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喻色墨靖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0章 做个见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她语音清冷,泛着浓浓的疏离的味道。

    惹得男人脚步一顿,微微俯首时,一双墨色的瞳眸怔怔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哪怕她一身狼狈的只有一条泛湿的浴巾,可骨子里透出的还是从容和疏离。

    墨靖尧叹息了一声,随即薄唇便覆了下去。

    进来之前,他网络上早就咨询过了,男人惹女人不高兴了,最经典的结果就是床头吵床尾和。

    所以,就是在告诉他只要与她做一次,就什么都解决了。

    他原本想要等到明天,等到喻色气消了些微再动手,这样更容易成功。

    可是,才等了半个小时就等不下去了,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喻色,甚至于连昏迷的洛智和那个被喻色下了药的男人也不想去审了。

    就关着,爱咋地爱咋地。

    墨二汇报墨靖汐离开房间去看洛婉仪后,他想了想,到底还是悄悄的潜了进来。

    那既然已经进来了,又何必矫情。

    唇落在宛如果冻般的唇上,微甜。

    可接下来,不管他如何行动,那唇,只除了微甜以外,再无半点回应。

    如果不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怀里小女人身上的体温,他差点以为自己怀抱着的是一具尸体。

    不论他如何用情,喻色都不为所动。

    “小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墨靖尧不得不移开了唇,重新审视怀里的小女人。

    记忆里从来都是只要被他一亲就红晕满满的小脸,此时还是一片清冷,不染一丝欲色。

    可就是这样的清冷,也是让他心神一荡,“小色……”

    墨靖尧第一次尝到了紧张的滋味。

    很紧张。

    喻色虽然在他怀里,可他感受到的却是她离他要多遥远就有多遥远。

    也才知道,身体的距离,与心的距离,是完全不一样的。

    喻色淡淡的瞥了一眼墨靖尧,也不挣扎,淡冷的道:“别这么看着我,被猫非礼了而已,我总不能非礼回去吧。”

    猫……

    墨靖尧拧起了眉头,喻色这形容,实在是……

    就算是把他认定成了非人类,那最差也要是只虎,而不应该是只猫吧?

    他哪里象猫那么弱了?

    还有,她居然说他是在非礼她……

    “嘭”的一声闷响,墨靖尧直接把喻色丢到了床上。

    落在床上的喻色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可到底是被丢到床上的,终于脱离了墨靖尧的掌控,她伸手才要拉上散开的浴巾,墨靖尧就如狼一般的扑了过来。

    ……

    从唇到手……

    喻色轻阖着眼眸,感受到的是熟悉的动作熟悉的气息,还有,熟悉的男性气息。

    从前的每一次,她心尖尖都会随着墨靖尧的每一个动作而起舞,而反应……

    可这一次,她就如同雕像般的一动不动。

    墨靖尧,既然他们间没有关系,她就不会给他任何的回应。

    微敞开的窗子,飘进了几缕冷风。

    昼夜温差明显的夜,让喻色瑟缩了一下,随即就是墨靖尧侧身躺在她的身侧,大口大口的呼吸声。

    房间里静静。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