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UAAG空难调查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苏飞怒道:“rip不是人!”

    老约瑟夫抬头四处张望, 确认卓大爷不在后,连连点头:“你说得对。”

    捧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走进办公室,听了这话, 她微微一笑,将厚重的文件夹放在苏飞和老约瑟夫的办公桌上:“2018年全日空航空和汉莎航空所有麦飞f485的飞行记录资料,全部在这里了。所以,继续工作吧, 我的伙伴们。”

    苏飞和老约瑟夫:“……”

    “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苏飞和老约瑟夫万万没想到,前一天他们还觉得自己太悠闲, 每天无所事事。老约瑟夫还想过要不要加入ntsb的调查小组,帮他们分析处理自动驾驶系统的相关数据分析。谁料一天后, 只隔了短短一天, 他们就沦落到这般境地!

    老约瑟夫:“我唯一庆幸的是,这一次不仅仅是我们uaag的人倒霉, ntsb还有60位调查员与我们分担苦痛。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痛苦假若是一个人的, 那便是无尽地狱;若是大众共享的, 便是生活。”

    惊讶道:“我八岁就读完了莎士比亚全集, 他说过这样的话吗?”

    老约瑟夫微微一笑:“老约瑟夫?莎士比亚说过。”

    笑了起来。

    这时,伏城走了进来。

    苏飞:“不公平!rip滥用私权, 以公徇私!咱们都在查资料, 伏哥, 你居然偷懒!”

    伏城拉开椅子坐下,他抬起头:“我只是出去接了个电话。”

    举起手:“我证明哦,今天早晨我已经把达美航空的飞行记录资料交给伏了, 这是他的任务,他没有偷懒哦。”

    苏飞:“咦, 是麦飞那儿打来的电话吗?”

    伏城顿了顿,摇首道:“不是,是我以前在军队时的一个老首长打来的。”

    苏飞轻轻点头,没有想太多。

    和老约瑟夫却互相看了眼。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调查总部的门口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uaag众人抬头看去,只见uaag专属的办公室外,ntsb的几位调查员变了脸色,迅速起身,大步走向门口。洛文斯也在其中。

    没过多时,如众星捧月,一头金发、面容严肃的ntsb副局长列维?安德鲁来到办公室。他站定在明亮的白炽灯下,环顾四周,最终一步步走向ntsb的办公室。

    列维?安德鲁:“约瑟夫,patrick不在么。”

    面对曾经的上司,老约瑟夫站起了身,回答道:“reid早上出去了,还没回来。”

    安德鲁副局长轻轻颔首:“如果他回来,请你代为转告一声,我在等他。”

    老约瑟夫:“是。”

    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列维?安德鲁神色沉静,他定定地扫视办公室里每一位uaag的成员。全部看了一遍后,他转身离去。又像来时那么的大张旗鼓,一群ntsb调查员跟着送他出门。过了五分钟,洛文斯才回来。

    洛文斯面色尴尬:“昨天patrick开会布置任务的时候,安德鲁副局长回华盛顿总部了,并不在。他听说patrick的调查决策后,十分不赞同,所以订了最近的机票来西雅图。”

    看到安德鲁的时候,uaag众人就已经猜到可能是这个原因。

    苏飞瘪着嘴:“我也不赞同rip的决定,压榨童工!”

    老约瑟夫笑眯眯提醒:“你已经不是童工了。”

    伏城:“所以,ntsb是想怎么做?”

    洛文斯转首看向他,沉默片刻,道:“我只能说,安德鲁副局长非常不认同patrick的决定。ntsb高层会议一致认为,这是在浪费调查资源,在埋没真相。”

    ……

    半个小时后,卓桓从外面回来。他神色阴郁,脸上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等他进入调查总部后,没过多久,列维?安德鲁也走了进来。他招来洛文斯,对他轻声说了几句话,洛文斯露出惊讶的神色,他看向卓桓,接着点头道:“好的。”

    没有人知道卓桓和列维?安德鲁说了什么,但是很快,ntsb就抽走三十位调查员继续之前的调查方向,只留下三十人按着uaag的调查方向着手。

    老约瑟夫皱眉道:“uaag拥有调查总部的总指挥权,有权利决定调查方向和方式。”

    :“reid,需要我去交涉一下么。”

    卓桓盯着电脑屏幕,快速翻阅电子版的飞行维修资料:“不用。”

    卓大爷居然有这么脾气好的时候,所有人都颇为讶异。

    伏城:“卓桓?”

    卓桓终于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抬了起来,他望着伏城微蹙的眉眼,良久,嗤笑一声:“列维?安德鲁难得求我一次,随他去。”没等众人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他又道:“别浪费时间,继续找线索,ntsb里养了一群蠢货,他们注了水的脑子只会告诉他们1 1等于2,永远不会让他们去想为什么1 1等于2。”说完,又继续查阅资料。

    伏城望了望他,拿出手机。

    【伏城:没生气?】

    过了会儿。

    【卓桓:嗯。】

    【卓桓:脑子有问题。】

    【卓桓:我说列维?安德鲁。】

    ntsb下一任局长的最强候选人,美国曾经最顶尖的空难事故调查员到底脑子有没有问题,不可而知。

    半个月后,2022年5月14日。

    初夏明耀的阳光穿破云层,照拂在一望无垠的汪洋上,泛着粼粼波光。今天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明媚,大海与蓝天遥遥相映,天际边浑为一体。

    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

    居住在岛上的居民不过数千人,然而今天,上千人来到了这片被称为“北太平洋的眼泪”的岛屿。

    n、abc、bbc……

    全球各大新闻媒体蜂拥而出,记者们不畏浩瀚大海,有的站在岸边,有的已经乘坐快艇抵达离打捞现场最近的安全悬浮基地。他们手持摄像机,利用最新的电子卫星技术向全球直播这架飞机被打捞出水的全过程。

    uaag的五人站在打捞基地的高塔上。

    伏城俯视而下,只见上千位打捞员各就其位,一只深黑色的巨型水箱早已被他们提前一天放到水下。透过声呐屏幕,所有人可以看到,那长达85米的超级水箱穿过厚重的泥沙层,缓慢地将整架罗格318包裹其中。

    随着劳伦斯一声令下,打捞员使用夹持装置,锁和钢绞线。

    这是一个注定枯燥而漫长的过程。

    三十多米的海洋之下,他们已经开始打捞这架飞机。但他们的动作极慢,要小心仔细,要注意不能损坏水箱中的飞机残骸。一个小时过去,才打捞十米距离。

    然而,全球有五百多万网友正在电脑上,观看这场直播。

    他们遍布美国、欧洲、华国、加拿大、日本……

    从早晨一直到傍晚,哪怕只差一点,也不能松懈。

    夕阳低垂,暮色昏沉。霞光映照半边天空,汹涌澎湃的海面上,数十根钢绞线拖拽着一只沉重的水箱,缓缓上浮。

    它如同一头巨大的蓝鲸,在海水下,隐隐映射出一大片灰黑色的阴影。

    全球各大新闻直播网站,在线观众的人数迅速激增。六百万、七百万、一千万!

    两千多万人一起注视着它。

    伏城站在高塔上,静静地望着。望着它的一只角先露出水面,破水的那一刻,巨大的海面张力被破坏,整座水箱随着海涛洋流轻轻飘动。很快,它便稳住了。

    绚烂温柔的晚霞反射着漆黑的水箱,它一点点地脱水而出。

    在盛大的欢呼声中,罗格318自沉睡中苏醒。

    当它彻底离水后,伏城轻轻地叹了口气,他闭上眼,止住了眼眶的湿热。

    罗格318,被打捞上来了!

    这个消息短短三分钟,就传遍全球,登顶所有社交平台的热议话题。

    但是飞机出水是一回事,正式能对残骸进行调查,还需要几天。打捞公司得拆卸水箱,对在海底沉眠五年的飞机进行紧急抗氧化处理。除此以外,还要用邮轮将它送去位于西雅图的调查总部。

    离开打捞基地时,卓桓对劳伦斯道:“还差一个黑匣子。”

    劳伦斯收敛住脸上因打捞出罗格318而藏不住的喜悦笑容,他认真地点头:“我会继续寻找它。”

    uaag一行人再返回西雅图,继续查阅资料。

    罗格318被打捞出水,ntsb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代表uaag参与其中。

    等到三天后,这架飞机被送到调查总部早就准备好的仓库后,uaag众人也来到现场。

    飞机已经打捞出来三天,此刻再望着它,伏城已经没那么激动感慨了。

    事实上,它根本不像麦飞f485。

    沉落海底、经历五年的海水腐蚀和洋流冲击,再加上冲击坠海,这架飞机已经千疮百孔。银白色的飞机表面被腐蚀成了朽化的灰绿色,很多零件都奄奄一息地牵连在机身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它们拽下来。

    伏城看向洛文斯:“明天开始拆分零部件吗?”

    洛文斯笑道:“今晚就开始。我们已经尽全力将所有可能影响到飞机自动驾驶系统关闭问题的零部件找了出来,只需要按照事先找好的名单顺序,在残骸上一一找出、并检测就可以了。”

    一旁的老约瑟夫听了这话:“那祝你们好运。”

    洛文斯:“怎么说,我的老朋友,uaag不来吗?”

    老约瑟夫苦笑道:“我也很想去,但是,唉,我们的资料才看了不到一半!”

    洛文斯:“那可真遗憾。放心吧,只要我们这边调查出成果,你们那里也会解放!事实面前,patrick总不能继续坚持己见了。”

    老约瑟夫看了他一眼,却道:“我相信reid。”

    “嗯?”

    “我相信,他的判断一定是有原因的。”

    洛文斯无奈地摊摊手:“那就换我来祝你们好运了。”

    罗格318被打捞上岸,调查组的动向立刻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

    ntsb在列维?安德鲁的带领下,开始检测飞机的零部件损坏、金属疲劳等问题。他们又从华盛顿总部调来两百多位调查员,花了整整一周时间,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每周一次的例行会议上,列维?安德鲁沉着脸,道:“根据事先调查,一共有包括迎角传感器、舵机、精密电位计等780个零部件,可能会导致麦飞f485自动驾驶系统无法正常关闭。目前,我们一共在飞机残骸上找到613个零部件,很遗憾,还有167个零部件没有找到。或许在坠机的时候它们就被撞离机体了,也或许它们在残骸随洋流飘动过程中,散落失踪了。”

    说到这,列维?安德鲁看了卓桓一眼,确认后者垂目看地,没什么特别表情后,他才继续道:“至此,可以开始撰写事故调查报告。”他给洛文斯使了个眼色。

    洛文斯立刻站了起来:“根据之前的调查,在主要原因上,我们排除了气象、洋流等各种外因,也排除了飞行员自杀这种主观因素。那么在此之后,只剩下飞机的硬件问题。”

    “罗格航空,建立于1978年,曾经发生过四次维修失误导致的空难,共造成71人遇难。从飞机残骸上找到的613个零部件,经过检测,确认没有发生金属疲劳等损坏问题。而剩下的167个零部件,极有可能发生不可预测的维修故障。”

    “在此基础上,建议事故调查报告以零部件维修故障为主因。”

    “其他因素――”

    “第一,气象问题。因特殊的锋面波气象,罗格318的自动巡航系统进行向右偏航的驾驶行为。”

    “第二,人为原因。副机长的身体突发状况,再加上机长正在轮班休息,导致飞行员没能在最佳时刻发现飞机故障,并拯救飞机。”

    “第三,设计原因。麦飞f485在设计时,给予电脑系统极大的自主智能权。可考虑是否建议,若飞机巡航系统想进行转向等操作时,需得到飞行员许可。”

    “第四,罗格航空超远航飞机航线上,仅配置三名飞行员,可考虑……”

    ……

    洛文斯有条不紊地总结当前的所有调查进度。他将每个原因都细细地归纳进去,没有一丝缺漏。

    一切结束后,他看向自己的长官。

    列维?安德鲁却看向卓桓:“patrick,你觉得呢。”

    刹那间,会议室里的上百位调查员们纷纷转首看向卓桓。

    男人从地面上收回视线,他定定地看着列维?安德鲁,列维?安德鲁也从容不迫地看着他。

    两个强大而□□的男人如同进行一场无声的厮杀,视线相交之处,便是狰狞的战场。

    卓桓站起身:“还没有完全调查结束。”

    列维?安德鲁:“已经结束了。”

    卓桓淡淡道:“你找到哪个发生故障的零部件了?”

    列维?安德鲁:“那你找到你想要的飞行数据了?”

    两人沉默对视。

    卓桓啧了一声:“你的调查报告,我拒绝签字,别想了。”

    列维?安德鲁:“这不是三年前。reid?irv?patrick,你也不是麦飞的总设计师。”

    “哦,那你想开始写最终调查报告?”

    “是,你有什么问题吗。”

    卓桓扯开嘴角,抬起右手,比了个中指,恶劣地笑道:“做梦去吧!”

    会议室中,一片哗然。

    然而在所有人刺目的注视中,卓桓毫不客气地转身走向大门。他潇洒地推门离去,完全不给会议室里的人一个眼神。等他回到uaag办公室时,留在这里继续查资料没有去参与会议的伏城四人抬头看他。

    伏城听到会议室里传来的喧哗声,眉毛轻轻动了动:“出什么事了?”

    卓桓:“你猜。”

    伏城默了默,肯定道:“你得罪人了。”

    卓桓笑了,他一跨腿坐到伏城的桌上,直接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低首吻了上去。

    伏城睁大眼,似乎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当着老约瑟夫、苏飞和的面,当众吻他!

    苏飞三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松开捏着伏城下巴的手,卓桓露出张扬傲慢的笑:“我他妈要做什么事,列维?安德鲁管得着?我绝不会在那份调查报告书上签字,他想写就让他写,写完给我滚。”

    列维?安德鲁从会议室走出来时,就听到卓桓的这些话。他的脸色倏地沉了下去:“patrick,你不要太嚣张了,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卓桓回头看他:“半年前你代表ntsb签了什么合约,你他妈脑子被仓鼠吃了?”

    列维?安德鲁冷冷地看着他:“patrick!”

    卓桓轻描淡写地笑道:“去想办法吧,列维?安德鲁。我不找出真相前,绝不在你的调查报告书上签字。”

    如刀般尖锐冷酷的目光狠狠地盯在卓桓身上,可是这个男人毫不动容,他坐在桌子上,只回以一个轻蔑不屑的笑。

    列维?安德鲁当天便离开西雅图,返回华盛顿。

    他要和ntsb总部开会,甚至动用faa、fbi的力量,解决这个难题。

    对此深表无奈,可她并没有去劝自己的好友,因为她知道,一旦卓桓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同样,他说出去的话,也没有收回的。

    老约瑟夫私下也道:“我真佩服patrick,这大概就是天才的底气。”

    苏飞:“我也是天才,我就没这么刚。”

    老约瑟夫:“好吧,你非得我说实话,这就是天才的底气和大资本家的自信。唉,patrick家族实在太富有了!”

    两人互视一眼。

    “万恶的资本家!”

    所有人都觉得卓桓气焰嚣张,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列维?安德鲁,并放出绝不在调查报告书上签字的狠话。但是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他没有回酒店休息。

    站在调查总部的天台上,卓桓吹了一夜的风。一根又一根的烟被他面无表情地抽完,扔进烟灰缸。最后,还是落了满地烟头。

    伏城站在楼梯口,静静地望着他。

    当卓桓又去点燃第23根烟时,伏城走了上去,自身后抱住这个男人。

    卓桓的动作停了。

    夜风中,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仿若隔世的叹息:“什么时候回军队。”

    伏城抬眸看他:“罗格318调查结束后。”

    卓桓勾起唇角:“哦,那快了。”

    “快了吗?”

    “快了。”

    “聂团长上个月告诉我,uaag的成员名单里,一开始并没有我。你把我调过去,是为了让我进行试飞。等到日航917以后,我才被正式放入uaag成员名单。”

    卓桓转过身,他靠在天台栏杆上,双手拥着伏城劲瘦的腰身,手指隔着薄薄的衣料轻轻摩挲着。他一边笑,一边漫不经心地发出鼻音:“嗯?你要说什么。”

    伏城:“你一开始没打算让我进uaag。”

    卓桓:“你是飞行员。”

    “所以?”

    “一个优秀的、年轻的,天才飞行员。才二十多岁就进空难事故调查组,不觉得浪费?”

    “那为什么后来又正式进去了。”

    卓桓勾着他的下巴:“因为你好看。”

    伏城:“……嗯?”

    深邃的夜幕下,男人清彻浅淡的眼中流淌着深沉的笑意:“你,长得好看。我喜欢,不行啊?”

    伏城抬首认真地望着他的眼,半晌,他轻笑着问:“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卓桓:“哈?”

    伏城:“要不然,你说的,因为我好看,把我留在uaag?”

    卓桓蓦然笑了,他凑在伏城耳边,哑着嗓子:“因为……你、欠、操。”

    伏城没打算搭理这男人,完全不为所动。

    卓桓笑了会儿,感到无趣:“给点反应。”

    伏城懒洋洋地问:“什么反应?”

    卓桓想了想:“亲我一下?”

    伏城:“你给列维?安德鲁的那句话送还给你。”

    “嗯?”

    “――做梦去吧!”

    回答伏城的是一个炙热熟悉的吻,他闭上眼,拥住眼前的人,张开嘴唇热情地回吻。

    一吻过后,卓桓揉着他的腰:“好想在这里操|你。”

    这次伏城是真的甩开他就要走了,又被卓桓笑着拉回来。

    微凉的夜风中,两人亲了许久,卓桓将脸庞埋在青年的肩窝里,闭上眼,忽然觉得无比宁静。

    卓桓闷闷地说:“它有问题。”

    伏城:“谁。”

    “麦飞f485。”

    “什么问题。”

    “不知道。”顿了顿,“但它有问题。”

    良久。

    “……能找到么。”

    伏城缓缓抱住他,声音平静而坚定:“能。”

    ……

    第二天,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调查总部。

    卓桓和伏城熬了一整夜,两人各自去休息室里补觉。伏城醒得早些,这些年他一向睡得少,刚回到调查总部,便看见了那个人。

    他沉默片刻,走过去:“雷纳先生。”

    托尔?雷纳抬首看了他一眼,啧了一声:“reid人呢。”

    伏城:“卓桓还在休息。”

    雷纳:“让他出来见我。”

    伏城面不改色:“他在休息。”

    雷纳一愣:“我说让他出来见我。”

    伏城:“我说,他在休息。”

    托尔?雷纳冷漠地看着伏城,冷笑着一字一句道:“让reid?irv?patrick滚出来,见我。”

    “找我?”

    雷纳先生转过身。

    伏城皱眉道:“卓桓。”

    卓桓一边揉着凌乱的发,一边走了过来。他对伏城轻声道:“没事。”接着再转头看向自己的老师。长久的注视后,他声音冷淡:“有事?”

    托尔?雷纳郑重肃然地望着自己的学生。他活了这么多年,七十多岁了,这是他收的第一个学生,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天才总是傲慢的。

    卓桓的傲慢并不是向他学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比卓桓更加傲慢。

    他望着卓桓的眼神有失望,有痛心,更多的还是愤怒。

    握着拐杖的手慢慢抬起,又重重地落在地上。砰的一声,发出刺耳的撞击声响。

    “你非要证明,麦飞f485有设计问题?”

    卓桓看着他,不发一言。

    托尔?雷纳看着他这番模样,怒极反笑。此时此刻,他恨不得将这个狠狠刺了自己一刀的人绑架到麦飞洛杉矶实验室,指着那一架架陈放在仓库里的飞机,质问他的偏执到底是因为什么。

    托尔?雷纳目不转睛地盯着卓桓,一个字一个字地叱问他:“这架飞机在我手里研究了十三年,我交给你,你研究了六年。每一个零件,我陪着你,我手把手地教你,我告诉你它们如何更好的组合运用,我亲手把它,把我人生中最珍贵最美好的作品美好交到你的手上。”

    他喊出卓桓的中文名,发音有些古怪,却嘶哑竭力:“卓桓!”

    “你没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