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妻媚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第 47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尽在·无名()

    太子的暴毙给整个京城的上空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这个年官员、百姓们都没过好。

    郑贵妃喝了毒酒也死了,景隆帝到底还是宠爱郑贵妃的, 他信守承诺,将谋害太子的罪名全都安在了郑贵妃一人头上, 郑家众人只获罪流放千里, 保住了性命。

    沈皇后对这个结果极为不满,哪怕郑贵妃死了, 她也发泄不完心中的愤恨与悲恸。得知郑氏一族只是被流放边疆, 沈皇后去找景隆帝闹了一场, 可没了郑贵妃陪伴的景隆帝仿佛魂也随着郑贵妃走了,目光呆滞, 似乎什么都听不进去。

    无论沈皇后是哭还是吵,景隆帝都面无表情。

    沈皇后看不出景隆帝是装的还是真的失魂落魄, 更看不出景隆帝是为了太子失魂,还是为了郑贵妃落魄。

    可太子死了就是死了, 沈皇后闹腾了一个月,最终还是消停下来,命人将东宫怀有身孕的张淑仪接到了她身边,她要亲自照顾儿子留在世上的这唯一一丝血脉。

    沈皇后日日吃斋念佛, 希望菩萨保佑张淑仪生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孙子, 只要是孙子, 她与娘家人就还有一丝希望,前朝立皇孙为储君的例子也并非没有。

    太子葬入皇陵后,群臣体恤景隆帝痛失爱子, 没有马上催促景隆帝立太子,但景隆帝都五十七岁了,郑贵妃死后景隆帝又明显地衰老了下来,满头白发,精神不济,随时都会驾崩一般,群臣们不敢再等,一进三月就开始纷纷上书请求景隆帝立太子。

    虞护捧着这些奏折去见景隆帝。

    “皇上,这些都是恳请皇上立储的折子,请皇上过目。”虞护弯腰,双手托着一摞奏折道。

    景隆帝坐在窗边的摇椅上,对着夕阳慢悠悠地摇着。

    听到虞护的话,景隆帝扫眼他手中的奏折,冷笑一声:“朕刚死了两个儿子,刚死了贵妃,他们就来催朕立储,你说说,到底是皇帝坐拥江山,还是大臣们坐拥江山,朕与朕的儿子们只是他们选出来坐那把龙椅的摆设?”

    虞护抬头,见景隆帝一脸悲凉,虞护先上前将手里的奏折放到桌子上,而后才低声道:“当然是皇上坐拥江山,臣子们协助皇上打理天下,只是皇上年事已高,储君迟迟不立,人心不稳,故而臣子们才心中焦灼。”

    这些景隆帝都明白,他就是想发发牢骚。

    虞护不配合他,景隆帝视线移到奏折上,没什么精神地问:“说说,他们希望朕立谁。”

    虞护垂眸道:“支持穆王殿下的折子最多,其次是宁王,也有几张折子上说如果东宫的张淑仪生下皇长孙,恳请立皇长孙的。”

    景隆帝笑了:“一个刚出生的奶娃娃?皇后一党说的吧?这群人,以为朕老糊涂了不成,放着两个成年的王爷不立,去立一个还不一定是孙子的胎儿?”

    虞护沉默以对。

    景隆帝忽然问他:“你希望朕立谁?”

    虞护不假思索地道:“皇上立哪位殿下,臣便辅佐哪位殿下。”

    景隆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管虞护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他都没得选。

    老四宁王没去京城外地办过差,没去边疆督过战,论文论武都比不上老大穆王,包括脸,脸上带疤的穆王也甩了宁王不知多少条街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