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病弱大都督(重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43 章 04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43 章

    贺清之虽无法站立, 被轮椅束缚,可即便如此他一身风骨却丝毫不损。

    年轻的宦官挥了挥手中的拂尘,微微俯身以示还礼。

    一众官员见着皇帝眼前的新红人, 竟然给一介草民行礼, 心中更是诸多猜测。

    “公子稍等, 奴才这就去通报。”

    贺清之微微一笑道:“有劳公公。”

    而后, 他便远远地看着那些等待上朝的大臣们交头接耳, 只不过贺清之不以为意。

    大辕国历来的惯例,皇帝是五日一听事, 也就是每五天皇帝都要上朝议事, 可昭仁皇帝比较另类,通常都是姗姗来迟。

    以至于一众大臣从卯时就开始等待, 通常要等到辰时三刻方能一见天颜。

    皇帝让你等着, 你就得等着。

    可作为大臣,你要是晚了片刻那可是随时会掉脑袋的。

    这不,昭仁皇帝才扶着脑袋上沉甸甸的冕, 晃晃悠悠坐到龙椅上,刚打了一个哈气, 自己新提拔的大内总管就走了过来。

    想到这新任太监老大曾被太后娘娘好一顿耳提面命,他顿时整了整自己的衣冠,轻咳了一声装作十分勤勉的模样。

    免得被太后知道了,又要叨叨絮絮数日, 直到下一次早朝。

    “启禀万岁爷, 冀王二公子已经候在殿外多时了。”

    “啊?璟瑄都到了?”昭仁皇帝立刻直起腰, 顺带直起脖子, “这……朕的朝会都还没开始呢!”

    新任太监老大姓李,单名一个德字。

    这宫中姓李的何其多, 所以为了区□□家水涨船高的皇帝跟前红人,一般人都恭恭敬敬地称呼他德公公。

    当然昭仁皇帝喜欢叫他小德子。

    小德子年纪不大,之所以被昭仁皇帝提拔,最大的原因就是昭仁皇帝是个颜狗。

    养眼的放在跟前肯定比一个丑的舒服,更何况这小德子有一手高超的推拿手艺,嘴皮子还利索,过去曾有幸伺候了昭仁皇帝几天,当时就让昭仁皇帝心心念念,这不葛福一走,昭仁皇帝便迫不及待地提拔了小德子。

    这会,昭仁皇帝正不知所措,小德子聪慧过人自然就提供了建议。

    “万岁爷,既然本就想招揽瑄公子为国效力,那便在朝会之上宣他觐见,封他个一官半职,也叫他知道万岁爷一片苦心。”

    “说得有理,朕当年也就是想磨一磨他的性子,如今有此成就,朕当居首功啊!”昭仁皇帝一听,顿时眉眼笑开了,“就你最通透。”

    小德子立刻跪下道:“奴才只是实话实说。”

    “不过,朕尚未问过璟瑄,若是他当众拒绝,朕岂非没有面子?”

    “万岁爷不用忧心,奴才倒是觉得,瑄公子挑这个时候入宫,必然是有为朝廷效力的想法,只是瑄公子身子不便,怕是……”

    昭仁皇帝抿着唇,大辕国还没有过先例,任命身有残疾之人在朝为官,而“大都督”毕竟是为国出征之时重伤致残,情况不同。

    如今的“大都督”虽为兵马大元帅,掌握百万雄师,却因养伤一直未承虎符。

    若不是,只怕早就有人为此而不满了。

    今个一大早,一众官员没见着葛福,顿时就觉得宫里风向变了。

    这不暗中打探的小太监给门外等候的一众官员带来了消息,皇帝已经到了。

    于是乎,在龚丞相的带领下,官员们都迫不及待地排起队,远远看着这一幕的贺清之倒也不急,缓缓打开折扇神态悠然自若。

    突然,台阶之上的那扇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一众官员立刻捧着手中的笏,鱼贯而入。

    朱桦有些担心,这地方四面没有遮挡,风又大,贺清之身子骨差,方才他还拒绝了自己替他的双腿盖上薄毯。

    如今,瞧着贺清之唇色微微发白,朱桦心里对昭仁皇帝便更不满了。

    等了好一会,依旧没有消息,朱桦忍不住俯下身道:“公子,还是盖上薄毯吧,免得夜间遭罪。”

    “无妨,稍后入殿切记我交代的,不可莽撞。”

    “公子放心,属下不会给公子惹麻烦。”

    就在此时,贺清之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车轱辘声,朱桦回头一看,就瞧见了顾九。

    顾九见到贺清之神色微变,而后却强迫自己转过头。

    一见“大都督”,御林军立刻来到他身边。

    “下官见过大都督。”

    “顾九,退下。”“大都督”抬手示意,接着又对贺清之抱拳道:“清湛公子,许久不见。”

    贺清之脸上带着浅笑,回礼道:“大都督安好。”

    很快,御林军便抬着“大都督”的轮椅上了台阶。

    顾九远远地站着,看着贺清之,心中百感交集。

    贺清之终于要恢复身份了,待“大都督”功成身退之日,他便可回到落枫谷,伺候在贺清之身边。

    他总是不放心,朱桦毕竟年纪小,他怕伺候的不够妥帖。

    不一会,台阶之上传来:“宣冀王之子赵璟瑄觐见。”

    朱桦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在这里吹风了。

    毕竟他受得了,贺清之可受不了。

    可顾九却担忧极了,他无官无职,只是“大都督”近侍,进不了大殿。

    贺清之的轮椅同样是御林军抬上了台阶,之后抬入了大殿之中,只不过朱桦没有被阻止,仅仅是卸下了腰间的佩剑。

    一入大殿,齐刷刷的视线都落在贺清之身上,朱桦也是没见过这种阵仗,不过到底是初身牛犊不怕虎。

    他依旧推着贺清之的轮椅一点点靠近那个龙椅上的人。

    “跪。”

    贺清之一抬手,朱桦便停住了脚步,走上前单膝下跪道:“草民朱桦叩见陛下。”

    昭仁皇帝摆了摆手,朱桦立刻就退下了,回到贺清之身后站得犹如松柏。

    贺清之微微仰首,看着龙座上的男人。

    便是这个人害他如今生不如死。

    曾经的怨恨与不忿再一次填满了胸腔。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打断了贺清之的沉思,也打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