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蜜里调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 蜜糖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音哽咽:“周先生,您不是对我也有好感的么?有人说您在一次宴会上表示过对我有意,我就想问问我哪里不够好,比不过阮烟?”

    凭什么,她连一个瞎子姐姐都比不上?

    周孟言宁愿娶阮烟都不愿意娶她?!

    男人单手插兜,看着她,眼里只剩下冷淡。

    “阮小姐难道不知道风言风语不可信?”

    “在说一些话之前,先掂量一下自己。”

    阮灵呆住了。

    包厢里,冯庄怒火中烧,看向也没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的阮乌程,“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我们给周孟言这么多好处,最后他要娶阮烟?这绝不可能!”

    冯庄才不愿意把自己的利益给不是亲女儿的阮烟做嫁衣!

    阮乌程按着眉心,脸上满了烦躁,“可是如果周孟言不出手帮助欧拉,就真的没办法了。”

    现在两条路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冯庄气结,“不会是阮烟在背后动什么手脚吧?”

    “她一个瞎子能做什么?周孟言一定是疯了!”

    -

    晚九点多,阮烟洗完澡,感觉一整天都待在卧室,着实有些闷,就出来透透气。

    今晚周孟言不在家,她是一个人吃饭的,从房间径直走到二楼的客厅,整层楼都显得很安静,不知道是男人还没回来,还是已经休息了。

    走到客厅,她慢慢在沙发上坐下,通往阳台的窗户是开的,所以风灌了进来,带来一阵凉意,反而比空调房里还要舒适。

    她身子靠在沙发上,微微放松身体,因为很久没有好好休息,困意很快就浮上心头。

    一辆黑色轿车驶入别墅的停车库。

    周孟言下了车,乘坐直达电梯上到二楼,走出电梯,他就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人。

    他走上前,而后就看清沙发上,阮烟身子微蜷,仍然呈现半防御的状态,阖着眼眸,白瓷小脸上睡颜恬静。

    女孩不知梦到了什么,细眉浅皱,轻声呓语:

    “爸爸……爸爸……”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半晌,阮烟脑袋一点,从浅浅睡梦中醒来。

    她意识半醒,没察觉到任何不对劲,身子向前俯去,去摸茶几上的手机,摸了半天正疑惑怎么没找到,突然就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

    “手机在沙发上。”

    阮烟以为只有她一人的客厅,突然冒出个男声,她吓得差点跳起来,两秒反应过来是周孟言的声音,“周先生?!”

    周孟言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淡声问:“吓到了?”

    阮烟:何止是吓到,她差点被吓得心脏骤停qaq

    她情绪缓了几分,自察失态,立刻站起身,面露拘谨:“周先生,您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人回忆起她刚才困倦的模样,而后也觉得不适合谈正事,于是言:

    “有件事情,但是很晚了,明天再说吧。”

    所以是真的有事找她?

    阮烟也不好意思多问,点点头,“……好。”

    -

    阮烟回房,乃至一个晚上,脑袋中迷迷糊糊都在想周孟言找她到底要说什么事。

    是她准备要搬离这里吗?还是小舅舅那边说了什么消息?

    思虑了许久,第二天吃完早餐,佣人就前来通知:“阮小姐,先生让我带您去书房一趟。”

    三分钟后,阮烟怀着各种猜想,最后坐在书房的书桌前,而面前则坐着周孟言。

    男人十指交叠,看着她茫然的面色,“阮烟,你之前听说过周家要和阮家联姻的事么?”

    阮烟愣了下?

    怎么会提到联姻的事?

    她如实回答,“我听说过……是您和阮灵结婚的事吗?”

    “为什么是我和阮灵?”他忽而反问。

    她呆了下。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他和阮灵那是什么?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吗……

    男人默了两秒,拿起面前的平板,放到女孩面前,“这是一份文件,可以语音读屏,你先看文件。”

    她心里越来越懵逼,接过平板,点了下,就听到播报的女声——

    “婚前协议书。”

    嗯?

    “甲方:周孟言。乙方:阮烟。”

    她放在平板上的指尖猛然一震,心里哐当一下。

    什么??!

    周孟言看着她震惊的神色,许久后,终于淡声开了口:“阮烟,周家和阮家联姻的对象是你。”

    阮烟:??!

    她幻听了吧?

    “我从没说过要娶阮灵,从一开始就不是她。”

    “周先生,您……您在和我开玩笑吧……”和她联姻?这怎么可能!

    男人挑眉:“你觉得我像是和你开玩笑的样子么?”

    阮烟瞠目结舌,不知怎么就从联姻的旁观者突然变成了当事人,“周先生,我……”

    周孟言背靠座椅,交叠的手指搭在膝盖上,“不着急,你可以先听听条件。”

    她茫然。

    他缓缓道:“你应该或多或少了解到你父亲公司现在的光景,还有阮家是如何对待你的。你大伯是欧拉的现任董事长,能力不足,挽救不了公司。你父亲是植物人,现在他身上25股份的处置权,在你那个完全不懂公司经营的继母手中。如果没有外来资金的注入,你爷爷和你父亲的心血就会被他们俩毁于一旦。

    而你和我结婚,我会注资控股,夺回欧拉,还有那些原本属于你的,都可以通过‘周太太’的名义拿回来。”

    周孟言还说了一些丰厚的条件,阮烟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阮烟,这是对你来说稳赚不赔的交易。”

    交易?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来做交易?”她现在这个境况,有什么合作的资本?

    “你手中当然有我想要的东西。”

    男人再次递上一份文件:

    “你身上持有的欧拉8股份,你父亲应该没有告诉过你。”

    或许是阮云山早就想到将来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于是在很早之前就为女儿铺好了以后的路。

    阮云山曾私下里将自己手中8的股份有目的性地抛售给市场,而后又让自己的亲信作为散户买入,当将来有一天阮烟需要这8的股票时,再把股票转让给她。

    冯庄只以为阮云山只会给阮烟留下房产,却不知道还有这个最为重要的东西。

    阮烟震惊。

    “我需要你作为欧拉股东的一员,在公司我与其他利益方发生斗争时,坚定站在我这边。”周孟言道,“我会彻底翻新欧拉,而你需要和我站队。”

    “还有一些我没补充到的内容,婚前协议里都写得很详细,你可以拿回去慢慢听。”

    书房里安静了许久,直到阮烟把所听到的都差不多消化完,她心头仍存疑惑。

    “周先生,我自身眼睛的问题你也知道……综合考虑来看,阮灵应该比我更合适,不是么?”

    除了那些股份,她毫无利用价值,如果他选择阮灵,难道不是也有办法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男人抬眸,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我说了,阮灵一直都不是我感兴趣的合作伙伴。我是商人,只考虑利益与得失,你说的问题不会影响我的决定。结婚对于我来说,只是今年需要提上日程的任务,我不希望掺杂上复杂的情感,来影响我生活的重心,而且我们互相对彼此无感,会让婚姻简单很多。”

    所以在得知阮灵喜欢他时,他更加不会考虑对方。

    他不需要婚姻中麻烦的情感,来影响她的事业。

    阮烟一时间答不上来。

    周孟言站起身,看向窗外的景色:

    “不着急给我答复,我会出差一周,这段时间你可以慢慢考虑。”

    chapter 02

    阮烟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能看见花草树木、世间美景,还有自己的笑颜。

    突然她眼前越来越暗,身子往下坠去,她想挣扎,却越坠越深。

    午后,日光炽烈,阮烟终于从梦中醒来。

    意识回笼,视野昏暗间,一股淡淡的无花果树香薰味飘来,她感觉到自己仿佛躺在柔软的床上,极其陌生。

    她坐起身,去摸身上的衣服,竟然是件睡裙。

    她记起昨晚最后失去意识前,有个男人走到她面前,叫她的名字。

    而后她昏倒了就被带到这里?

    一时间恐怖的猜想在脑中席卷而来,阮烟惊慌失措,掀开被子想去找自己的手机。

    门口进来的女佣们见此立刻上前拦住:“阮小姐,您烧刚退,先躺着休息。”

    阮烟更慌了,“你们是谁……”

    “阮小姐,您先别害怕……”

    突然,一个低醇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醒了?”

    女佣纷纷颔首,退到一旁。

    阮烟闻声,几秒后认出他就是昨晚最后见到的男人。

    可她对他毫无印象……他怎么会知道她名字?

    周孟言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下一刻他点开手机,抬步走了进来。

    阮烟感觉到他走到身旁,捏紧被子往床头挪去缩成一角,“你们到底是谁……”

    她心中刚闪过千万种可能,谁知耳边突然贴上一个冰凉的东西。

    w            </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