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蜜里调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章 挑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此文是我开, 要想从此过, 前章补起来。  把浴巾铺在床上,他把她重新捞了起来,放到上面, 用另一条浴巾给她擦拭身子。

    随着浴巾擦拭过的地方, 男人的视线也不经意掠过她身体的每一处,即使隔着浴巾, 都能感觉那种软若无骨的身体。

    他眼底渐深。

    阮烟迷迷糊糊间,意识慢慢恢复。她清醒后,发觉自己竟然躺在床上, 黑暗中, 她的身体似乎在被人触碰着, 她吓得身子绷|紧,刚要开口, 身侧就响起男人的声音:

    “是我。”

    她惊呆——是周孟言?!

    阮烟脑中一片空白,迷迷糊糊:“我刚才是不是晕汤了……”

    一条浴巾放在了她身上,周孟言再无多余的动作,她听到他平淡的声音:“嗯。”

    她立刻半坐起身, 拽着浴巾遮在身前, 羞窘万分:“对不起……”她也没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 而后她听见男人走出了卧室。

    她懊恼拍头。

    她这也太蠢了,丢死人了qaq

    阮烟摸着床边,正要下床,就听到门口再次传来脚步声。

    “睡裙拿进来了, 旁边就是浴室。”

    周孟言走进来,把衣服放到床上,垂眸看着她局促的模样,沉声开口。

    “谢谢……”

    沉默之间,阮烟冥冥之中感觉他站在她身前,一直在看着她,空气中弥漫着催人情迷的玫瑰精油香味,气氛逐渐暧昧,她脑中不可抑制地想到某个画面,心跳突然飙升。

    她浑身发热,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男人的声音终于落下:“我去楼上。”

    他声线仍旧平静,截断她全部的胡思乱想。

    “嗯……”

    他离开房间后,阮烟倒在床上,松了口气。

    她在想什么呢!什么都不可能发生啊!周孟言对她完全就不可能有感觉好吗,阮烟觉得自己一定是泡个温泉,把自己泡傻了。

    而另一边。

    周孟言去到另一间卧室,锁上门,边往里走,解开一颗颗纽扣。

    他赤着胸膛,而后走进浴室。

    打开花洒,他把调节水温的按钮朝最右边的冷水拨去。

    周孟言闭上眼,一些画面再次窜进脑中。

    女孩的皮肤白而滑|腻,如同上等的瓷器,薄如蝉翼的纱裙在头顶的灯光下盈盈泛光,裙摆很短,两条纤细的长腿骨肉匀停。

    他甚至还注意到,女孩小巧的脚指甲盖上涂着颗小樱桃,鲜红欲滴,更显皮肤白皙。

    她的每一处,比那晚在老宅卧室里,更加清晰……

    夜里。

    浴室的水声,伴随着某个压抑的声音,响了很久才停下。

    -

    隔天清晨,当阮烟和周孟言再次见面后,两人都很默契地当作昨晚的那件事并没有发生。

    两人也从温泉庄园,回到了市区。

    把阮烟送回家后,劳斯莱斯往欧拉公司驶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下,副驾驶的人下车,拉开后座的门,周孟言下了车,单手解开黑色西装外套的纽扣,抬步往里走去,江承跟在身后。

    出了电梯,两人到达欧拉的高管部门,就有员工上前迎接,“周总您好,他们已经在会议室等候了。”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里头坐着十几个董事会成员,还有欧拉的财务总监和技术总监等高管层人员。

    为首的就是阮乌程。

    而会议桌右侧第一个,是除周孟言之外目前公司第二大股份持有者,冯庄。

    里头的人齐刷刷看向门口走进来的男人,心生忌惮,表情各异。

    今天这是周孟言以执行董事一职,在欧拉参加的第二次会议。而今天要在董事会上表决的,就是他前两天在高管部门会议中所正式提出的改革提案。

    会议开始,先是由副总经理游柘介绍提案内容。

    欧拉自创始以来,一直坚持手工制造,所走的都是高奢路线,成本高,定价高,因为生产线和人力成本太过昂贵,加之所设计的款式没有创新,故步自封,所以渐渐在国内市场失去了竞争力,销量额持续走低。

    而周孟言所提出的,就是从梵慕尼旗下一个子公司,sa钟表制造公司,引进两条更好的生产线和技术人才,并邀请工程师做其技术顾问,先解决生产链的问题。

    sa是这几年在钟表制造业异军突起的一个品牌,在周孟言接手之后,迅速转型定义为高奢品牌,近些年主攻欧洲市场,市值一路走高,其股价从4块多涨到了10块欧元,翻了不止一倍,带着梵慕尼的估值也上了涨。

    sa就是欧拉很好的风向标。

    周孟言提出,让欧拉把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相结合,改变原本的老贵式钟表形态,转换为智能电子表盘,设计不同模式,更加贴近生活。

    同时加大出口,开拓国际市场,在国内引进高级的技师和技术人才,先微微降低国内的腕表价格,笼络国内市场,同时投放大量广告,增加欧拉的曝光度。

    “除了以上那些内容,还有一点——小部分裁员和降低高管薪酬。”男人道。

    众人看向他。

    阮乌程心间一紧,立刻提出反对:“这样的话……会引起下层的不满,而且许多都是欧拉的老员工了。”其实有些人是通过他的关系进入公司。

    “阮总,如果你想要欧拉发展,就必须要割掉一些人的利益。”

    财务总监甘庐十指交叠,开口:“周总,您所提的这些东西看似轻巧,但是会急剧加大公司的运营成本,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力,我觉得阮董事长之前提出的,在原有规模上进行优化整合,这个目前最适合刚从困难中度过的欧拉。”

    向来站在阮乌程这边的甘庐响起昨天在阮乌程办公室和他所谈论的,决不能让周孟言对欧拉进行势力渗透。

    “但是从长远来看,的确周总所提出的方案是更好的。”技术总监,宗政杨言。

    甘庐瞪了过去,“你大概不了解目前公司的经营状况吧,如果按照你们所提出的,恐怕连长远都撑不到。”

    游柘:“但是现在如果还保持现状,欧拉的销量还是无法提高,市场部门的调研说明欧拉在国内已经越来越不受中层人士的喜好,如果欧拉全部都走高端路线,没有办法迎合市场。”

    几人争议不断,阮乌程面色沉重,“周先生,我还是不认同你所提出的,风险太大。你想要把欧拉变成第二个sa,但是我赌不起这个风险。”

    周孟言不置可否:“那就先投票表决吧。”

    高管部门的人并不参与投票,只有在场的阮乌程、冯庄,还有八位独立董事,采取一人一票原则。

    众人开始投票,冯庄投票前看了眼阮乌程,两人眼神对视了一瞬,而后各自低头。

    投票结束后,由游柘收集投票结果。

    在场一共有11个人,而最后的投票结果是——

    同意周孟言的方案,5位。

    反对,6位。

    阮乌程握着拐杖的手渐渐松开,对周孟言道:

    “周先生,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一票之差也是结果。”

    男人放下交叠的腿,早已预料到一切,神色仍旧悠然,“但是我记得,公司还有一项特殊的规定。”

    阮乌程心头一紧。

    “如果反对票占所有票数超过三分之一,有权利提出召开股东大会,再次进行投票。”周孟言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我申请十月中旬召开股东大会,再次表决。”

    几人哗然。

    他看向面色微沉的阮乌程,淡淡一笑:“结果还未定。”

    -

    闲适的午后,阮烟在房间里听着电影和话剧的一些经典桥段。

    其实从小到大,她学过的乐器或者技能很多,有许多特长,但是最热爱的,其实是演话剧。

    本来她高中的时候是希望考电影学院的,但是父亲一直希望她学习金融,将来可以来公司上班,她很听话,也不想让父亲失望,所以最后还是读了金融,但她一直没有放弃对戏剧的热爱。

    在眼睛还没失明之前,她其实是个话剧演员。她自学表演,因为一些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y大电影学院的某个老师,于是在课余时,她被带着开始出演话剧。

    本来她前段时间她刚接到一个话剧的女一号,可是因为失明,这次演出自动作废,她现在也不能去碰和表演有关的东西了。

    她现在只能通过耳朵,去听去揣摩他们说话的语气,想象他们的表情,去巩固那种表演的感觉。

    因为看不见,她的听力会更加灵敏,更能把注意力集中在话语中所表达的情绪。

    她抱有希望地想着,如果眼睛慢慢好起来,她将来有一天还能重回舞台。

    进入表演的世界,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傍晚的时候,阮烟临时接到了周孟言的电话。

    那头道:“今晚有个酒宴需要我们一起出席,现在先让司机送你过去。”

    “酒宴?”

    周孟言说,今晚有一个小侄子的满月宴,他需要出席,但是此刻公司还有些事要忙,所以先让司机送阮烟到地方,他会交代那边的亲戚先接待她。

    虽然两人婚礼还没办,但阮烟现在也算是周家的一份子了。

    阮烟应下:“好。”

    而后周孟言给婶婶许问萍打了个电话。

    那头听到他要带阮烟来,先是愣了下,而后应道:“行,没事你继续忙,我等会儿会好好招待她。”

    挂了电话,许问萍看着手机,忽而想起几天前手机收到的一条匿名短信。

    上面写着:周孟言的太太,阮烟私生活混乱,与男生暧昧不清。

    还配了许多图片。

    许问萍回忆着,眼底渐沉。

    如若阮烟果真如此,她必定不会让这样的女孩子攀入周家的门。

    但是平安扣是全场的压轴拍品,令许多人都垂涎三尺,当时阮云山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一个刚上市的房地产建筑公司的老板。

    当时两人在拍卖会上激烈角逐,价格越叫越高,最后实在超出了阮云山的心里价位,被对方以高出他二十万元的价格买走,这也就此成为阮云山心头的最大遗憾。

    但是他并不打算放弃,一年后,随着欧拉公司不断发展,他拿着当时拍卖会上成交的两倍价格去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