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后来, 所有参加了宿修宁和陆沉音合籍大典的人都对那场婚礼念念不忘。

    不仅是合籍之人特殊,还因为那场婚礼上发生了许多事。

    玄灵道君宣布陆沉音有了身孕,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顶多就是为他们的速度之快感慨一下。

    但陆沉音所怀的不是普通的孩子——那是个出生就是地仙的孩子。

    地仙啊, 那是什么?和修道渡劫期飞升失败的散仙一样厉害的存在, 甚至比散仙更强大。

    要知道在修真界,散仙就是实力的天花板, 可地仙比散仙强在——地仙还可以继续修炼, 到时机成熟时, 地仙是可以直接一跃成为上神的, 散仙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即便是正常飞升的上仙, 也无法做到飞升就是上神的。

    地仙啊!生下来就是地仙!简直让人羡慕至死。

    除此之外,当天的合籍大典上,修真界上一个飞升的太渊真仙也现了身, 虽然遥在云端, 但漫天的异彩是他最好的礼物, 所有沐浴在异彩下的修士都觉得境界提升,小有所悟。

    人人都在称道那场合籍大典,人人都盼望着青玄宗再办一场这样的大典, 玄灵道君一把年纪了,难道不该找个道侣吗?现在他们都懒得管是不是师徒恋这种背伦之事了, 只要他们肯成亲,那都是好的呀!他们坐等参加典礼好吗?

    玄灵道君收到不少传音,关系亲近朋友的揶揄搞得他有些脸红, 但他也不讨厌,他也对那场合籍大典很满意,虽然自己变相被逼婚很离谱,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回复了传音——

    “都别着急,青玄宗很快还会再办大典的,你们静候请柬便是。”

    玄灵道君说的这个典礼,自然就是普天之下第一个地仙的满月之礼。

    陆沉音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孩子而备受瞩目。人人都想讨好她和她攀关系,她既是画溪山掌门,又是玄尘仙君的道侣,还是地仙的生身之母,这样的身份,简直不要太能打。

    因着陆沉音,画溪山最近也是出尽风头,弟子越来越多不说,还把飞仙门打压得够呛。

    倒也不是刻意打压,是飞仙门的人自己不敢出门,蒋门主做多了亏心事又伤了身子,回了宗门就一直在闭关,出关的时候就得知哪怕下流小宗门都去参加玄尘仙君的合籍大典了,可飞仙门身为六大仙宗之一却无人问津。

    他们像被全天下的人遗忘了一样,本来还指望着掌门出关之后改善这种情况,可蒋门主只是为此难受了一会,便念念有词地重新闭关了。

    飞仙门的人都傻了,蒋素澜作为门主之女,不得不在母亲神志不清的时候担起责任,她与道侣一起管理飞仙门,安安静静求生存。

    就这么过了几个月,大家已经很少提起飞仙门了,说到六大仙宗的时候,飞仙门的位置也被画溪山代替了。

    花婆婆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如今的画溪山,热泪盈眶地握住陆沉音的手说:“掌门,多谢你,没有你就没有画溪山的今天。”

    陆沉音戳了戳自己的肚子,有点无奈道:“花婆婆还是谢谢他吧,或者谢谢我夫君,他们为画溪山做的贡献比我多多了。”

    花婆婆闻言笑了:“掌门怎可妄自菲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为画溪山付出了多少,即便不谈那些,只说仙君和还未出生的小仙君,他们为画溪山做贡献,不也是因为掌门在这儿吗?”

    陆沉音笑了笑没再说话,因为她看见了宿修宁御剑而来。

    仙剑太微月华环绕,一身雪色锦袍,银冠束发的美人周身泛着珠玑光辉。漫天云霞下,他缓缓落在她面前,翻飞的衣袂平静下来,他从仿佛下一秒就要飞升天界的仙人变回了她的夫君,冷着脸从袖里乾坤里拿出一堆东西,推给她道——

    “师兄准备的,让你务必全都用上。”

    陆沉音仔细看了看,啊,竟然都是些凡间的小玩意儿,甚至还有绣工精致的虎头鞋。

    陆沉音惊喜道:“师伯有心了,他怎么想到准备这些的?”

    宿修宁往前一步,花婆婆在他来时就非常有眼色地离开了,现在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他说……”宿修宁严肃的表情渐渐褪去,嘴角浮起一丝浅笑,“他说我很小时候就喜欢这些,那时他下凡历练常常给我带,想来我们的孩子也会喜欢。”

    陆沉音有些惊讶,她好像更了解她的夫君兼师父了一些,原来这样一个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小时候也曾那样稚嫩过。

    “为何这样看着我?”宿修宁问她。

    陆沉音温柔道:“我还以为师父小时候就很老成,生下来就是板着脸的呢。”

    宿修宁觉得他应该解释一下的,让她不要把他想得那么古板,可看她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又觉得那也没什么,能让她笑便好,其他都不重要。

    “师父在笑什么?”

    陆沉音笑完了,就发现宿修宁也在看着她笑,于是好奇地问他。

    宿修宁看着她,嘴角笑意不减道:“因为你在笑。”

    陆沉音怔了怔,轻轻垂下眼,嘴角的笑得更温柔了几分。

    五年后。

    画溪山山前道场上,弟子们着月白色弟子服整齐划一地随师兄景明练剑。

    云萱有模有样地站在弟子之首,认认真真跟着景明的引导走。

    花婆婆站在外围,正和前来送节礼的江雪衣说话。

    “让赤月道君费心了,每年千皎节都不会忘了我们画溪山的节礼。”花婆婆笑着说,“还要劳烦兰音君亲自跑一趟,实在客气。”

    江雪衣垂手而立,微风拂起他的几缕发丝,他看了看画溪山顶的位置,似不经意道:“最近山宗内还好吗?”

    花婆婆是过来人了,她很清楚江雪衣在关心什么。

    “自从仙君飞升,画溪山就一直是老样子,没什么风波,也没什么惊喜。少主一直都不太听话,总是和掌门生气。”花婆婆慢慢说,“不过也没关系,他们母子俩都习惯了,每次吵完架不过三天,少主就会主动找掌门道歉的。”

    说话间,她指了指山巅下,笑盈盈道:“兰音君快看,少主回来了。”

    江雪衣顺着望过去,一身月白色画溪山弟子服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上了台阶,他背着手,虽然还不到五岁生辰,却已经是小大人的模样。

    感觉到他的关注,小男孩朝这边看了过来,瞧见是他,嘴角扯了一下,眉梢一挑望向天空,嘴里念念有词说着什么。

    江雪衣用了点灵力去听,发现他在说——

    爹啊,你的情敌又来了,你再不下来,我娘可就被勾走了。

    江雪衣眉头一皱,无语地看了一眼花婆婆,花婆婆咳了一声道:“我去接少主。”

    她说完话就赶到了小男孩身边,替他擦了擦脸上的脏污,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少主这又是去哪淘气了?怎么又弄成这副样子?”

    小男孩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确实不太整洁,于是念了个清身诀,瞬间干净了。

    “这不就好了,花婆婆你老是一着急就忘了我们是修士,不用像凡人那么麻烦。”小男孩嘴角挂着明媚的笑,阳光洒在他如画的脸上,花婆婆恍惚觉得自己见到了小时候的仙君。

    她感慨道:“我确实着急了,但也是真的担心你,掌门这几天一直没下山,也不知道在山上干什么。”

    小男孩闻言抿了抿唇,他扣了扣头上的鞭子,他这头发还是陆沉音前几天给他梳的,她很用心,在束发时给他编了几条小辫子,还用父亲常用的发带帮他绑了个漂亮的发结。

    “我去看看我娘。”

    想到陆沉音好几天没下山,他就顾不得别的了,迈开小短腿往上冲。

    江雪衣远远看着他身影消失不见,嘴角莫名扬了扬。

    “兰音君见笑了。”花婆婆回来说,“客房已经安排好了,兰音君可要住下?”

    江雪衣淡淡道:“不必了,我还要赶去青玄宗一趟,婆婆无需麻烦。”

    花婆婆回头看了眼道场的方向,果然看到云萱正偷看这边,她叹了口气说:“既然兰音君有事在身,我也就不多留您了,掌门下山之后,我会告诉她您来过。”

    “好。”江雪衣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山顶的位置,又勾唇笑了笑,潇洒利落地转身离去。

    画溪山顶。

    宿夜明小心翼翼地拨开周身灵植,偷瞄着母亲常常打坐入定的位置。

    想象中的人影不在,小夜明心头一跳,顾不得害怕了,快步跑上去寻找母亲的踪影,可怎么都找不到。

    宿夜明慌了,他眼睛一红,开始到处乱跑,一边跑一边喊:“娘!娘!你在哪呢?我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家出走了,你快出来啊!”

    他喊了许久,找了许久,嗓子哑了,腿都疼了,依然没找到陆沉音。

    宿夜明一个混世魔王,这会儿也是真的害怕了,他少主的形象都不要了,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呜呜呜,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去哪了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飞升去了,呜呜呜你怎么不带我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