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凡尔赛野玫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9章 完结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爱我就全订啊摔!!

    好在作为目前王太后很喜欢的侍女, 她每次还都能分上一点,够解个馋的。

    午餐过后, 她的卧室枕头上又多了一小捧紫得发黑的覆盆子, 放在一块真丝手帕上。

    真丝来自远东中国,价值昂贵,一条绣花真丝手帕能值半个里弗尔。真丝很难保养,多洗几次就会变脆, 保存不当还容易被虫蛀,大量真丝布料用在贵妇与小姐们的长裙上,平民用不起真丝。之前在巴伯利翁庄园, 她也只有几条真丝长裙、真丝衬裙和一打真丝手帕, 算起来寒酸得不行。

    而在卢浮宫, 真丝随处可见,王太后一挥手就给了她好几打真丝手帕, 给她做的新裙子也有一半是真丝。

    卢浮宫从不锁门, 所以理论上谁都能进她的卧室。女仆们当然可以进她的房间,但女仆不知道她喜欢吃覆盆子。

    覆盆子不算珍贵水果, 可以说还很普遍, 田间地头就有,路易可能只有小时候在外逃亡的时候吃过。

    她拈起一颗覆盆子放进口中:酸酸甜甜的, 很好吃。

    路易这个家伙!

    他其实不懂什么是“追求”, 也不知道什么是“约会”,惯用手法就是用珠宝和金币砸,这种情况也不多, 几乎没有,对于国王来说,只需要勾勾手指,就会有无数女人主动躺下。

    秘诀在于,你不能太轻易的顺从他。

    国王的心态就是:天下我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国王的要求是不会被否决的,这就养成了他唯我独尊的性子,不接受被拒绝;但往另一个方向看,她的拒绝会让他产生“征服欲”。

    这是一个“交锋”的过程,谁征服谁,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卢浮宫里的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生日宴会做着准备,宫廷裁缝忙到飞起。宫廷裁缝也不是只有一两个,有很多,算是承包商吧,国王路易十四和王弟安茹公爵菲利普用着一组裁缝,王太后这儿用着另一组裁缝。

    奥地利安娜很喜欢装扮她的年轻侍女,大概是因为她没有女儿。据说,王弟菲利普从小就被当成女孩养育,王太后给幼子穿上女孩子的漂亮裙子,整天夸他美貌。

    菲利普每天都要去见哥哥,阿比盖尔见过他,确实,菲利普真是个美貌少年。

    这个时代男人都留长发,长度至少及肩,路易的发色是较深的金棕色,菲利普的发色很深,接近黑色。菲利普在电影中并没有出场,这儿大概是电影世界自动补完出来的人物,模板大概套用了未来将跟“天眼”做殊死斗争的救世主的少年版,跟莱昂纳多比起来,更清秀。

    路易已经是男人了,18岁的菲利普还是个少年。

    王太后的起居室里摆放着一面一人多高的大穿衣镜,镜子前面有一只木台,阿比盖尔站在木台上,正在试衣。

    一个裁缝学徒跪在地板上为她整理裙裾,另一个裁缝学徒在为她缝制后腰的花边褶皱。

    “你可别乱动,不然会被缝衣针扎到。”德·蒙蒂埃尔夫人在一旁悠闲的轻摇团扇。

    奥地利安娜微笑点头,“是啊,别像上次那样,冒冒失失的。”

    阿比盖尔脸有点红:嗐!那还不是她上次没有经验嘛。要说起来,她来到卢浮宫的两周,做的最多的时候就是站在这儿让裁缝给她量尺寸、试衣,好像一直都在做新裙子。其实一直站在那儿不动也是很累的,她特别佩服这些贵夫人和小姐们,都练就一身安静站立不会乱动的本领,难道她们不累吗?

    还有紧身胸衣这种“神器”,不管你的身材有多么纤细,都要更细才好看,细腰丰臀美胸一直都是女人必须“追求”的身材外型,男人可不知道紧身胸衣压迫肋骨是什么滋味。

    可没办法,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待嫁新娘,她就得按照这个时代的通用外观打造自己。

    穿上紧身胸衣,束紧腰肢,突出胸部,然后套上外裙,裁缝再根据你的身材缝制褶皱花边,这就意味着,实际上你不能吃得太多。

    “我都没法呼吸了。”她撒娇的对奥地利安娜说:“母亲说紧身胸衣不能束的太紧,这样会压迫胸,那么我的胸就长不大了。”

    奥地利安娜笑得不行,“傻孩子,你母亲是心疼你,但你得知道,有一个纤细的腰,才能突出你的胸。”王太后走过来,双手在她腰上掐了一下,然后又托了一下她的胸。

    “这是你的武器,我的孩子,”奥地利安娜的手抬上来,托了一下她的下巴,“还有你的脸,女人本身就是世界上最美的武器,你要学会利用你的天生条件。”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确实,这是一张绝对能称得上“美貌过人”的脸,身材是少女的标准偏瘦身材,胸确实不太大,但也不能算小,普通水平吧。客观分析一下,是一个美貌女孩,但糟糕的是,也是一个贫穷的女孩,巴伯利翁伯爵给不了她多少嫁妆,所以她才必须要到卢浮宫来镀一下金。

    门外由远及近响起脚步声,很快有人进来了,“母亲。”

    德·蒙蒂埃尔夫人忙站起来行礼,“onsieur。”

    阿比盖尔正要转身下来,不妨又被缝衣针扎了一下。

    “喔!”她喊了一声。

    菲利普哈哈一笑,“阿比,你疼不疼?”

    裁缝学徒慌张的低下脑袋,“请原谅,小姐。”

    菲利普用手里的玫瑰花打在裁缝学徒的脑袋上,“真是蠢货!难道等一会儿你也会用缝衣针扎在我身上吗?”

    裁缝学徒慌得更深的弯下腰,“小人不敢。”

    “殿下,别浪费了这么美的玫瑰花。”

    “送你的。”他随手将玫瑰花递给她。

    “你们做完了吗?”阿比盖尔接过玫瑰花,随口问裁缝。

    “还有一点,小姐。”

    “那快一点。”

    菲利普也说,“对,快一点。”

    “你要在我这儿做新衣吗?”奥地利安娜问。

    “是啊,母亲,王兄那边的裁缝都在忙着给他做新衣,他要求又多,裁缝整天忙着他,没人能抽空给我量衣。”他不满的对母亲撒娇。

    奥地利安娜揉着额头,“行吧,让你的仆人把衣料送过来。”

    “我以为您早该做好新衣了。”阿比盖尔说。王室的“经济不宽裕”跟她的“贫穷”是两个概念,王室一年的开销是以“百万”为单位,而她一年要能花到1万里弗尔,那都算是大手大脚了。

    “那些都不好看,路易的新衣太华丽了,我不能比他差太多。”

    嗯,很有道理!

    “噢,是啊。这是国王陛下;陛下,这是我哥哥,德·翁布雷达那子爵。”

    克劳德微微躬身,“陛下。”

    路易颔首,“德·翁布雷达那子爵。”

    既然是阿比盖尔的哥哥,那就没事了。

    她挽着哥哥的手臂,“父亲在哪儿?”

    “我和父亲先去见过了王太后,陛下说你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房间,就在王宫里。父亲留在宫里,我想王太后应该会有些话问他。”

    “我前几天才想起来,为什么你之前没有到巴黎来?按说,母亲是王太后的侍女,你就该到卢浮宫来做陛下的侍从。”

    “是父亲坚持要我去孔代亲王府。”

    “他错了。法兰西境内所有的贵族、平民、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甚至包括空气,都属于国王,没有人比国王更尊贵,你要是12岁或是15岁就进了王家卫队,现在没准已经是队长了。”

    走在前面的路易听着这话心里可是舒坦极了!

    克劳德·德·翁布雷达那子爵现年27岁,比平均年龄23、4岁的御前侍卫都年长,相貌极为英俊,是那种男人的俊挺。身材高大,身体瘦削,站姿笔直,器宇轩昂,就连达达尼昂也觉得这个年轻贵族一表人才,确实适合成为御前侍卫。

    达达尼昂是稍晚时间到的,正赶上国王和王弟带着侍从、仆人出去打猎。

    地面潮湿,也就没有骑马,只在城堡附近的森林里打了几只鸟。

    这个时代的火-枪分长短-枪,都是效率低下的前装弹,先要往枪膛里倒进火-药,然后塞进铅弹或铁弹,每次开枪之后都要重新装弹。之所以要带仆人,是因为需要有人不停的装弹。

    穿着男装的阿比盖尔跟在路易身后,一副乖巧温顺的模样。一有人开枪,她便捂住耳朵,又害怕又有点兴奋。

    “你要试试看吗?”路易开了几枪,将长铳递给她。

    “我可以吗?我没有开过枪哎。”

    “先试试打那棵树。”他的脸几乎贴在她脸庞上,手按在她手上,将她的食指放在扳机上。“枪托要挨着你的肩头,眼睛看着这儿,瞄准。就这样,稍微用点力气,扣动扳机——”

    “呯”的一声枪响。

    子弹飞了出去,打在树干上。

    “哇喔!”阿比盖尔惊呼:“我打中了吗?打中了吗?”

    目标那棵树并不太远,克劳德望了一眼,“打中了。”

    阿比盖尔将长铳递给克劳德,得意洋洋,“这么说,我的枪法还挺准的。”

    “你害不害臊啊?明明是陛下帮你瞄准了。”

    “哎呀!是这样的吗?陛下?”

    “那当然了。”

    “不行,等一下你别帮我了,我要自己试试。”

    路易笑着看她接过了克劳德递给她的另一支长铳。

    她学着刚才的样子,将枪托抵在肩头,脸贴在枪托的中间,瞄准,扣动扳机——“呯”的又是一声枪响。

    这下子,子弹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怎么会这样?!”她恼火的喊着。

    达达尼昂微笑着走过来,“亲爱的小姐,您之前一定从来没有开过枪。”

    “您好,达达尼昂队长,我是没有开过枪。哎哟!”她揉着右肩。长铳的后坐力不大,但还是撞得她肩头疼痛。

    “该让人好好教教您,陛下是个好猎手,但不是一个好老师。”

    “您来教我吗,达达尼昂队长?”

    “我?”达达尼昂微微惊愕。

    “要论起枪法和剑术,您一定是最好的。您来教我不是最好的吗?对不对,陛下?”

    “我也觉得由您来教阿比盖尔是最好的人选。”

    “哥哥不能教我,我会耍赖,哥哥就拿我没办法了。”

    克劳德笑着点头。

    “噢,队长,我给您介绍,这是我的哥哥,克劳德·德·翁布雷达那子爵,几天后他就是王家卫队的一员了。哥哥,这位是火-枪队的队长,达达尼昂先生。”

    克劳德向达达尼昂行礼,“您好,达达尼昂队长。”

    “您好,德·翁布雷达那子爵。”

    国王猎了几只鸟,收获不多。其他侍从收获也不多,主要是枪响后鸟都惊飞了,一些小动物也到处乱蹿。但这也是下过雨后难得的消遣。

    男人们的快乐似乎很简单,能有地方撒欢就很高兴了。

    回到城堡,客厅里点起了壁炉,早就烧的暖暖和和的。侍从们大呼小叫的喊着要仆人赶快上酒,赶紧做饭。

    阿比盖尔上楼回了自己房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