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7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047:

    这句话的出现让罗业生悚然一惊。

    是爸爸?

    不是爷爷吗?

    他不受控制地去看边边, 是了,小姑娘又没说她身边只有爷爷。

    对方现身却不说话,反而用写字的方式和他交流, 是不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 无法说话,只能用这种方式?

    一句新的话在黑板上出现:“做好你份内的事, 饶你一命。”

    毫不客气的话令罗业生眼中寒光闪过,他心中本就怒气萦绕, 只是因为面对小女孩, 不好把气撒出来, 这才好脾气的忍着。现在正主出现,却被对方毫不客气的威胁和侮辱, 泥人也有三分血性!

    余光注意着边边,内心思索着他和边边之间的距离, 如果对方真要对他动手,哪怕打不过,他也可以通过小女孩多为自己争取点机会。

    “我喜欢听话的人。”黑板上悠悠又写出新的一句, “通常情况下,不听话的在我这里都成了死人。”

    罗业生瞳孔一缩, 不是为这句话透出的意思,而是――

    可怕的杀机笼罩了他, 似乎只要他有任何异动, 等待的结局就是人首分离。

    罗业生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 恍惚间此时的自己似乎坠入至万米深渊, 在感觉到可怕压力的同时, 还有窒息。

    恐怖的杀机忽然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罗业生右手喷出的火苗闪烁了下,熄灭了。

    而他本人背后的衣服已然被冷汗打湿。

    杀机消失,他轻轻呼了口气。

    用力握了握僵硬的手指,力气重回四肢,僵滞的思绪开始运转,罗业生终于明白对方那句“饶你一命”不是随便说说,也不是侮辱,对方只是在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这是强者对弱者的俯视。

    磨了磨后槽牙,他声音暗哑:“先生,那天是你?”

    “有异议?”粉笔――魔术师回应了他。

    罗业生紧绷的身体忽然松了下去,那天暗中偷袭他和冯磊杰的神秘人,果然是这个人。

    “为什么?”罗业生这句是单纯的疑惑。

    他实在想不明白,边边的父亲有这种恐怖的实力,如果对他们动手,何必暗中偷袭?

    ――他当然不知道,那天大战前后根本是两个人。

    修瑾没有nr设备,只能操控屏幕使点绊子,反应出来就是偷袭。魔术师后半场上线,可是直接送冯磊杰去了西天。

    魔术师难得有耐心:“我高兴。”

    罗业生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魔术师冷冷勾唇,没人看到他眼中的讽刺,两根苍白的手指夹着粉笔:“弱肉强食的道理不懂?”

    罗业生面无表情道:“受教了。”

    他看了眼因为看出叔叔和坏蛋在交流,乖巧保持安静的边边,垂下眼睫,重新启动异能,继续烤还没烤熟的山鸡,不发一言。

    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边边看看表情不好看的罗业生,又看看黑板,她不识字,只能听到罗业生的话,但是完全听不懂他和叔叔说了什么。

    小姑娘巴巴地望向黑板,心想要是自己能识字就好了,这样就知道看不见叔叔说的是什么。

    紧接着她又为一件事高兴起来――原来不是叔叔不愿意和她说话,而是不能说话,如果叔叔能说话的话,刚才就不会写字给坏蛋看。

    这时,一对银色手环凭空出现,一个落在边边怀里,一个扔向了罗业生,魔术师用粉笔写道:“戴上,告诉她也戴上。”

    罗业生握着看不出什么材质的手环,忍不住问:“这是什么?”

    “让你做你就做。”

    罗业生咬牙,只好把手环戴在手上,不知是不是眼花,他觉得手环戴在左手腕后,有光芒闪过。

    他不明白魔术师为什么要这么麻烦让他传声给边边……迫于生命权利不在自己手中,只得应下。

    将目光转向正好奇打量手环的边边,按理他应该对这小姑娘产生厌恶心理,奈何大人的事不该累及小孩,罗业生神色复杂道:“边边,你爸爸说,让你把手环戴上。”

    边边愣了下。

    为什么坏蛋会说叔叔是她爸爸?

    她一边想一边把手环戴好,相比较她细细的手腕,手环大了不少,然而当手环接触到皮肤时,竟自动缩小到和边边贴合的尺寸,银色光芒一闪而逝。

    片刻后,边边知道了这个手环的用途,没有声音告诉她,但她就是知道手环叫什么。

    【轮回环:此环分主环和次环,主环佩戴者将无条件使唤次环佩戴者,次环佩戴者不能违抗命令,更不能做有损主环佩戴者不利的任何事。轮回环适用于主人和宠物,因此又称宠物环。创造者为了让它的名字听起来高大上一些,因此改名轮回环。】

    大概是前有会发光可以拿来当灯灯的魔力球,对于轮回环,边边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只觉得好玩。

    她摇了摇右手上的圈圈,看向对面的罗业生,所以……这个大坏蛋以后就是自己的宠物了吗?

    和边边一样,当边边把主环戴上后,罗业生就明白了手环的作用。并且,此时此刻的他再看边边时,脑海里第一个念头是:绝对不能伤害她。

    罗业生:“……”

    他不就成了一条被主人用牵狗绳拴住脖子的狗了吗?!

    “这是什么鬼东西!”他蹭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几乎是咆哮着吼出这句话,同时手用去掰次环,企图将次环从手腕上摘下去。

    然而手环死死套在手腕上,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挪动分毫。

    “不许摘它。”边边双手插着小蛮腰。

    罗业生摘次环的手挪开了,十分听话。

    罗业生:“……”

    边边眼睛一亮,又道:“坐下。”

    罗业生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他不想!可是身体不受控制。

    边边像是发现好玩的玩具,正要再试试,却见坏蛋的脸色特别不好看,眼睛红红的。

    坏蛋哭了吗?

    边边眨了眨眼睛。

    罗业生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