拿到——两万块。

    除此之外,再没有——我连党员都不是!

    上学的时候是学渣,之后没工作,想加入组织都没门路。更不像某前主席,每月还有固定的退休金全套的医保——这些我都要自己交。

    我写这一篇,也除了大家的霸王票,没有任何收入,没有和谁一早说好了出版发表什么的,后来征集疫情期间的内容,作协老师还告诉我,随笔不行。

    在写的时候,我甚至想加上一句,对我所写的所有内容,愿负法律责任!

    之所以没有加,是想到,我能保证我关于我自己这部分是真实的——我连所谓的家丑都抖个一干二净,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但我听来的看到的就不能保证了。

    方方的所有支持者都觉得反对他们的人自私狭隘别有用心,呵呵!

    屁,我就自带干粮了!

    我并不想把这一篇写成战斗文,所以很少提到她,还是那句话,在这个我们都没有经历过的突然面前,有丑陋有险恶有惊慌有死亡,但也有美好有善良有坚持有付出。

    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太阳,但显然,也并不是只有夜晚。

    w            </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