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我无二无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22 章

    小小的太阳

    文/沐清雨

    次日上午十点, 两辆明江牌照的大巴车载着中医大的师生们驶入临水。

    身穿夏装迷彩的肖子校到校门口迎接大部队,他短袖的顶扣没系,露出性感的喉结, 衣服下摆扎进裤腰里, 窄腰和长腿格外显眼,而两手后背, 左手握右手腕的标准跨立站姿, 像极了军训教官。

    面前的男人眉眼有点野,绷着脸不笑的时候格外冷, 穿西装时戴上金丝框眼镜, 方才柔和了周身的凝肃气质,给人稳重宁静的感觉,与他教授的身份相符。此刻, 脱离了中规中矩的课堂教学模式, 他便不再刻意去掩饰骨子里那股野性。

    余之遇承认, 肖子校释放天性的这一面很迷人。她不动声色地举起相机, 按下快门时,不知是巧合, 亦或是他发现正被偷拍了, 竟弯了下唇角, 神情有种小得意的痞帅。

    如此迷人的男神老师自然也是别人的风景。

    大巴还没停下,临窗而坐的学生们便满眼兴奋地用力向外挥手, 嘴里高喊着:“肖教授!”

    声音那么大, 假装听不见都不行。

    肖子校微微颔首, 表示回应。

    前车停稳, 代班与支教老师先行下来。肖子校逐一为李校长介绍,他也与中医大的同事们握手, 说:“一路辛苦。”

    直到最后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叶上珠眼尖地发现同样是坐了一晚上的夜车,相比之前下车的两位女老师的素颜状态,这一位妆容精致得像是前一分种才上的妆。

    她凑到喜树身边悄声说:“这人谁啊?我怎么看她不像来工作,倒像是来选美的。”

    “是领队的林久琳老师。”喜树也只是在资料中见过照片,他对同样打扮精致的叶小姐说:“爱美不是你们女孩子的天性嘛。”

    叶上珠瞧了眼自从出发来临水,为方便工作一天裙子都没穿过,全程裤装的余之遇,嘁一声:“爱美和本身就美是两码事。像我们组长,即便套个麻袋在身上,也能发光。因为她不仅天生丽质,更拎得清什么时候,在哪里,做什么事。”显然是看不惯进个山还穿露腿半裙的什么林久琳。

    喜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余之遇一条腿蹬在一块大石头上,相机放在膝盖上,正全神贯注地调整着什么,末了还用衬衫一角擦了下相机镜头,才满意地笑了。

    那边,肖子校神色无异地为李校长介绍:“志愿服务部林久琳,此次支教工作联络人。”

    面对李校长那句满怀真诚的“林老师辛苦了”林久琳微微笑着寒暄道:“李校长才是辛苦了,因支教而留在这里十六年,这种奉献精神,是我们应该学习的。”随后站定在肖子校面前,主动伸出了手,嗓音低柔地说:“子校,好久不见。”

    众目睽睽之下,依肖子校的修养,必然是要有所回应。然而,连余之遇的台小肖教授都拆得那么顺手,怎么会给临时插队,让他动了退人念头的林久琳面子?

    短暂注视林久琳两秒,他语气平稳地说:“还是称呼我的职称比较恰当。”

    林久琳的笑容僵在脸上,显然是没料到肖子校的反应会如此冷淡,确切地说,是尖锐。记忆中,他虽不是那种热情如火的人,也绝对是绅士。她有些措手不及。

    短短一瞬而已。

    林久琳很快恢复如常,略有些抱歉地说:“我一高兴,忘了场合。”说话的同时,用那只僵在半空几秒的手轻撩了下耳边的碎发,不动声色地掩去了尴尬。

    学生们陆续从车上下来,现场一片忙乱,根本没人注意到两人这一波互动,连李校长都忙着招呼支教老师去了。

    偏余之遇看了个清清楚楚。

    她调整好相机,本意是要抓拍肖子校与林久琳握手的一幕。毕竟,先前那些老师握手都拍了,不能厚此薄彼,尤其对方还是位高颜值的美女老师,给个特写并不为过。

    却只抓拍到林久琳的手僵在半空的画面。余之遇持续等了几秒,也没见肖子校动作,他冷凝了神色站在那,周围空气似是都下降了几度。

    比在中医大初遇他时,给人的感觉更难以接近。而就在刚刚偷拍他时,看得出来,他心情还是不错的,怎么这就……

    余之遇没控制住好奇,以相机作掩饰,调整了焦距,肆无忌惮地观察着不远处的两人。可惜隔着一段距离,只看得到林久琳的神色很快恢复如常,至于后续又开口说了什么,却听不见。

    林久琳是在解释换她来的缘由:“张老师爱人前天住院了,事发突然,一时调配不开人手,我孤家寡人拎包即走,就主动请缨来了。”

    她没否认是自己要来的,一句“孤家寡人”更在释放一个信号,她单身。肖子校听懂了,他偏头看了下别处,再转过脸时,以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后续的工作你直接和李校长对接,支教老师到了,我的任务便完成了。”话落,他转身朝喜树而去,让他安排大家先入住宿舍。

    如此冷遇,林久琳一时难以接受。她垂眸,原地站了许久,才最后一个去找喜树拿钥匙。看到房牌号,迟疑了下:“不是107吗?”那是之前安排给张老师的单间,她在表格中看到过。

    喜树没说是临时调换的房间,而是:“另外两位女老师也住三楼,你们住在同一楼层方便些。”

    这样安排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什么。

    林久林看向不远处头挨着头一起查看相机的余之遇和叶上珠:“那两位是……”

    喜树并未多想:“是南城大阳网的记者,负责随行采访的。”

    “记者?”林久琳又问:“她们也是今天到的吗?”

    喜树如实说:“不是,她们前几天和我们一起来的。”

    林久琳没再问下去。

    喜树见她的拉杆箱实在是大,考虑到要上三楼,他说:“我帮你把行李送过去吧。”

    林久琳没有拒绝,先行道谢。

    结果两人才走出几米,就听身后有人喊:“大树?”

    是叶上珠,她在喜树回头时扬声说:“李校长让我去小卖铺取东西,有点多,你和我一起去拿呗。急用。”

    这种情况下,林久琳不好占着喜树,她接过拉杆箱,“我自己来吧。”

    等喜树跑过来,叶上珠双手抱胸,“有力气没处用吗?我和组长入住的时候也不见你帮忙。”

    喜树冤枉:“谁说的,你的箱子是我搬上去的,昨晚搬下来的也是我。”他看向余之遇:“倒是余……哥,没用我帮。”

    余之遇才意识到,根本没李校长让取东西一说,叶小姐纯粹是见不得喜树帮人家拿行李。

    她敲了叶上珠脑门一下:“人家是过来做志愿工作的老师,这又是肖子校的主场,你不要起高调。”

    “我哪里起高调了?”叶上珠不服,她指了指林久琳的背影:“你看看她,还穿着高跟鞋。做志愿工作,”她冷哼:“我看倒像是冲着肖教授来的呢。”

    余之遇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那也没什么奇怪,反正那一车的女生都是冲着她们的男神老师而来。”话虽如此,心里再清楚不过,女学生对他多为崇拜。

    喜树深怕肖子校被人误会,闻言说:“不可能的。林老师是这学期才刚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