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上位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2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32 章

    阿妤的伤养了三日, 彻底就消了痕迹。

    那日后,圣上赏了她不少东西,阿妤心底清楚这是补偿, 她接受得心安理得。

    隔了几日再去请安,阿妤发现殿内的位置有了些变化, 原先是右侧十三位, 左侧十四位,现如今右侧添了一个位置。

    阿妤神色微顿,心底隐约猜到多添的那个位置是为了谁。

    这满后宫, 能有资格给皇后请安却因故未来的只有二人, 卓嫔上首的位置还空着,那添的位置除了她曾伺候了足足三年的容嫔外,还能有谁。

    果不其然,她刚坐下没多久, 容嫔便踩着步子施施然地走进来。

    不过两月未见,阿妤望着愈走愈近的人, 竟也生出一丝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脸上浅着笑, 想起那日她去瑜景宫时对容嫔说的话,以及容嫔气得发抖的身子,她便有心按最初那般想法继续膈应这人。

    可这个想法刚起,她倏然想起那日圣上对她说的话。

    她欲要起身的动作顿住, 半晌,她终是又坐了回去。

    孰轻孰重, 她该分得清。

    只不过她没了刺激容嫔的心思, 却不代表容嫔愿意放过她。

    这两个月的时间, 足够让容嫔清醒过来,她才恍然想清楚, 将阿妤推上位,是她走得最错的一步棋。

    她不该推阿妤上位,最不该的就是没能死死捏住那贱人的软肋。

    容嫔的视线冷冷得落在阿妤身上,似淬了毒般让人生寒。

    这种眼神,阿妤见得多了,反而感触不大,她端着笑起身,从容地朝人行了个礼:

    “妾身自侍奉皇上起,越发少见容嫔了,不知容嫔可好?”

    容嫔肆意盯着她,可绝非她故意招惹,这般一想,她眉梢笑意越发柔和了些。

    容嫔冷冷地看着她:“你侍奉皇上有功,本宫又怎会不好。”

    阿妤不甚在意:“容嫔身子无碍,那妾身就放心了。”

    “如此一来,皇上若是向妾身问起容嫔,妾身也好回答了。”她眸子弯弯,掩唇朝容嫔羞涩一笑。

    容嫔脸色生变,望向她的眸子里不乏怒意。

    皇上想知道她的情况,何须费事去问这个贱人?

    她这般说,不过是讽容嫔没了恩宠,就算想透点消息给皇上,还得指望她。

    容嫔气得浑身发抖,可难堪却深深刻在了心上。

    阿妤没侍寝前,做得可不就是这等子事?

    容嫔有个不好,或是想送些吃食,全要让她跑一趟乾坤宫。

    如今,她不过是将此事摊开了说,且没给容嫔留一分颜面。

    众人看着阿妤的神色有些变化,再如何,这容嫔也是她的旧主,这般大咧咧地不念旧情,不怕皇上会对她不喜?

    阿妤说完这句话,施施然地做回位置上,还不忘提醒她一句:“娘娘快要出来了,容嫔还是快些回位置上吧。”

    似应和她的话,内室传来走近的脚步声,容嫔变了变脸色,最终还是不敢怠慢皇后,甩袖走到位置上。

    今日皇后心情似乎不错,笑吟吟地留了她们快到午时,惹得阿妤多看了她两眼。

    这情况可不多见。

    出了坤和宫,是日头正晒的时候,琉珠撑起油纸伞,将阿妤遮得严严实实。

    阿妤瞧了眼这天,如今也快进八月,却依旧热得人心里烦躁。

    现如今正赶上衢州水灾,宫中用度皆在缩减,冰块也减少了供应,她倒也不是惧热,只是少不得被这个天气闹得心烦。

    再加上不远处的人,阿妤心底堵得慌。

    容嫔比她位高,早早就出了坤和宫,到现在居然还没离开。

    阿妤站了片刻,有些憋屈,她甩着袖子干脆也不出去了,转身又进了坤和宫。

    她就不信了,容嫔敢再坤和宫前堵她一日!

    钰才人出而复返,得了消息的皇后失笑:“这容嫔歇了两月,怎还是这般小性子。”

    谨玉不由得道:“这也怪不得容嫔,钰才人今日在殿内说的那番话,搁谁心底不气得慌?”

    若是她说,这钰才人太过张狂了些。

    许是钰才人一路走来过于特殊了些,她瞧着钰才人总有些不舒坦。

    皇后觑了她一眼:“行了,去给钰才人上茶,再准备些点心。”

    谨玉想说什么,皇后颇有些不耐道:“这都快到午膳的点了,容嫔在闹什么!”

    谨玉噤声了,默默地将她刚拆下的金钗又重新戴回去。

    皇后走出内殿时,阿妤正好不自在地吃着点心。

    她今日起得晚,没来得及用早膳,就匆匆赶过来请安了。

    一听见脚步声,她立刻放下糕点,站起来行礼:“臣妾给娘娘请安。”

    皇后坐下:“快起来吧,怎么又回来了?”

    阿妤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娇憨浅笑:“妾身贪嘴娘娘宫里的糕点,总觉得回去了就吃不着了,这瞅着姐妹们都走了,便眼巴巴地又回来了。”

    阿妤自是不信,皇后会不知她为何回来。

    不过,皇后不提此事,她也当不知,只笑吟吟地:

    “娘娘可别嫌妾身烦。”

    皇后掩唇一笑:“瞧你这馋嘴的样,被皇上瞧见了,指不定如何心疼呢。”

    阿妤撅唇,轻声撒娇:“娘娘快别笑妾身了。”

    坤和宫外,容嫔见那贱婢居然又转身回去了,心底呕得慌,怒不择言骂道:“没脸没皮的东西!”

    她居然还真的好意思回去?

    容嫔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没骨头的人。

    终究还是奴才秧子,一点骨气都没有。

    容嫔气得慌,又偏生没有办法,她咬着牙,刚要转身就走,余光就瞥见迎面走来的人。

    一袭粉色宫女装,模样清秀,甚是眼熟。

    她动作微顿,眸色冷了下来。

    周琪一路小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眼见着坤和宫的大门,她才渐渐停了下来。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