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黑暗神交换身体后[互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欲擒故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霍华德大公在他十八岁那年娶了温莎公爵的长女弗丽嘉。

    次年, 弗丽嘉生下了维纳尔。

    十七年过去,大公夫妇的感情一如既往――相敬如宾,虚伪客套。

    三十五岁的霍华德拥有一头雪白的, 绸缎一样的长发,它们整齐地垂在脑后, 用龙舌兰香料定过型,一根头发丝也不会被风吹散。

    都说维纳尔的银发和美貌来自母亲的基因,但其实霍华德大公的容色丝毫也不逊色于母子二人。

    不过,从来无人胆敢直视霍华德的美。

    精铁大门在他前方分开, 它是如此厚重, 左右各需要五名仆从同时用力拉它, 才能保证在十三秒之内,巨大的铁门匀速开启。

    大公的日常生活是精确到秒的。

    他今天穿着便装, 罩了一件长及脚踝的鹰羽大氅。他要去见自己的老朋友,当今国王,奥登六世。

    大门开启的同时,镶嵌着郁金香徽记的马车会从车道上缓缓驶过来, 在他踏出大门的那一瞬间,它将精准无误地停在他的面前,一抬脚就可以走上白金踏板, 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然而今天却出了意外。

    大门开启至百分之八十时, 霍华德听到拉车的骏马被勒出‘吁――’一声长嘶。

    车轮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如此刺耳,他仿佛听到了那些纯金和纯银制成的轴承发出不堪重负的挤压声。

    他缓缓抬起眼睛。

    与维纳尔湛蓝的眸色不同,霍华德大公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是被冰封住的盐湖。

    一层半透明的, 冰沙般的白翳遮掩了蓝宝石的色泽,但完全无损它的美, 反而添了一重神秘清冷感。

    巨型龙晶灯的光芒之下,大门、地砖、马车、仆佣,一切都如往日般完美,但在这幅完美的画卷中,却多出了一抹乌黑。

    那是一个……黑发女孩,她走到了马车的车道上。

    就像一滴黑色墨水污染了和谐完美的油画。

    霍华德停住了脚步,戴着银手套的手指弯起了微不可见的弧度。

    在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贵族面前,无论管家、仆佣还是侍从,谁也不会表现得像是仗势欺人的狗腿子。

    身穿燕尾服的老管家迈着标准的步伐走上前去,微微躬身,语气温和又严厉:“抱歉女士,请您原路返回不要继续前行――您挡住了我们的马车。”

    黑发‘女孩’抬起了眼睛。

    思绪被打断的前一秒钟,他正在考虑明天炸皇宫的事情。

    恶劣的笑意残留在眼底,他懒得和面前这个看起来就快入土的糟老头子计较,随意地抬手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错身而过,继续往前走。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别说老管家没反应过来,就连霍华德大公身边的侍卫们也愣了一下,回神时,发现这个该死的入侵者已走到正大门前,距离尊贵的大公仅有十尺距离!

    “刺客?!”

    侍卫长‘刷’一声拔出长剑,挡到了大公身前。

    侍卫们纷纷抽剑,铁桶一样护住了主人。

    魔神大人后知后觉地偏过头,望了一眼。他的表情略有一点茫然不解,同时因为性情使然,在对上霍华德那双冰湖瞳眸时,他很自然地轻轻勾了勾唇角,轻嗤一声聊表‘尊敬’――蚂蚁们草木皆兵还妄自尊大的样子,实在是滑稽又可笑。

    霍华德本能地感觉到了危机。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女孩,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

    这不正常。

    他的直觉,从来没有出过错。

    “杀了这个刺客。”他平静冷漠地下令。

    那些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出现在不合时宜地点的不合时宜的人,直接杀掉,一准没错。

    贴身近卫都是绝对忠诚的人,哪怕大公命令他们把国王吊死,他们也不会有任何迟疑。收到命令,他们扬起剑,围向黑发女孩。

    面对手执利刃围上来的侍士们,魔神大人不禁有些错愕。

    这个白毛鬼竟然一个照面就要取人性命,简直比自己更像个魔神。

    魔王的尊严受到了冒犯。

    他偏着头,似笑非笑。

    ‘既然如此,那就让这些蚂蚁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杀戮艺术。’

    他眯了眯眼睛,盯住一个看起来破绽最大的侍从。

    首先,要夺一把剑。

    战斗一触即发。

    霍华德面无表情,双手交叠在身前。现在,他更加确定这个女人有问题。

    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留下活口来审讯时,只见一道白影猛然从右手边的花园窄道上蹿了出来,喘着粗气,扑开一名侍卫,冲到了黑发女孩的身边。

    “不――不要伤害她!”

    是维纳尔。他跑下白塔,抄近路赶到了大门口。

    魔神偏了偏头,望向这个天真可爱的祭品。

    “父亲!她不是刺客,是……是我约她来的,很抱歉我不该私底下与同学约会!但既然我约了她,她就是郁金香庄园的客人。”

    小公爵勇敢地承担了责任。

    霍华德平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孩子。

    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忤逆过自己一次。在父权的绝对威压之下,他已有很久没有直视过自己的眼睛。

    此刻,他竟然对自己撒谎了。

    霍华德瞬间猜到了黑发女孩的身份。原来是她。

    “维纳尔,”大公淡淡地开口,“我会补偿她的家人。你过来。”

    维纳尔瞳孔紧缩。

    他抗议:“父亲,你不能伤害她!她是依兰?林恩,就是那个……那个……”

    在父亲冰冷的注视下,维纳尔感觉自己的声带好像被一只手攥住了,声音越来越低弱,脑子也很乱,一堆纷杂的思绪涌进前额,几个念头推推搡搡――‘她是用来迷惑王室的烟幕弹’、‘她是在暮日森林救过我的人’、‘她好像发现了魔法的秘密’。

    哦不,不不不,现在说这些,都不对!

    魔神困了,他垂下眼睛,打了个呵欠,神游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这对父子说话。尤其是维纳尔那蚊虫嗡嗡一样的声音,特别催眠。

    维纳尔定了定神,清了下嗓子:“父亲,您认识她的父亲,她就是……”

    “乔?林恩的女儿。”霍华德替自己的儿子尴尬。

    “对!”维纳尔找回了一点力气,他用全部力量点了点头。

    果然是她。

    霍华德动了动食指。

    原来,那股糟糕的直觉,源自这里吗?因为事先知道继承人对一个黑发女孩动了愚蠢可笑的真心,所以乍然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出现在面前时,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居然把她误认成了一个威胁。

    过了三十四岁之后,精力的确有了滑坡的迹象。

    大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看着面前既勇敢又怯弱的儿子,决定再逼他一下。

    “维纳尔,你是不是打算像我最看不起的那些孬种一样,用你自己的生命来威胁你的父亲?”

    大公向前走了一步。

    “如果你告诉我,你非要和她死在一起,那么……”冰湖眼眸没有一丝温度,“我会成全你,我的孩子。”

    维纳尔知道,自己的父亲从不开玩笑。

    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他就一定会这么做。如果他出尔反尔,这么多年建立的绝对权威,将毁于一旦。

    他知道对于父亲来说,有些东西的分量是远远重过一个继承人的。

    天哪,想想依兰特意为了给自己送信来到这里……如果她因为这样而出事,自己这一生恐怕都难以释怀!可是,用自己的生命威胁父亲这条路,已经被这只狡猾的老雪狐先一步给堵死了。

    这是父子之间的博弈。正因为霍华德判断出维纳尔对自己的判断,所以才会落下这步棋。

    维纳尔镇定了下来。他知道这是父亲对自己的一次考核。

    他毕竟从小就接受着最顶极的教育,而且耳濡目染,学习到父亲的处世之术。

    维纳尔迅速找到了说辞。

    “不!我绝不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您。”他退开一步,“但是父亲,我现在全身心地爱着她,如果您杀掉她,我的心就会空掉一块,再也弥补不上,我不保证我会不会从此变成一个无心进取的人。父亲,这是很正常的人性,实在没有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试探它,因为这其中毫无利益可言。您不如给我一点时间,也许要不了多久我发热的脑袋就会清醒,到时候,我一定会笑话自己曾经的幼稚行为。”

    霍华德大公面无表情,心中倒是略微满意了一些――还算是把脑子找回来了。

    眼看父子二人就要和解,魔神却听不下去了,他皱起眉头:“收起你们可笑的一厢情愿。人生无常,你就确定自己能活过明天?”

    唔,炸皇宫的时候,可以顺手给这座庄园也来一下。

    他转过身,直直朝着利刃走去。

    可怜的维纳尔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怎么忘了,这个女孩有多么桀骜……

    天哪,她一定会被杀掉的!

    维纳尔来不及多加思索,一个箭步冲到了前面,用自己的手臂挥向那些剑刃。

    “让开!让开!”

    他着急地低低对‘她’说:“你别生气,我回头好好向你解释!”

    看着这一幕,霍华德感觉非常失望。

    这,就是他的继承人。当初自己不想和温莎家联姻,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看看这个孩子,被所谓的‘爱情’迷得晕头转向时,简直是把他母亲的愚蠢继承得原汁原味!

    他不禁回忆起了当初弗丽嘉?温莎扔掉一切规矩礼仪,在他外出打猎时买通仆人钻进他帐篷的样子。

    天哪,这段婚姻,真是完美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霍华德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换一个继承人。

    然而这个念头没有持续超过三秒。

    这些年,弗丽嘉一天比一天更加愚蠢贪婪,对着她,霍华德完全丧失了男人的原始本能。他不愿意勉强自己。

    包养情妇,更是一件完全违背个人准则的事情。

    所以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继承人。

    霍华德心灰意冷,但脸上完全没有表现出一星半点。

    不让人窥探心思是每一个当权者的必修课程。

    他点了点头,挥手让侍卫收起武器:“维纳尔,我无意干涉你的私生活。不过有一点请你记住,能被欲擒故纵这种把戏骗到,是思想极度不成熟的体现。”

    大公认为他已经看穿这个女孩的鬼把戏。

    对着身份高贵的男人故意表现出轻蔑不屑态度的女人……噢,维纳尔真是太年轻了,以后他会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