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富美掉入贫民窟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104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他们被带去了一间敞亮的会议室, 没想到在那里晴也会碰见一个老熟人,方蕾。

    于是晴也便和方蕾在会议室外面的沙发上叙旧,把洽谈的事情交给了江博, 说实话她也实在不想和邢武去谈那些转让的细节, 总感觉他们之间坐在对立面去谈这些东西有些奇怪。

    会议室的百叶帘没有拉上,透过落地玻璃看见邢武和江博面对面在会议桌落座,犬牙和田助理各自坐在他们旁边。

    晴也问方蕾最近怎么样?方蕾说挺好的, 她这性格去了新环境也吃不了亏, 然后问晴也q大怎么样?

    晴也侧头看向会议室内,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次见到邢武她总感觉他气色不大好, 整个人好像消瘦了一些, 侧面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立体。

    虽然面对江博这样的人物,邢武倒依然是那副淡淡的样子,气场并不逊色,坐在位置上沉着地跟他们交谈。

    晴也心不在焉地回答方蕾:“就挺拼的, 大家都很拼。”

    方蕾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邢武, 轻声问道:“你和武子,你们是不是分了?”

    晴也突然回过神来,一时间有些恍惚,这大半年来第一次有人如此直接地问她这个问题,倒让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因为就连她, 也不知道答案,只是这样眼神空洞地看着方蕾。

    方蕾岔开了话题对她说:“给你看看我的舍友。”

    她拿出手机翻出照片,晴也便凑过身子看着方蕾上了大学后的生活, 学传媒的姑娘个个长得都挺好看的,方蕾便滔滔不绝地跟晴也说着他们学校的趣事。

    晴也刚准备接过她的手机, 袖子蹭到了一次性水杯,滚烫的水突然洒在她的大衣上,她条件反射站起身,方蕾也吓了一跳问她:“你没事吧?”

    会议室里原本正在说话的邢武看向外面,突然眼神一紧,声音戛然而止,江博他们也转头看去,邢武抬眸瞥了眼犬牙,犬牙立马拿起面前的抽纸走出会议室。

    讨论暂停,江博饶有兴致地靠在椅背上看着犬牙走到晴也面前,抽出纸递给她问道:“烫到没?”

    晴也摇了摇头:“还好,只是洒在衣服上,没事,一会就干了。”

    她匆匆抬眸往会议室里瞥了眼,江博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样子,田助理也走了出来,而邢武只是低头翻着文件,阴影中的光线遮住了他紧咬的后牙槽。

    这个小插曲过后,里面的洽谈继续进行了大概四十分钟,谈得还比较顺利,明天上午就可以直接办手续了。

    出了会议室后,江博私下对晴也说:“你那个亲戚挺好说话的,我提的要求他基本上都没意见。”

    晴也皱了下眉:“你提什么要求了?”

    江博回道:“股权转让细节和风险承担啊,你知道这个厂子还有一笔债务吗?这部分债务按道理应该在变更前由你清算完毕的,不过他直接说不用了,另外明天可能牵扯到的一些契税、印花税之类的我也提出希望他来承担,他没有异议。”

    晴也突然停住脚步:“你…”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江博莫名其妙道:“这种事还需要跟你说?我帮你谈妥不好吗?你不就是因为亲戚不好开这个口吗?”

    晴也被气得不轻,导致邢武他们走出会议室喊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晴也都感觉没脸见他了,好像她带了个律师回来跟他清算资产,从此各不相欠的节奏。

    江博刚说:“那行。”

    晴也直接拒绝:“不用了,我们有点累,先回去了。”

    邢武看了她一眼,问道:“住哪?”

    “在酒店订了房。”

    邢武便没再多说。

    回去的路上,晴也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江博的操作气炸了,偏偏下了出租车,这人还神神叨叨地来了句:“是不是那个叫犬牙的?”

    晴也侧了他一眼,对他嘲弄地竖起大拇指。

    ……

    晚上,晴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就在这里,离他仅仅只有二十分钟的距离,仿佛只要从这个酒店出去,打个车,她就可以见到他,不像在北京,即使再想他也觉得好遥远。

    这种感觉让晴也的情绪起起伏伏,根本睡不着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小时,她有些抓狂地起身套上外套,田助理立马坐起来问道:“你要出去?”

    晴也将大衣一拉,转过身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小姐姐,对她笑道:“睡不着出去透透气,你要不要跟着?”

    她虽然看似邀请的语气,眼里却透着威胁的冷意,田助理有些为难的说:“这么晚了…”

    晴也继续套上鞋子对她说:“或者你也可以选择马上拿出你的手机向我爸告状。”

    说罢直起身子将披散的长发一绑:“但我保证你回到北京后会丢了饭碗,要不要试试?”

    田助理脸上露出难色:“那你不会晚上不回来了吧?”

    晴也已经拿上手机最后对她说:“我真的就是出去透透气,你以为呢?”她笑了下打开门走了。

    这里夜晚的街道有些凄凉,没什么热闹的夜生活,人们早早关门睡觉了,路上连辆三蹦子都没有,晴也将大衣上的帽子卡在头顶,其实她也不知道要走去哪,只是呼吸着这里久违的空气,整个人舒坦一些。

    县城离电子街不远,她原来一直以为自己挺路痴的,但在这里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次回来她才发现,不大的地方其实邢武以前骑他的小摩托都带她绕过,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电子街。

    电子街还是老样子,一个个层次不齐的门头,只不过都关着门,夜晚整条街边除了堆在一起的垃圾,就只有偶尔飘过的塑料袋,莫名有些凄凉。

    晴也就这样漫无目的闲逛着,终于在一条巷子里面找到了几家还开着的大排档,晚上生意还挺好,路边都摆了两张桌子,这个天居然还放了个冰柜在门口,冰柜上面盖着老棉被,晴也忽然眼前一亮,有些罪恶地朝冰柜走去,掀开老棉被一看,果不其然,居然有卖雪糕的。

    她二话不说拿了个东北大板,对里面喊了句:“老板,这个多少钱啊?”

    “三块。”

    晴也拿出手机扫了个码,拆开包装刚转过头便看见门口一桌子男人盯着她看。

    只那一眼晴也便看见坐在后面的邢武,她刚送到嘴边的雪糕突然顿住,整个人仿若石化了一般,大黑当即笑道:“戴个帽子差点没敢叫你。”

    说着直接从旁边扯了个塑料凳过来:“坐啊。”

    一桌子大概四五个男的,除了大黑,其他人她只见过,但并不熟。

    大黑很自觉地把板凳放在邢武旁边,晴也有些不尴不尬地走过去坐下,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晴也有些不知所措,他还穿着白天那件很厚的机车服,拉链都拉到下巴了,半张脸隐在毛领里,双臂抱着胸,整个人缩着,往年冬天晴也都没见他穿这么厚过。

    晴也坐下后,大黑问了句:“这么晚怎么一个人跑这?”

    “睡不着,随便逛逛。”说着晴也把雪糕拿到嘴边咬了一口,冰得她牙差点掉了,表情都揪在一起,邢武侧头睨着她手上的东西,虽然没说话,但眼里的光却莫名多了丝不悦的意味。

    晴也干脆咬了口,大黑笑道:“不怕冰啊?”

    “冰啊,冰得爽。”一桌男的都笑了。

    邢武却缓缓放下手臂淡淡道:“那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晴也的心沉了下,几个意思?她刚坐下来他就要走?

    大黑玩笑道:“现在跟你见一面是真心难,又要回去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