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妻媚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第 46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本该是夜深人静之际, 皇宫里却逐次亮起灯来, 灯火先从东宫开始,然后像火舌一样四处乱窜, 点亮了整个皇宫。

    沈皇后披头散发地去了东宫。

    景隆帝得到消息时人在郑贵妃这边,听到噩耗他第一次粗鲁地推开了还懒懒挂在他身上的郑贵妃, 同沈皇后一样没有穿上龙袍,只穿中衣赤着脚朝东宫赶去。

    景隆帝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就看到沈皇后扑在太子的身上,嚎啕大哭,而沈皇后怀中的太子,一动不动,就像一具尸体。

    真的, 死了?

    景隆帝身体一晃, 跌在了地上。

    东宫一片哭嚎, 还在路上装作着急赶来的郑贵妃都听见了。

    此时已经是腊月中旬,深夜的风冷如刀, 夜幕上的明月却皎洁明亮。

    郑贵妃仰头望月,仿佛看到了自己惨死女贼手里的儿子,泪水沿着她的眼角滑落,郑贵妃的唇角却一点点地翘了起来。她与沈皇后斗了这么多年,沈皇后害死了她的儿子, 让她下半辈子再没有指望,那她就杀了太子,让稳操胜券的沈皇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儿子一死, 郑贵妃什么都不怕了,凭什么她伺候了景隆帝这么多年,要眼睁睁地看着沈皇后母凭子贵风光无限?凭什么,凭什么!

    丞相府的大门被宫中赶来的侍卫重重拍醒,虞护与虞家三位老爷都匆匆披上衣袍赶了出来,女眷们也同时来到了韦氏身边,等着消息,也等着韦氏拿主意。

    虞鸾珠的院子离得远,虞护又提前警告下人不得去打扰王妃休息,所以虞鸾珠连这番夜惊都没察觉到。

    “什么?”听了宫中太监的话,虞世卿难以置信地问。

    虞二爷是虞丹华的父亲,太子死了,他最关心女儿:“太子妃如何了?”

    宫里的太监低头道:“太子妃悲痛欲绝,皇上与皇后娘娘都在东宫,皇上宣虞相进宫理事,请虞相速速动身吧。”

    事不宜迟,虞护这就坐上马车进宫去了。

    虞世卿三兄弟站在院子里,个个神色凝重,随后去见母亲韦氏了,说明了宫里的情况。

    太子妃虞丹华的母亲当时就哭了出来,她的丹华才刚刚十九岁,为何这么早就当了寡妇?

    钱氏与虞三夫人一起安慰她。

    韦氏眉头紧锁,叫三个儿媳妇先退下,她问儿子们:“太子年纪轻轻,怎么会突然暴毙?”

    虞世卿摇首道:“曹公公没说,皇上宣父亲进宫,必然是为了彻查此事。”

    谁都知道太子死得蹊跷,但胡乱猜测也没有用,韦氏摆摆手道:“都回去睡吧,接下来几天怕是都不得清闲。”

    虞世卿三兄弟也劝母亲好好休息,告退了。

    韦氏哪里睡得着?

    太子到底是为什么死的?会不会牵扯到她的大孙女虞丹华?

    皇上一共四个儿子,短短几个月先是死了定王,现在又死了太子,究竟全是意外,还是有人在暗中操纵?

    死了就是死了,剩下的两个皇子中,穆王与宁王,新的储君之位会花落谁家?

    各种各样的问题,想的韦氏头疼,只好叫来身边的嬷嬷替她捏额头,说说话转移心思。

    虞鸾珠这晚睡得还不错,早上先去给离得近的母亲请安,才从母亲的神色中看出不对。

    “您说,昨晚太子暴毙了?”虞鸾珠震惊地问,怎么会这样,上辈子太子明明活得很好!

    虞鸾珠有很多问题想问,钱氏知道的有限,扶着女儿道:“其他的连你父亲都不知道,娘更不清楚了,你怀着身孕,别想太多,宫里再怎么变都有你祖父、父亲撑着,鸾儿只管安心养胎吧,眼下孩子对你才是最重要的。”

    虞鸾珠明白,不过她已经过了最危险的前三月,想想事情还不至于动了胎气。

    从母亲这里打听不出更多的消息,虞鸾珠去见祖母了。

    韦氏说的与前世差不多,总结就是继续等宫里的进展。

    宫里乱成了一团。

    太子死在胡侧妃的床上,胡侧妃愚蠢又胆小,在发现给她出主意的宫女碧彤居然在她与太子寻欢作乐时就上吊自尽了,胡侧妃终于明白自己上了碧彤的当,虞护与锦衣卫指挥使进宫之前,胡侧妃就跪在沈皇后、景隆帝、太子妃虞丹华面前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出来。

    “你这个蠢妇!”

    沈皇后扑过来,恨得想要亲手撕烂胡侧妃的脸,平时那么雍容典雅的皇后,这时候又是扯胡侧妃的头发又是删胡侧妃的耳光,与乡野村夫没什么区别。胡侧妃疼死了,可她不敢躲,间接害死了太子,她怕皇上皇后治她死罪。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胡侧妃趴在地上呜呜痛哭,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

    虞丹华跪在太子的床前,她也在落泪,可是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