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路两万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6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第 26 章

    紧急联络人家中的受灾情况比桃李房间好多了。

    桃李喜欢囤东西, 家里花花绿绿的零碎小物件太多。他家房间面积大,物件少,大致看下来, 除了客厅里盆绿植以外,就只有玄关处靠墙放着的一块冲浪板倒地, 横躺在面前。

    李上言刚把冲浪板竖起来,正为桃李找出拖鞋, 就见一大一小两只猫咪摇着小尾巴一路小跑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他将两只猫咪一起抱起来,与它们互相问候几句,亲热半天,撸了好几把皮毛, 方才依依不舍放下。去到厨房洗了手, 找出餐具,把云吞面重新装碗。

    云吞面端上来的时候, 才闻见久违的香菜的香味, 桃李感动得眼泪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哎,就是这个味道, 感觉有一百年没吃过了。”小心翼翼扶住碗边, 才一口汤水下肚,感觉人就活过来了。

    李上言取来体温计, 叫她自己量下。她说:“我温度早就退下去了, 就是还有点耳鸣。感冒了还跑到你家里来,真是不好意思, 等我吃好饭, 马上就会走的。”

    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说:“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感冒过了,不要紧。”

    她这种一年必定雷打不动感上那么一次冒, 且一不小心就会高烧的人不禁羡慕,诚心请教:“是因为坚持游泳的关系吗?”

    “怎么,你要学吗?”他本来正在整理书架,忽然回头看她一眼,反问了一句。

    同这个人打过不多的那么两次交道,她自认为对他的个性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了解的,人前温和斯文,骨子里实则冷漠又敏感,毒舌更是必备属性,说话直来直往,从不顾及别人感受。听出他这句话不是那么心平气和,望向她的眼神不是那么愉快,她马上就很识相的不说话了,头埋到碗里,专心吃自己的云吞面。

    她吃云吞面时,他走来走去做自己的事情,回房间脱掉西装衬衫,换上居家t恤,然后给猫倒水,换猫砂,把客厅里摔碎的一盆绿植收拾出去。回来经过身边时,伸手过来:“温度计拿来我看。”

    她量好,递过去,367,看样子已经没有问题了。

    云吞面吃的差不多了,她开始打量房间,他家面积颇大,房龄和装修看上去很新的样子,目测建筑年数不会超过十年。对于一个家中没有丁点儿烟火气,一看就不做饭的人,竟然有两个厨房,可以说非常奢侈了。其中一个是开放式的,兼做吧台用,台面上放置一台体积非常大的咖啡机,看着应该是专业级别的。另一间厨房内亦是洁净异常,厨具的花式也不是很多,却样样都是精选的好东西,洗碗槽是她从未见过的纯黑色石英石,锅具勺铲则是成套的柳宗理。

    她随口问:“听说你以前在管培生公寓住过,外国籍单身员工的话,那里应该可以一直住下去的吧,为什么后来搬出来?”

    “酒店公寓规矩太多,主要是不允许养宠物,后来干脆搬出来了。”

    “就为了这两只猫咪吗?”

    “不是,最初养的是大狗,一只拉布拉多,今年出差太多,很少有时间陪它,寄养在朋友那里了,现在只养这两只猫咪。”

    “这里房租贵不贵?”

    “六万块,还行,算是很便宜了。”

    “哄我们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咯?我们公司包年的酒店公寓房间,协议价都还要10万,这里可是银座哎,交通四通八达,出行这么方便,房间装修又这么新,面积至少是我们的15倍,怎么可能这么便宜?”

    “的确,一般来说不太可能。”

    她好奇心一下子给吊起来了:“到底为什么啊?”

    他看着她,放低了声音:“因为这里是凶宅,以前有人自杀过。”

    她鸡皮疙瘩起一身,寒毛根根倒立。

    他正好要回房间去,经过她面前,顺手拍拍她面前的壁橱:“就在这里。是个女人,感情不顺,用围巾挂在上面自杀了,被人发现时,身体就吊在你前面这里。”

    桃李圆张着嘴,神思归位之后,筷子一丢,尖叫一声,端着碗爬起来跑到厨房去。半天,心情得以缓和,情绪也终于平复,把碗筷洗好,厨房收拾干净时,转眼瞅见地板上的体重计,踏上去称了称,惊讶到叫起来:“天哪,生了个病,竟然瘦到只有22公斤了?有没有搞错啊?这样会死人的吧?”

    他听见她叫声,便过来,往电子秤上看一眼:“感冒难道让你连基本的判断力都失去了吗?这是你的体脂率。”

    “哦哦。第一次用这种,太高级了,不会看,不好意思。”然后傻傻问,“那么请问我的体重在哪里看呀?”

    她重新踏上电子秤,他帮她再看一眼,指给她看体重的数字。

    她伸头看了看:“哦哦,54公斤。瘦了一点,还行。”

    他被惊到,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并列在一起的5,你把它念成54?”

    “我一般吃饱饭会重一公斤左右,所以正确体重应该是54公斤。”

    “这是你新发明的测体重的大法吗?有没有去申请专利?”

    “我们女孩子都是这样子称的呀,不会错的。”她坚持自己的说法,还顺嘴问了他一句,“你不来称称看嘛?”

    他说:“这涉及到我个人隐私,还是算了。”

    “可是你连我体脂率都掌握了哎!”

    “我们常年游泳的健身人士,数据会令你自惭形秽的。不过想看肌肉的话,我倒是不吝展示。”作势要脱去身上t恤,她吓得“噢”的一声,捂住眼睛,半天,从指缝里看出去,发现人家不在了,早走开了,于是在后面叫,“喂喂,肌肉呢!”

    他回头瞄她一眼,似笑非笑的:“想得挺美。”

    “嘁,有什么了不起。”鼓着腮帮子,转身就走,像一只气鼓鼓的小鸭子。

    她在厨房喝个水,再出来,发现人和猫都不见了。找到他卧室门口,伸头往里面瞧。偌大一个房间,竟然只有一床一柜,以及床头地板上的滚轮及哑铃,除此以外,任何物件都没有。清爽,整洁,但是没什么生活感。

    而他,现在很放松地平躺在地板上,一边在和谁打电话,一大一小两只猫咪很舒服地排排蹲坐在他胸口上,各支着一条小短腿,舔着另一只小爪子。两只猫咪舔爪子的动作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