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暗恋十分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3 章 番外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63 章

    大二下学期, 阮语变得忙碌许多,一边是繁忙的专业必修课,一边是计划内要组队参加的广告比赛。

    她和聂雨萱在学生会宣传部留任了, 现在都是宣传部的副部长, 而部长已经成了方慧盈学姐。

    至于喻程, 他原本可以去竞选学生会主席之类的职位, 不过因为大四忙着实习,他在两相权衡下选择了退休,不再参与学生会相关的活动。

    宣传部的工作一旦多起来,压在阮语身上也是不小的重担。

    除此以外, 一个月以后,还是喻程的生日。

    阮语满脑子都是他的生日。

    6月20号。

    想要给他准备惊喜,但其实又想不出来能送出怎样的惊喜。

    在巨大的学习压力下,阮语不得不暂时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等搞定了比赛以后再想这事, 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慢慢来。

    606宿舍计划组队参加比赛、做策划,然而她们之中没有一人擅长排版设计等。

    于是聂雨萱提出找别的专业的同学搭个伴, 尤其是那些美术类专业的, 这样一来就能弥补她们四人的缺陷。

    “哎, 我刚联系到了个数媒的男生,他好像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参加比赛欸!”

    聂雨萱激动地比划, 随手就把聊天内容截了下来, 还有微信号名片,都发到了宿舍群里。

    宿舍群里是她发的聊天截图, 不过区区几句。

    贺娴发现了盲点:“嚯,这个‘蒋尧’还是数媒大三的学长?”

    “啊, 是。”聂雨萱点头笑说,“之前学生会办十佳歌手的时候认识的,我刚好去帮忙拍选手的个人宣传照,因为后续要给他发图就顺便加了微信,讲真的,人还挺帅。”

    杰米哒 63

    阮语随手点进了他的微信号名片里,发现他的朋友圈没有设置屏蔽,陌生人也能看十条。

    那些朋友圈里既有他拍的风景照,也有他和朋友聚餐的自拍,还有一些他平时的绘画作品。

    水平确实不错。

    她没有怎么仔细翻,放下了手机,眨眼道:“那就这个学长了吧,人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审美也很在线。”

    “好。”聂雨萱一口应下,“等等啊,我把他拉进我们的比赛小群里。”

    没过多久,群里就多了一个人。杰米哒 63

    大家热烈地打出“欢迎”二字,闲聊了好一会儿。

    贺娴抬头问:“我们什么时候约这个学长出来见一面?讨论一下选哪个命题。”

    聂雨萱不假思索道:“明天吧,反正大家都在学校,他住在北苑3栋,我们挑一个折中点的位置,咖啡馆就挺刚好的吧?”

    阮语闻言,稍微抬手示意了一下:“那什么,我明天约了人,要不改成后天吧?”

    “后天?也行,我在群里问问蒋尧,要是都后天有空就后天见。”

    聂雨萱忙着噼里啪啦在微信群里跟数媒学长确定见面时间,一旁的贺娴仿佛嗅到了空气中甜滋滋的味道,弯起了嘴角,扭头冲阮语暧昧地低声问:“约了人?只能是你学长了吧?”

    阮语也不藏着掖着,埋下脑袋单手回信息,努力压住唇边翘起的弧度,拖着长音说:“那肯定啦——”

    贺娴屁股一挪,整个椅子咯吱咯吱往后退,凑近了阮语的书桌附近,悄悄挤眉弄眼道:“你跟你学长谈恋爱都谈一年半了,内个什么了没有呀?”

    阮语一愣,脸颊唰地红了,熔浆般的滚烫从脖子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全身血液都好像加了温,衬得脸色又是白又是红,她感觉喉咙干涩,仿佛迫切地想要灌一杯水来降温,掩饰这点慌乱无措。

    “……当然没有。”

    贺娴噢了一声,似乎觉得不可思议:“你们的感情这么好,怎么也该到那份上了吧?”

    贺娴这人平时很放得开,在宿舍什么话题都聊得来,经常给她们科普各种“相关知识”,还曾经批判过社会上性教育匮乏的问题,并且一度认为婚前就该验货,不然某方面生活不和谐很容易影响婚后幸福的。

    当然,她说的验货建立在双方的感情确实到了那个点上,那种分手当饭吃的就算了吧。

    喻程和阮语的关系,在她眼里显然就只差领结婚证了。

    阮语偶尔不经意间会思考这个问题,现在几乎不需要细想就能给出结论。

    “学长应该是觉得我年龄太小了。”

    贺娴忍不住笑出了声:“20岁,也不算小了啦,都已经是能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成年人了,做好措施不就行了?”

    阮语心里像被什么烫了一下,迅速别开了脸:“再说吧啊啊啊。”

    喻程和阮语这回约出来,主要是打算去看房。

    就在前几天,喻程顺利通过了一家游戏公司的面试,但那家公司离家远,离明大反而近一些,如果到时候他住在家里,每天光是上下班就要耗费一两个小时。

    更何况,对喻程来说,他更希望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这其实也不难想,早在他上初高中的时候,他就已经几乎不需要依赖父母而生活了,真要算起来,反倒是他对那时神经衰弱的舒远琴照顾更多。

    从高中到大学,他都是上学期间住宿舍,周末假期才回家,独立生活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在这样的情况下,喻程毫不犹豫选择在公司附近租房,至于家里父母那边,他已经提前沟通好了。

    喻海和舒远琴虽然有些不舍,但听喻程说他周末会回家住,那和上学住宿舍也差不多,便没再插手。

    最后他们反倒在租房还是买房这件事上纠结了起来。

    “租房不如买房啦,明城稍微好点的地段,面积百八十平首付百八十万,这点钱咱们家里还是拿得出的。”

    “对呀,等过两年就不是这个价了。”

    喻程暂时还没有买房的经济实力,但他专业能力强,目前定下的工作年薪在他整个专业的同学里已经属于天花板了。

    对于喻海和舒远琴提出买房的事,喻程拒绝了。

    他在经济上莫名固执己见,自从成年以后就没找父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