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黑暗神交换身体后[互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虚假梦境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龙晶灯照耀着满是血污的刑台。

    刽子手们等待着黑玫瑰女王的命令。

    夜风很凉, 霍华德第一次感觉到了彻底的放松。一切就要结束了,戎马一生,风光无限, 其实也很累。每天保持着一丝不苟的仪容, 像一台最精密的仪器不断地高速运转,无法停下来,也没有闲暇来思考。

    这一次从法师塔接回妮可,刚上路, 就发现这个可怜的女孩变成了吸血鬼。

    当时霍华德把手腕递到了她的嘴边, 只要妮可张嘴去咬,他就会毫不留情地除掉她。

    妮可没有。她拼命克制欲望的样子,让霍华德想起了曾经的路易。

    他给妮可讲了路易的故事, 并且告诉她, 怎样把整个王宫改造成没有阳光的古堡。

    事实上他已经有些累了,如果是十几年前或者几年前,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掉这只吸血鬼,然后寻找另外的合作伙伴,从这一次王位之争里面拿到最大的利益。但是这一次, 他放任自己做了从前不会做的事情。

    天真而任性。

    他知道扶助妮可上位的这件事情注定失败,因为火玫瑰帝国需要的是一名无能的傀儡女王,而不是一名拥有超高武力值、可以随意杀掉反对者的吸血鬼女王。

    但是,他答应过依兰。这是他对小依兰的承诺。

    进入火玫瑰帝国之后,霍华德发现本来应该在前方接应的军队并没有按时到来, 守在那里的竟然是黑玫瑰的精锐部队。

    霍华德早已经找机会收缴了阿尔萨斯的一切权限, 并且让人严密监视着他, 按理说军队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但事实上军队就是叛变了,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就是表面上唯唯诺诺的奥登六世暗地里把国王的铁王令交给了阿尔萨斯,父子联手,准备除掉霍华德这个横亘在国王权杖上面的铁楔子。

    霍华德没有什么朋友,路易算一个,奥登算一个。

    他累了。

    也许就是在那一刻,他忽然决定把自己变成一只扑火的飞蛾,用自己的全部来守护一个承诺、完成一个使命。

    所以,在妮可含着泪,央求他拐道过来营救即将被处决的皇家学院院士们的时候,霍华德明知前方有陷阱,还是跳了进来。

    今天发生的一切,他都不后悔。

    唯一的遗憾就是,当他率军攻进这座小城池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了,戴着眼镜的院士们全部被处决,一个人都没能救出去。黑玫瑰女王,比他想象中更加狠绝。

    这是一个拥有钢铁意志的女人。

    回忆到此结束。

    身后,刽子手们已经举起了刀。空气中的血腥味仍然浓厚,辉煌的生命即将终于在这个肮脏的小小刑台,霍华德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抱歉,小依兰,让你失望了。”

    “霍华德叔叔!”妮可尖叫哭喊,把铁笼撞得咣咣响。

    “看看吧!”黑玫瑰女王独特的嗓音响起来,“妮可?乔治,正是你的愚蠢,害死霍华德,也即将害死你自己。无能之辈手握着权力,这是多大的灾难!睁开眼,好好看着坦利丝战神如何因你而陨落!”

    她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刑场,就像环绕在舞台上的咏叹调一样,轻易就能拨动人心。

    妮可失控地尖声大哭起来。

    女王挥下了手,刽子手们把大刀绕到身后,蓄力斩落――

    忽然有了光。

    刑台,以及下方的广场上,一粒一粒,飘起了梦幻般的光点。

    它们五彩斑斓,像萤火虫,又像泡沫,还像蜻蜓和蝴蝶的翅膀。

    龙晶灯变得黯淡,在眼前炫美的异景之下,就连风也屏住了呼吸,天地之间,万籁俱寂。

    依兰从半空缓缓落下。

    身影渐渐显形。

    如墨如云的黑发,白皙得透明的肤色,嫣红美丽的唇。

    空气中的光点全部向她聚去,为她戴上了梦幻般的花环,白裙子落了彩虹。

    她赤脚落到了刑台上,血污被光芒涤荡,落足的地方绽开一朵朵透明的光影之花。

    每个人都呆呆地凝视着她。

    刑场外围,拥有一模一样面孔的魔神很不屑地‘嗤’了一声,目光却非常老实地一晃也没晃过。

    黑玫瑰女王第一个回神。

    “行刑!”她的嗓音非常有穿透力,瞬间震醒了众人。

    依兰抬起手。

    “金元素,回家。”

    劈向俘虏脖颈的大刀,一把接一把化成了漫天光点,一团一团地飘在刑台上,就像一个个朦胧的小圆月。

    “……小依兰?”霍华德发出了非常不确定的声音。

    “是我呀,我来了!”依兰说了一句霍华德听不懂的话,“我不会每次都迟到的!”

    温和的水流把刽子手们推下了刑台,水元素团成一只只大水泡,把广场上的士兵们以及疲累不堪的霍华德一行全部包裹进去,就像躺进摇篮一样,每个人都沉入了甜蜜和平的梦乡。

    依兰一步一步走下刑台,走向依然站在原地的黑玫瑰女王。

    一尺,面对面。

    黑玫瑰女王的脸上并没有畏惧,她依旧高傲地昂着头,直视依兰:“你是神?”

    “是的。”

    黑玫瑰嘲讽地弯了弯嘴唇:“真有趣。神果然永远都是站在贵族那一边啊!怎么,因为他们有钱有势,能够提供丰盛的供品吗?”

    “你不服?”

    “当然不服!”黑玫瑰扬声说,“人类生而平等,凭什么那些蛀虫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吸食平民的血肉?他们对平民盘剥欺压,坏事做绝,你们神却视而不见!而我们呢?只是站起来推翻压迫而已,这有什么错?凭什么要遭到神力镇压!”

    “你认为神不该干涉世间的事情?”

    “当然!”黑玫瑰毫不退缩,“庇护贵族和王族的神,多么可笑!你不该叫做光明女神,而是应该叫做金钱女神!”

    依兰差一点笑了出来。好吧,光明女神再次拥有了新的外号。

    她抬抬手,散掉了妮可身边的铁笼,用一阵清风把她送了过来。

    “妮可呢,你怎么看?”她能看出妮可还没有被泽白度控制意志,这个天真的女孩,其实拥有非常坚韧的心性。

    妮可忿忿地盯着黑玫瑰:“你杀害掉的那些,都是帝国最宝贵的文明财富!我相信,神一定会惩罚你的!”

    说罢,她带着虔诚的泪水,转过头凝望依兰:“吾神,您的信徒妮可,已经堕入黑暗,变成了嗜血的怪物,请降下神罚,净化这具肮脏的身体。”

    “别担心,妮可。”依兰说,“明天天亮之后,我的未婚夫会帮助你解掉身上的毒素。”

    妮可的眼睛里含着泪:“请您相信,我的心永远向着光明,从未改变!”

    黑玫瑰无语地看着妮可:“愚昧不堪!像你这样顽固腐朽的家伙,一旦登上王座,将是整个国家的灾难!”

    “那么你呢?”依兰看着黑玫瑰,“你想过没有,你将怎样治理这个国家?”

    “这需要想吗?平民上位,自然会建立代表着平民利益的新秩序,而那些吸血蛀虫,只要将他们送到他们该去的地方,让魔鬼来教育他们就行了。”

    “说到底,你做的一切,都是在泄愤。”依兰毫不留情地拆穿,“因为你出身平民,受到了太多不公正的待遇,所以你一心想要推翻旧的秩序,把现有的上层阶级赶尽杀绝。至于将来如何,你根本没有考虑过!”

    “这有什么不对吗?”黑玫瑰冷笑,“既然这个秩序是错误的,为什么不能推翻它?”

    “当然可以推翻,但最终获得成功的绝对不是你。因为你看待一切都带着偏见。因为你过于自私,永远只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你和妮可最大的不同,是她身为王族,眼睛里却有平民的苦难。而你,你的眼睛里永远只有自己。”依兰叹息。

    黑玫瑰哈地一笑:“好笑。你能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不痛不痒地说这样的话,不过是因为你是神。你没有经历过平民的苦难,她也没有!等你们自己尝试过那种被金字塔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再来对别人指手画脚吧!怎么,被剥削被压迫的人,还要去体谅那些吸血虫的不得已吗?我可不是什么圣人!”

    依兰的目光十分复杂。

    “我知道!我知道的!”妮可忽然大声地说,“在别人情绪非常激烈的时候,我是可以感同身受的!正因为如此,我才经常到贫民窟去,感受大家所遭受的一切!爸爸妈妈爱我,我难过他们也会跟着难过,正因为这样,他们一直致力于改善平民的生活!”

    “骗鬼呢。”黑玫瑰眯起眼睛,“呵,反正再虚伪的谎言,有神权在背后撑腰粉饰,那也是绝对正义。算了,人拿什么和神斗争,要杀就杀吧,你们可以轻易抹除我的肉-体,但永远无法左右我的意志!”

    依兰不禁轻轻叹息:“你说的话,可真像‘巫妖王’们啊!”

    黑玫瑰挑高了眉梢:“所以在我死后,也要被安上一个巫妖王的名头吗?或者说,数千年前的巫妖王,其实就是像我这样的人?”

    依兰盯着她,盯了好久,忽然笑了出来:“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那么这一切,可真是太有戏剧性了。”

    她偏过头,望向刑场周围的矮屋屋顶。

    魔神懒洋洋地坐在那里,遥望着她。

    依兰定定神,脑海中浮起了曾经的‘梦境’。她现在拥有了真身和神格,可以做一些凡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她扔出一只透明的水球,裹住了黑玫瑰和妮可。两个女孩在水球中略微挣扎了一下,很快就闭上眼睛,陷入沉眠。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