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我无二无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26 章

    你是我无二无别

    文/沐清雨

    余之遇在当晚离开了临水, 飞机落地南城时已是凌晨。

    她取完行李出来正准备叫车,就听身后一道陌生的男声问:“是余记者吗?”

    余之遇回头,走至近前的男人身形挺拔, 面容清隽, 此刻手机贴在耳边。

    是陌生人, 她确定自己不认识。但身在南城, 机场人也不少, 余之遇倒没什么担心, 她问:“你是……”

    男人对手机那端的人说:“接到了,你和她说。”言语间把手机递过来,说:“大校。”

    大校?余之遇微微皱了皱眉, 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谁, 直到话筒里传来肖子校的声音, 他说:“栗城,我发小, 他会送你回家, 不用和他客气。”她才知道,大校是肖子校的小名。

    这个时候再说不用实在矫情,余之遇嗯了一声, 想说谢谢, 又觉这话一出口, 他必然会不高兴,索性说:“知道了。”

    栗城话不多, 但也不至于冷场。帮她放行李时说:“深怕我到晚了错过你,你那边才起飞, 就催我出门。”

    上车时和她确认:“城北江南苑小区?大校发了定位,提醒我停在西南门, 说离你住的那栋楼最近。”

    路上状似和她闲聊:“他呀,平时一进山几个月不见人影,听说这次只去一个月,果然是心不在那边了。”

    等到了江南苑停好车,又坚持把她送到楼上:“难得被他使唤一回,不把你送到家门口,不好交差。”

    每一句都在表达肖子校对她的重视,每一个字都重重砸在余之遇心上。

    余之遇靠在门上,给转眼便相隔千里的肖子校发微信:【我到家了。】想到他在基地可能会没信号,正准备再发一条短信,他的回复就到了,说:【休息吧。】

    余之遇想了想,回他一条,【你也是。】

    这次那边只发过来一个字:【嗯】之后再没别的话了。

    余之遇放下手机,在玄关处坐下,回想这一天……

    原本她计划从明江坐火车回来,等肖子校和叶上珠他们从山上下来,再去明江,时间刚刚好。

    她是跟着肖子校来的,要走,得当面和他说一声。

    事发突然,叶上珠有点懵,也要收行李一块走。

    余之遇却说:“公益板块设置后,肯定会有人专项负责,既然是以临水为试点,这个人选除了我,你最合适。你如果能克服这里艰苦的条件,我建议你留下,把后续的采访跟下来。若不愿意,我也和许总打过招呼了,我们一起回去,再派别人来。”

    叶上珠一时没了主意:“没有你,我做不好怎么办?”

    余之遇笑了:“怎么会做不好?你昨天就做得很好。再说了,我又不是撤出这个选题,只是许总那边临时有别的事,把我抽调过去帮个忙。”

    她也是这样和肖子校说的,以许东律急召为名。

    肖子校看了她半晌,似是要通过她细微的神情变化判断话的真假。

    余之遇几乎要承受不住他探究的目光,插科打诨道:“干嘛这么看着我啊,我师父那边需要人手,那我能干嘛,自然要多分担些。”

    肖子校抿了下唇,第一遍问她:“真是因为工作,没别的原因?”

    “能有什么别的原因?”余之遇假装看了下时间,掩饰掉眼睛里的情绪:“和别人无关,否则我昨天就走了。”

    他和她报备过林久琳的事情后,她虽然也闹了点小情绪,但当晚就好了。而昨天他们也有说有笑的,他还握了她的手,她面上虽在拒绝,却没真生气。肖子校都有信心,一个月内坐实她师母的名份。照理说,不该是因为林久琳。

    肖子校有片刻没说话。

    为了让他相信,余之遇索性撂了个底:“当然我师父那边也不是非我不可。我其实也有点……尴尬。毕竟,基地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正好借此回避。”

    她这话半真半假,却比临时的工作调动更有说服力。

    余之遇又看了下时间:“九点的火车,再不走,恐怕来不及了。”

    “来得及。”肖子校顿了顿,声线微低:“我送你到明阳,坐飞机走。”他不放心她坐夜车,也觉得辛苦。

    明江没有机场,明阳才有,但从临水到明阳市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余之遇不想他上了一天的课,再来回开四个小时的车,于是以玩笑的口吻说:“省内出差,公司不给报销机票的。”

    “我报。”肖子校说完,朝宿舍的方向微扬下巴:“去把车钥匙拿来,然后在车上等我。”

    见他往教学楼的方向走,余之遇问:“你干嘛去啊?”

    肖子校头也不回地答:“和李校长交代一声。”

    余之遇以为他是过去打个招呼,便回去取行李了。

    叶上珠最终决定留下来,不是因为喜树,而是她想亲自为临水的孩子们做点什么。可这毕竟是她第一次独立工作,还是这么重要的工作,她有点怯,更舍不得余之遇,眼泪汪汪的跟出来送。

    余之遇笑她没出息,又拿她和喜树打趣,她才露了笑脸。

    余之遇和喜树说:“帮我多看着点她,别让她闯祸,给你老师惹麻烦。”

    喜树答应下来,又说:“怎么就要走了,还这么急。”

    余之遇笑眯眯的:“舍不得余哥啊?”

    喜树习惯性摸了摸后脑勺,嗯了一声。

    “等你回南城了,余哥带你泡吧啊。”

    “我不喝酒的。”喜树很认真地劝她:“你也不要喝酒,老师不喜欢人喝酒。”

    “你是他学生你听他的,我又不归他管。”

    “那……对身体也不好啊。”喜树皱眉:“老师说你胃不好。”

    余之遇心头一涩,难得没顶嘴。

    肖子校从教学楼出来时神色寡淡,他大步走过来,也没和喜树与叶上珠说话,直接坐上了驾驶位。

    叶上珠有点想跟去明阳送余之遇,喜树看了看肖子校的脸色,拉住她,对肖子校说:“老师你慢点开车。”

    虽情绪不佳,肖子校依旧应了声好,等余之遇上车系好安全带,将车驶出临水。

    起初两人谁也没说话,车内静得让人喘不过气,余之遇先受不了了,她问:“你在生气吗,我好像没做错什么吧?”

    肖子校目不斜视,专注于路状:“我在想我做错了什么。”

    余之遇笑了下,调整了下坐姿看向他:“你别胡思乱想了,我都和你交底了,就是借由工作避个嫌。”

    肖子校分心看她一眼:“你别胡思乱想就好。”

    在聪明的人面前撒谎是需要勇气的。余之遇甚至不敢和他多聊,深怕泄露了自己那一点微妙的情绪,可有些话,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说:“我在网上看到一段话,说别人删除你好友时,系统不会告诉你,因为怕你伤心。你删别人时,系统会问你确定吗,因为怕你后悔。”她说完,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侧脸看。

    余光瞥到了她的注视,肖子校微哂:“你是在暗示我对待感情不够慎重吗?”

    他如此坦荡直接,余之遇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又不希望他误会:“我只是……”

    前面是个急弯,肖子校减速:“只是希望我再确定一下,是要吃回头草的林久琳,还是要你,对吗?”

    余之遇不敢再聊下去,她坐正:“你专心开车吧。”

    他冷淡地说:“你坐在车上,我不至于那么情绪化。”

    话虽如此,还是减了速。

    到了机场,办理好登机手续,余之遇才说:“能答应我两件事吗?”

    肖子校没一口应下,拿着她的登机牌垂眼看:“说说看。”

    “叶上珠是第一次独立工作,要是可以的话,你多照顾一下。”

    “她做的事对临水有益,我自然支持。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会全力配合。这方面你不用担心。”肖子校抬眸:“第二件。”

    “刚刚你们回来之前,我听李校长说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