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包子的反击[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被嫌弃的普通人的一生(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位于h城老城区的这栋写字楼是当年一位富商看中此处商机购置下地皮自己建起的, 统共十二层的高度,修建至今过了有十五年左右。

    岁月也在这写字楼上留下了痕迹,当年刚修建时算是时髦的外墙涂装此刻已经斑驳, 沿着道路这边的窗户常年被租户贴上窗户广告贴字,可因为这反复的撕贴, 只是在楼下也能瞧见那玻璃上隐约的痕迹。

    这栋楼的物业是房东本人名下注册的公司在管理,公司里除却保安、清洁人员、会计和负责人以外就没有其他员工,因此对于楼栋的管理不免差了一些, 几乎每隔个几天都能发现新的问题, 上到电梯、电路,下到下水道, 就没有没出过问题的地方。

    即便如此,这栋写字楼也常年处于满租的状态, 一是因为这写字楼位于老城区近核心的商圈, 虽然堵车, 但总是四通八达,二呢, 则是因为这栋写字楼租金、物业费都很便宜。

    宁初夏再度醒来的时候, 自己便位于停车场处。

    说是停车场, 其实也不过是空挂了一个名字,实际就是个能够停电动车和自行承的停车坪, 旁边有能容纳五辆车的车位,不过一般都是房东和物业停着, 租了此处房子的人只能将车停在路边车位或者在前面小区那长租一个停车位。

    而被她放停的“座驾”则是一辆自行车, 这车是最简单的款式, 看得出已经骑了挺多年,上面漆都掉了不少, 车篮的位置放了件被塑料袋包着的雨衣,还有一个白色的帆布袋,这应当就是原身的包了。

    宁初夏稍微打量了下自己此刻的着装,脚下踩着的是一双黑白配色的帆布鞋,看得出主人并不邋遢,鞋子上并不脏,不过应该是穿了挺久的样子;再上面则是一件泛白的牛仔裤,款式简单,没什么花样;而最上面的则是一件白色的t,同样没有花纹,只在右胸口的位置有个口袋。

    这基本可以说是朴素到了极点了。

    她伸出手往头上一摸,不出意料,这具身体头发不长不短,扎了个简单的马尾,发圈看不到颜色,不过也是最普通的那种。

    “初夏。”

    身后传来颇爽朗的声音,宁初夏回头便瞧见正在停车的女人。

    对方骑着一辆电动车,此刻正在停车,而身上则是穿着件碎花连衣裙,长度大概到膝盖处,配了双一字凉鞋,从车里拿出来的包则是简单的雾霾蓝手提包,正笑吟吟地看着宁初夏。

    “早上好。”还没接受记忆,宁初夏还不知道这人是谁。

    那女人看着她微微一愣:“你今天心情看上去不错?”她已然把车停好,走到了宁初夏的身边,伸出手挽着宁初夏的手臂,动作看上去挺亲近,“你这样就对了,也没什么不开心的,我也一样经常被说呢。”

    她左右看了眼,这个点还早,车棚的车都没停满,便也压低了声音:“我偷偷和你说,我之前也经常被她骂哭呢!”

    宁初夏在心底暗暗记下了两笔,这原身平日里应该总是垂头丧气,而且在工作单位估计时常被领导指责。

    那女人见宁初夏似乎情绪不差,也就和她一起往楼上走,说话间还在嘱咐:“其实你就换个角度看问题,她这也是重视你、培养你,是不是这个道理?而且你不还有你舅舅在吗?别担心。”

    舅舅?新出场的人物让宁初夏再度记了一笔。

    这次的世界,大概是职场挑战……?不过这挑战什么呢?

    说起来宁初夏其实一直没怎么经历过传统的职场挑战,在被系统带走后,她娱乐圈、科研、开公司样样都做过,可老板的职场和员工的职场显然不是一回事。

    她还在自己世界的时候在这方面也没遇到过问题,当年她进入电视台的时候,正好遇到电视台更新换代的大事,老一辈的主持人退休,前一哥一姐跳槽,原本电视台大力培养的两个女主持也因为继续深造和结婚离职了,这青黄不接使得他们这一批的主持人入职后很受重视,尤其是宁初夏,更是得到了电视台的大力培养,很快就从未来一姐候选人成为一姐的她更是不可能遇到什么欺凌了。

    身边有同事陪着,宁初夏也不用找个地方先接受记忆。

    公司位于六楼,一出电梯就对着门,她们两人到的时候公司门还没开,里面的灯都是暗着的,同事拿出了钥匙开门,宁初夏也趁机稍微打量了一下。

    这公司是餐饮管理公司,单从占地面积和装修来看,规模应该不算小。

    进了门,宁初夏便也找了个要上厕所的借口到卫生间,趁着这时候人还没来把记忆给接收完毕。

    接收完记忆,宁初夏的表情便越来越复杂,还真不是她夸张,这回原身可真是拿了个地狱级别副本。

    说是“地狱级别”,但其实原身的人生经历在不少人看来都不算惨。

    这地狱就地狱在,当你身处其中时,你很难轻易地做出改变,即使你明知道这样的日子糟透了让你无法呼吸。

    ……

    到了上班的时间,公司的员工便也到齐,不过这到齐是不包含老板和领导人员的,几间办公室虽然已经开灯开窗,可里头还是空的。

    宁初夏所在的位置背靠着几间办公室又正对着门口处,正好能将整个公司收入眼底。

    这间盛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宁初夏的舅舅开的,现在公司旗下已经管理有火锅店、西餐厅、奶茶店等总计近五十家门店,前台的公司招牌下,便是特地定制的led全国地图,虽然现在被点亮的只有省内,可也看得出公司的老板是有把这店铺开向全国的志向的。

    和公司规模不同的是,租住在写字楼的公司总部格局看上去其实挺混乱,除却被单独辟出的采购部门、商务部门、财务部门外,其他行政人员全部混杂在一起,管理的混乱已经可见一番。

    而且这人员也比宁初夏想的要少很多,这其中有不少工位都是空着的,据说是留给餐厅店长的位置,很难想象,就此刻的这些工作人员就得盘活那么多事情。

    正在想着事情,宁初夏就瞧见前台的位置出现了人。

    进来的女人身材高挑,身高估计过了一米七一的样子,可依旧踩着双恨天高,身上穿着的裙子是拼接撞色设计,金黄色、宝蓝色、白色、绿色的色块搭配在一起,却因为恰到好处的设计不显得凌乱,手上挎着的包同样是宝蓝色系,上面的金属logo很有存在感,相比之下,她戴着的那副墨镜倒是浑身上下最简约的搭配了,虽然在室内戴墨镜很夸张,可起码是中规中矩的款式。

    对方的肤色偏黑,这应当是天生的,露出的下巴线条很有棱角,选的口红色号是张扬的红色,耳朵上还挂着有些夸张的圆环耳环。

    她还没开口,那股大开大合的自信气息便已经被传递了出来,这位正是行政部门的总负责人宫萍萍,

    本应该是飒爽模样,可也许是原身的记忆加成,在看到这人时,宁初夏便下意识地生出了抗拒和不喜。

    坐在宁初夏旁边工位的是早上和她一起上楼的王碧双,她比宁初夏早进公司五年,现在已经算是公司的老员工了,之前就有传言说公司行政部门做划分之后,她也会小小地升个职。

    王碧双对宁初夏的亲切态度并不是凭空生出的,其中既有宁初夏的舅舅是公司的领导的因素,也有是宫萍萍嫡系的她,对于同样遭受宫萍萍“教育”的宁初夏抱有感同身受的同情。

    打开的桌面上微信的颜色变了,宁初夏将眼神移了过去,正是在隔壁的王碧双发来的信息。

    【王碧双:今天也要加油鸭!gif】

    事实上以原身的记忆来看,王碧双用的这表情包其实有些过时,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代沟?不过看得出,她在努力地释放着好意。

    消息确认完毕,宫萍萍也发来了恶魔的邀请。

    “初夏,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路过宁初夏工位时,宫萍萍漫不经心地摘下了墨镜,伸出手在宁初夏桌子点了一下。

    这具身体的条件反射还是挺强烈,先是身体绷直,然后便是点头:“好,我马上去。”

    宁初夏叹了口气,拿好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这些都是宁初夏目前手头的工作,原身昨天下班前已经分开用文件夹夹着,上面贴着便签,倒是省去了宁初夏分类的功夫。

    她才起身,便注意到了不少同仁向她投来的复杂眼神,这眼神里大致还是同情居多。

    之所以会这么同情……自然是有原因的。

    ……

    宫萍萍的办公室在一众公司领导里也算是大的,贴墙放着的书柜里除却大小不一的文件盒外就是各种各样的奖状、奖杯。

    说实话,这些奖状、奖杯的名头听起来还挺唬人的,动辄就是全省、全国级奖项,但是实际上大多是些私人举办的评奖活动。

    一进门便能瞧见已经全部拉起的窗帘,窗外的阳光照入,靠墙的小冰柜旁的养生壶已经结束加热工作进入保温状态,养生壶内是花茶,隔着玻璃的外壳能瞧见里面被泡开了的玫瑰花,垃圾桶也已经清空换上了新的塑料袋,桌子整洁干净,看得出是特地收拾过的,按照了主人的规矩将文件摆放在了不同的位置。

    而刚刚才进屋的宫萍萍才刚坐下没多久,正在用她特地买的玻璃茶杯喝着茶,神情放松又优雅。

    很显然,这一切并不是刚进屋的她做的。

    真正的功臣,则是每天前两位到达的宁初夏和王碧双。

    泡茶、扔垃圾、分类文件……这些琐碎的事项早就成了日常。

    宁初夏站在办公桌前,将文件放在了宫萍萍的桌上,虽然宫萍萍对面的三张椅子此刻都是空着的,可她完全没有坐下的意思。

    “怎么不坐?”宫萍萍茶喝进去,格外亲切地向座位上指了指,“坐下吧,站着多累。”

    “谢谢宫主任。”宁初夏稍一点头便拉开椅子坐下。

    没错,这流程看起来略有些傻,可却是原身通过惨痛实践收获的教训。

    当初刚入职的她,还是个对工作一知半解的笨蛋,虽然事先在网上搜索了不少工作补丁,可她并没有了解到超乎她想象复杂的“人情世故”指南。

    入职的前几天,她就像来打卡一样,每天按时上班下班,不迟到不早退,规规矩矩。

    原身本就不是学习这个专业的,刚入职的时候基本都在熟悉公司的员工、情况,手头根本没有多余的工作,自然也不存在有需要加班才能完成的事情。

    然后她就被暗示了。

    宫萍萍在行政部门的工作小群里发了这样的一段话,像是在闲聊一样。

    “大家来工作呢,要抱着你们是来学习的态度,我之所以能在这间公司站稳脚跟,取得一点小成就,就是因为我当年就懂得积极上进,努力学习,而不是永远坐着等别人分配工作给你,刚工作的前三年我就没有一次准时的下过班,为什么呢?因为我告诉自己,我是要为领导分忧的,如果领导自己都得加班,那就证明你没有替他分担好工作。当然,有的人是想着来应付,只是赚个基本工资的,可这样的人,迟早是会被社会淘汰的。”

    后头她还零零散散地发了些感慨,大致意思就是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没有眼色,又说那天副总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快走光了。

    原身记忆里当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非常惶恐,她犹豫地问了公司里唯一可以仰仗的同事,宫主任这说的是不是她。

    王碧双犹豫了一会还是认真嘱咐:“你要不最近就晚点下班吧。”

    自那以后,宁初夏便成了给公司锁门关灯的那一个人。

    同样的,这收拾办公室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宫萍萍当时拍了张从窗户外看王碧双在收拾垃圾桶的照片,而后同样是在群里发出了感慨:“碧双是老员工了,当年刚入职她就开始帮忙收拾我的办公室,现在五年过去了,她还是如此,大家要向她学习!说起碧双,公司的几位领导都很看好……”

    这回倒也没有直接批评了,而是不断地赞扬王碧双的好,然后原身就又悟了。

    相同的情况发生了一次又一次,朋友圈暗示法、小群批评表扬法……原身曾经在办公室哭过,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和自己说,可也只得到了王碧双的纸张安慰。

    “她就是这样的……忍忍吧,磨合了就好。”

    宁初夏坐下便把文件按照类别放在了宫萍萍的面前:“主任,这是今天要发在公众号的文章,总共五篇,我已经打印出来了;这是今年企业文化活动策划案,现在是初稿;这一份是打算发给记者的宣传稿件,对方说这样就可以,您看看行吗?还有您上回说的员工优劣年度评分方案我写了个草案,但是有很多地方还不明白……”

    这一说,就是一连串的话,从宣传到预算再到人事,这些全都是宁初夏的活。

    虽说这有公司部门没有规划明确的原因,可更多的,应该是宫萍萍主任直接和领导打的包票说自己能行,然后便把工作摊到了自己的几个嫡系手上。

    宁初夏翻看了原身的记忆,在行政部门的这些员工里,除了她和王碧双还有另外两个入职不久的同事外,其他的老油条都很擅长推卸工作,凡是在他们工作职责之外的工作他们一概不会接受。

    “行,我明白了,你辛苦了。”宫萍萍先是夸了一句,然后又像是不经意地感叹,“昨天帮你改文章改到凌晨,也让你没能好好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没有的,是我麻烦了主任。”宁初夏按照原身的语气回复。

    宁初夏忍不住在心中冷笑,在没到原身身体之前,她是真不知道有人这么干活的。

    这位宫主任,是整个公司都有名的“劳模”,她凌晨一两点有时候都在发公司公众号的文章,或者是分享个人的工作心得,每天加班开会更是日常。

    在入职之前,宁初夏的那位舅舅就和她说过要好好向这位宫主任学习。

    原身在这位领导的带领下那是过上了天天加班,日日少眠的日子,非但如此,她还要自我质疑,觉得自己拖累了领导没干好自己的工作,可实际上翻了原身的记忆,宁初夏只觉得很可笑。

    所谓的帮忙改文章,是原身在上班期间发过去的文章,这位领导等吃完饭忙完自己的事情,十点多才开始发表修改意见。

    而这修改意见她也绝对不会一口气发完,而是隔一会发一条。

    宁初夏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公众号甚至公文她都看过不少,以她的眼光来看,这位领导的修改意见对于文章本身的增色其实并不多,更像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强行提出一些新的观点。

    原身按照她改的版本原样修改润色发过去之后该结束了吧?不,不会,她还能在这基础上改出第三、第四版来。

    就比如昨天,原身不得不从十点开始坐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