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蜜里调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 蜜糖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此文是我开, 要想从此过,前章补起来。  周孟言出现在拍卖会现场, 立刻卷起轩然大波。

    阮烟不知道为什么阮灵和莘明哲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周围全是一片窃窃私语的嘈杂, 她一脸茫然, 直到听到“周孟言”三个字,她心里沉了下, 就听到身旁的叶青对她道:

    “太太, 是先生来了。”

    阮烟:??!

    周孟言?

    他回来了?

    阮烟心脏飞快跳动, 敏锐的耳朵捕捉到有一个沉稳的脚步声在不断朝她走近,越来越清晰, 她浑身发热,手心攥出汗来, 她像是自然反应般转向门口的方向,而后脚步声在她面前停下。

    她感觉到男人走到她面前, 下意识站起身来,轻喃:“孟言……”

    视野一片昏暗中,她鼻尖窜进一股雪松木香,下一刻手腕就传来温热的触感, 把她轻轻握住, 耳边随之落下的, 是男人的声音:

    “嗯,我来迟了。”

    莘明哲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瞳孔一震, 就对上他微冷而又沉静的目光,像是掌控全局,他背后渗出汗来,拳心握紧。

    拍卖会前排最中间圆桌的两个外国男子看到周孟言,旋即起身走到他们这桌,笑着和周孟言主动握手:“周先生,您终于来了……”

    众人认得这两位是这次举办拍卖会的两个重要性人物,一个是收藏协会的会长,一个是这间国际酒店所属集团的亚洲区副总裁。

    能让这两位亲自起身过来打招呼的,这该有多大的面子?

    台上的拍卖虽然还在继续,但是大部分的视线都停留在周孟言身上,几个名媛面若桃花地捂住嘴,“周孟言怎么来了,今天竟然能在这里看到他……”

    “我天,他身旁站着的女的是谁啊?他们什么关系啊?”

    “你不认得了吗,欧拉公司的千金啊,好像是他太太。”

    “太太?怎么可能?!”

    周孟言淡淡一笑,和两人握手,简单寒暄几句后,他们看到他牵着阮烟,不禁问这位女士是谁。

    周孟言看向阮烟,温声开口:

    “y wife,ruanyan”

    旁边听到却还不知道此事的人惊呆了——

    卧槽,周孟言竟然结婚了?!

    “oh,you have a pretty wife”

    阮烟唇边提起温婉的笑,和他们打招呼。

    简单聊了几句,会长对周孟言道了句“玩得愉快”,和副总裁走回自己的位上。

    周孟言对身旁的阮烟道:“先坐下来。”

    “嗯。”

    阮烟此刻已经慢慢平静了起伏的情绪,也明白此刻应该配合周孟言,在外人面前演好戏。

    两人入座,阮灵看着周孟言对待阮烟维护的态度,忍着妒意,怡怡然开口:“周先生,你来得可真巧。”

    男人接过侍者盘子里的红酒,掀起眼皮看向她。

    “您要是晚来一步,莘先生就要把刚拍下来的四百五十万翡翠项链送到姐姐手中了,可太浪漫了。”

    莘明哲心慌了下,眉峰却仍旧蹙起:

    “我只是送给阮烟一个生日礼物,你脑子想的是什么肮脏龌龊?”

    朱曼吟道:“那你们这友谊可真好,相识多年,又是邀请阮烟跳舞,又是坐在她身边,还有几百万的项链。”

    莘明哲:“我和阮烟只是很好的朋友。”

    “是挺好的,好到什么程度啊?你应该知道这条翡翠项链的名字吧?——心尖梦幻,你喜欢阮烟,你当我们看不出来?!”

    莘明哲身体一震,动了动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阮烟看不到周孟言脸上的表情,却感觉周围的气场渐渐冷了下来。

    她知道肯定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她,一群人都在看热闹不嫌事大,她心头被恼意和窘意包裹,她本来错过平安扣就心烦意燥了,也不知道莫须有的流言为什么莫名其妙盖到她头上。

    “周先生,你也看到了吧,你还没来的时候,他们俩就坐在一起了,他们俩肯定有问题!”阮灵道。

    阮烟气得刚要开口解释,身旁响起周孟言冰冷的声音:

    “说够了么?”

    阮烟怔住。

    男人掀起眼皮看向阮灵,眼底一片冷意,“要不要给你个麦克风?”

    阮灵的脸色瞬间僵硬,还想说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莘明哲表现都那么明显了,周孟言怎么可能会站在阮烟身边?!

    周孟言看着桌面上的礼盒,半晌抬手,把礼盒往莘明哲面前轻轻一推,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莘先生是吧?”

    “你的心意我太太已经收到了,免了旁人误会,还是你自己收着为好。”

    周孟言的一句话,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场,既打了阮灵一波人的脸,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站在阮烟的身边。

    莘明哲看着他,心中情绪暗涌,此刻却只能收回了礼物。

    阮灵等人见此不再敢说多说一句,这个闹剧就此止息。

    有工作人员过来对周孟言道,让他带着阮烟坐到前排来。

    远离了朱曼吟和莘明哲后,阮烟感觉耳边终于清静,心渐渐放了下来,“你怎么来了?”她察觉自己语言可能招人误会,又补充了句,“我以为你还在出差。”

    他淡淡道:“提前一天结束,就回来了。”

    她轻轻点头。

    周围有人看到周孟言,立刻上前笑着上名片,笼络道:“周总,久仰大名,我是建财集团的副总,张国……”

    对方打着招呼,欲继续往下言,男人拿把一杯起泡酒,目光仍旧看向台上,“抱歉,今晚只是和我太太来玩,不谈公事。”

    前来的人干笑两声,“好的没事,那周总我有空再来拜访……”

    -

    两人安静看完了后半场的拍卖会,晚宴结束之后,有许多在场的商人或者是上流人士来找周孟言,阮烟心情有些低落,但在一旁只能配合着微笑问好。

    最后周孟言带着阮烟离开,劳斯莱斯在黑夜中匍匐前行,女孩身子侧向窗外,默然无言,感觉很胸口很闷。

    今晚空手而归,加之中间出了那样的麻烦,搅起了许多堆积的负面情绪,压得让人喘不过气。

    车子开到一条无人的街道,正缓缓行驶着,忽而颠簸了下,车子急刹。

    阮烟身子往前倾去,头就被护住。

    司机立刻转头道:“抱歉周总,您和夫人没事吧?好像是爆胎了,我下车看看。”

    周孟言抽回手,“嗯。”

    司机下车检查后,的确是车轮后胎被一个尖利的异物扎破,现在需要换胎。

    车内有些闷热,于是周孟言和阮烟下了车。

    这是一条空旷的老城区街道,周围都是一些白色的老式建筑,行人极少,马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叶落在地上,仿佛被路灯的光染得更黄,鞋子踏上去,传出沙沙的声响。

    阮烟走到路边,静默站立,直到身旁男人淡漠如常的声音响起:

    “之前问我拍卖会的事,是想问问我能不能帮你弄到邀请函,去拍个你父亲想要的东西?”

    她怔了下,他怎么会知道?

    “后来怎么没说。”他问。

    阮烟轻声回答:“我……我看你很忙,而且要出差,就想着还是不要打扰你比较好。”

    但是最后,她要到了邀请函,去到了现场,还是没买到。

    她满心欢喜,满心期待,怀揣着父亲的心愿,却再次和这个东西失之交臂,就像当初父亲总是差一步之遥而无法拥有一样。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心里的那种遗憾,可能就是差了点运气,永远都差了那么点运气。

    情绪翻涌,阮烟垂下头,忽而听到面前传来声音:

    “伸出手。”

    “啊?”

    她疑惑,见男人迟迟没有下一句话,只好乖乖照做。

    她摊开掌心,而后手中放进了个小首饰盒。

    “这是什么……”

    她摩挲了下盒子,迷茫间只好打开,而后就摸到了一个细腻冰凉的小圆环。

    外表圆润光滑,而中间的小空心系着一根项链,项链上有着一颗颗的宝石。

    她隔了几秒,反应过来:这是平安扣?!!

    阮烟震惊,就听到男人淡声开口:

    “以后这种事可以和我说,没必要觉得麻烦。”

    阮灵脸色呆滞,脑袋嗡嗡作响,她慌得看向母亲,冯庄扯起嘴角,努力保持镇静地解释:“周先生,我想您还不知道一件事。”

    “嗯?”

    “阮烟前段时间因为车祸失明了,她现在是个行动不便的残疾人了,如果周先生真要娶她,说出去也不好听是不是?”

    冯庄就差破口大骂,阮烟哪里配?换做是正常人都不想娶她,何况是高不可攀的周孟言?

    阮乌程也开口附和,“周先生,我们当然希望联姻是尽可能的互利共赢,这也是您的终身大事,灵灵各方面都比阮烟要来得好,还希望您再考虑考虑?”

    男人看着他们试图劝服他的神色,沉静的面色浮了抹笑:

    “你们似乎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

    ……

    周孟言从包厢里走出来不久,身后就响起一道声音,有人在唤“周先生”。

    他转过身,就看到阮灵脸上挂着泪珠,追了上来。

    “有事?”

    阮灵眼眶里打转着泪水,哭得梨花带雨,她松开咬着的下唇,声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