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成了四爷的外室(清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叶格格上线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50 章

    叶南鸢手中这串佛莲串珠一共有十五颗, 珠子是墨绿色,每颗都只有拇指大小,墨绿色的玉珠上面是栩栩如生的佛莲。

    可若是瞧的仔细些, 还能看见上面蚂蚁大小的字, 上面刻着是保平安的六字大明咒。

    这串佛莲串珠是江知微给她求的, 每年一颗从不间断,一直到去年的十五岁。

    叶南鸢生下来的时候, 身带莲香, 手腕上还带着个佛莲刺青。

    这事只有少数亲近的人知晓, 她娘叶婉如算一个, 还有她阿姐与江知寒。就连身侧伺候的奴才, 除了两个少数亲近的,其余的都被瞒的死死地。

    她亲娘都不在乎,她阿姐却不放心,亲自去寺庙求, 当时那个主持说的什么, 叶南鸢已经是记不清了, 估摸着是些套话什么生不逢时,命途多舛, 需要拿东西来镇压。

    那大师重金卖给了江知微一颗佛莲串珠,并表示, 每年都要来过来续费。

    叶南鸢不信这些,她连死都死过一回,如何会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江知微信, 从她的一岁到十五岁, 每年一颗从不间断,一直到她去年十五岁生辰。

    这串佛莲玉珠, 从一颗两颗三颗时用一颗红线挂在她的脖子上,到后来多了些,又挂在了脚腕上,等她六岁的时候,刚好绕着手腕一圈。

    如今十五岁了,两圈有点松,绕三圈有点紧,叶南鸢一直想着,再过两年,再存两颗珠子就刚好了。

    可她从未想到的是,这串佛莲玉珠会一直停在的十五岁,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会为了一句话,一个可能,跋山涉水只为她多一分平安。

    烛火太亮,叶南鸢眨了眨湿润的眼睛,低下头。

    “吓到了?”佛莲玉珠掉了一地,胤禛轻声哄她:“没事的,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危险。”他低下头,要去捡地上的珠串。

    还在床榻上的叶南鸢立马出声阻止了他:“不要。”不顾四阿哥异样的目光,叶南鸢下了床榻,跪在地上一颗一颗的去摸索着。

    “地上脏,贝勒爷不要乱动了。”

    胤禛却弯下腰,将滚到脚边的一颗佛莲玉珠捡了起来,对着烛火仔细瞧了一眼,放在手心儿道:“你这东西倒是精细。”庆幸的是床榻上矮,珠子掉在地上没有摔坏。

    “旁人送的,不值当一提。”叶南鸢却立马起身,将那颗玉珠拿了回去。

    看着空荡荡手心,胤禛眉心一挑,故意道:“瞧你这副着急的模样,倒不像是不值当一提的样子。”

    叶南鸢却没回他。

    身子脏了,叫了奴才们进来重新换了被褥,床套。奴才们手脚麻利,默不作声儿的伺候着她重新洗漱后又换了一身。

    等奴才们走后,屋子里又重新安静下来,叶南鸢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笑着走到胤禛面前,依偎在他身侧。

    “府中有些孤单了。”她撒着娇儿道,不安分的手伸出去,勾着他的脖子:“这几日贝勒爷不在,南鸢一个人在这儿,也不能出去,也不认识旁人,有些无聊。”

    她声音娇滴滴的,目光澄澈又透明,小手放在他胸口勾着他的纽扣抱怨儿:“今日好不容易出去一趟看看戏,还遇到了伊格格。”

    “府中这么大,莫非南鸢日后不能出去,都要在屋子里待着不成?”

    胤禛十分喜欢她朝着自己撒娇,娇俏又灵动,就好像两人还在梨园时一样。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伊格格是嘴碎了些,日后不与她说话就是了。”

    “你箜篌弹得不错,府中有个玉格格也会弹箜篌,你若是无聊,可以与她多走动走动。”

    “是跟伊格格住在一起的那位玉格格?”叶南鸢想到什么,立马皱了皱眉心:“算了吧,她现在指不定恨我呢,我要是再过去,岂非不是碍眼么?”

    这话她说的坦然又赤城,半点儿都没有上眼药的嫌疑,胤禛想了想伊氏那张嘴,眉心立刻拧起:“算了吧,你还是别去了。”

    叶南鸢在他怀中毫不客气儿的笑了一声儿,过了会儿才道:“您府中的人我好些都是没见着的。”

    她从入府开始就不配合,知晓四阿哥一直是记在心里的,如今刚拿着个好哄他,叶南鸢娇滴滴的试探着道:“今日出去,领路的小太监说是两位格格生了病。”

    “我想着,她们先入府,资历自然比我高些,既然生了病我是不是该过去探望一下。”

    她这话说的小心又谨慎,说完一双眼睛也是试探的往他那儿看去。嗓音娇糯又动人:“成么?”

    胤禛看了她一会儿,随后倒是笑了:“成啊,怎么不成?”

    他浑身舒爽,弯腰将人抱在腿上:“之前还百般不情愿的,你不是不乐意跟她们相处么?怎么如今倒是想去看她们了。”

    叶南鸢装作听不懂他话音里的意思,只一脸天真的扬起脸,道:“你都在这里了,我又没有别的选择,既然都要留下来,那自然要处理好与她们之间的关系。”

    “不然,日后你要是来我这儿,她们不让你来可如何是好?”

    她说的认真,又冠冕堂皇,惹得四阿哥差点儿失笑。堪堪忍住了才没笑出声儿:“好!”他宠溺的摸了一把她的脑袋。

    “你要去,便去。”

    “宋氏这几日得了些风寒,你过去的时候要多加注意一些。”烛火下,胤禛对着她的眼睛,又道:“至于耿氏……”

    “耿氏常年生病,身体不好,你再等几日,等天气暖和一些再去吧。”

    叶南鸢乖巧的点头,没争议 ,只想了想,又对四阿哥道:“我刚入府,两手空空的过去是不是不太好?”

    “哦?”胤禛笑了。

    “贝勒爷要是不抓南鸢回来,至少南鸢在金窝银窝里还能逍遥自在。”想到她在梨园的那些吃穿用度,的确样样都是宝贝。

    胤禛不说了,只道:“那你想如何?”

    “两个格格都生病了,我第一次过去探望自然要带点东西,不然多没面子?”她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胤禛身上来回的扫荡。

    瞧她这模样,一看就知晓没什么好事,胤禛轻笑一声儿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想要多大的面子?”

    叶南鸢也毫不客气,一下子就抱住他的腰:“自然是想要爷的小金库了,让我自个儿去选,可成?”

    “花爷的银两,去充你的门面?”胤禛掀开眼帘,抬手捏了一把她的鼻尖:“叶南鸢,你可当着儿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行……行不行嘛?”

    她撅着嘴假装不悦,那模样逗得胤禛大笑,将人抱在怀中:“败家玩意儿,你说行,便只能行了。”

    元宵过后就要开朝,这段时日四阿哥自然忙碌起来,早出晚归,只晚上的时候才回来。

    自那日后,四阿哥一直没去旁人屋里,只陪着福晋用了顿晚膳。东院的奴才们都是贝勒爷的人,口风紧,消息瞒的跟铁桶一样,就连福晋都未必能够打听的到。

    贝勒爷哪怕是日日与叶南鸢住在一起,外头也没传出一丁点儿的风声。

    旁人只道这几日贝勒爷公务繁忙,却是不知叶南鸢直接是住在了主殿。开朝后,没几日便是会考,贝勒爷有多忙府中的人自然知晓。

    就连李侧福晋都不敢作妖,成日的缩在屋子里又是减肥,又是保养的,不敢这个时候来惹贝勒爷的眼。

    这番过了几日,很快就到了元宵。

    四阿哥让她过段时日再去耿氏那儿,叶南鸢不敢着急。瞧着今日日子好,便去了一趟宋格格那儿。宋格格是府中的老人了,比贝勒爷还要大上几岁。

    当年便是头一个伺候四阿哥的。

    宋氏开始有过一个女儿,不过刚生下来孩子便夭折了,听闻此事之后,宋氏便渐渐失宠了,那时候恰好李氏,福晋先后入府,府中百花齐放的,也就没了宋格格什么事。

    听闻如今宋氏与两个侍妾住在一起,她地位虽高些,但贝勒爷一年都去不了她那儿两回,两个侍妾也不将她放在眼里,很是可怜。

    这些自然不是叶南鸢打听的,今日给她领路的小太监叫小圆子,生的白白净净的很是可爱的,估摸着才十三四岁大。

    半大的孩子,人虽小但却很是聪慧,听闻苏培盛还认了他为弟弟,做事很是机灵。至少样貌很得人喜欢。

    宋格格住的有些偏,府中又大,走了大概一刻钟才到。马上就要开春,风雪早就停了,只不过昨晚下了一场雨。

    那青石板的台阶上还有些水迹没干,叶南鸢抬脚过去的时候身侧的小圆子连忙弯着腰伸出胳膊候着:“格格当心。”

    叶南鸢被搀扶着进去,仔细瞧了一眼,院子虽偏倒还算是干净,院子里的人听见声响,急急忙忙的出来了。

    “哟……叶格格。”出来的是两个侍妾,张氏与苏氏,瞧见小圆子搀着叶南鸢的手进来,两人面上满是惊喜。

    “今日这什么风,把您给刮到这儿来了?”

    侍妾的地位最底,说是侍妾也不过是比丫鬟好上那么一些,在府中自然都习惯了伏低做小。今日叶南鸢居然到了这儿来,两人默不作声儿的相互看了一眼。

    “格格今日怎么过来了?”

    “外面风大,叶格格不如到屋子里坐一坐?”

    苏格格摩挲了一下手,有些无措的样子,实在是叶南鸢生的太好,身着一身月白色的斗篷站在那儿,俏生生着一张脸漂亮的跟玉人似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