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第 1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处境接受良好,不就是穿书吗?主角谢淳也还是个奶娃娃,现在倚小卖小借着孩子的身体讨皇帝欢心,将来倚仗和主角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要好好活着,那不是易如反掌吗?

    抱着这样的心思,宣和见人就笑,见到贵妃就伸着小手要抱抱,见到皇帝更是喊含含糊糊地吐泡泡喊爹,把人逗得合不拢嘴,所有皇子加起来都没他一个受宠。

    贵妃将他照顾得很好,生活安逸,宣和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成功养出三层下巴,并且有朝第四层发展的趋势,直到有一天,宣和半夜被冻醒了。

    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好像是窗户开了,听说今天在下雪,难怪这么冷。

    宣和十分不满,挥着小手咿咿呀呀,然而往常给他守夜的丫鬟没有立时过来看他,整个屋子里值夜的四个丫鬟两个奶娘全部睡得死死的。

    太安静了,除了风声,他什么也听不到。

    宣和直觉有些不对,努力扯着嗓子嚎,不过片刻就没了力气,到底不是真的奶娃娃,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遇上了传说中的宫斗。

    贵妃这样受宠,自然碍了别人的眼,只是为什么要针对他,他还个孩子啊,还不是皇帝的儿子。

    知道不会有人来,宣和干脆不再挣扎,努力往襁褓里缩一缩,然而怎么缩,脑袋都在外头。一开始是冷的,冷着冷着就又热了……天蒙蒙亮时,趴在桌上的人终于醒了。

    “啪——”

    茶盏落地的声音。

    宣和猝然惊醒。

    他听到了求饶声,梦境现实交错着,仿佛又回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无力的夜晚,忘记了言语,只剩下意味不明的呜咽,大脑一片混沌,一点点响动都叫他烦躁,好在很快室内又恢复了安静。

    耳边依旧是挥之不去的血液鼓噪撞击血管的声音,即便是睁了眼,仍有些意识模糊。昏沉间,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扶他坐起来,又服侍他喝药,苦涩的药汁滑过喉管,落入胃中,让他清醒不少。

    煌煌烛火之下,锦绣罗帐熠熠生辉,是他熟悉的环境,这是他的卧室。

    两段截然不同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宣和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怔忡片刻,他挥退众人,而后背靠软枕,合上眼整理思绪。

    他应该是飞机失事穿越了,然后生了一场大病又失去了记忆,直到十八年后的今天不知怎么的又想起来了。

    回想起当年的雄心壮志,宣和捂着脑袋呻/吟一声,说好的要改变命运呢?我这十八年做了什么?

    天天跟老六吵架顺带怼一怼劝架的老三;曾经冲老二挥过鞭子还破坏他的姻缘;抢过二公主的公主府,跨马游街当日给驸马没脸;至于老五那个色胚就更别说了,不知被他明里暗里教训多少次;就连看上去与世无争的大哥也被他骂过病秧子……

    这是好好活命该有的样子吗?

    宣和恨恨地想,都怪那个……谁来着?

    不管当初害他的是谁,贵妃肯定都已经处理了,他连报仇都找不到人。

    宣和愈发苦闷,无论他接不接受,这十八年的日子已经过了,该结的梁子也已经结下,与其后悔不如想想以后该怎么做,怎样避免原书中宣和的悲惨命运。

    按照原本的剧情,二皇子趁着老皇帝昏迷弑君上位,贵妃自缢,而他会被囚禁多年,直到谢淳带兵进京他才有机会趁乱出逃。

    《君临》中说谢淳为了小时候的一块桂花糕愿意给沈宣和收尸下葬,想来也不介意提前救他一命,只是桂花糕——他和谢淳可没有桂花糕的交情。

    宣和有些心虚,他自小爱吃桂花糕,不抢人的就不错了,送出去,怎么可能?

    这样说来,他比炮灰宣和更惨,没有那一块桂花糕的交情,那个杀伐果决的君王可能连给他收尸都懒得。

    宣和直起腰身,他必须阻止老宫!

    况且,即便抛开剧情,他内心也是把皇帝和贵妃当作爹娘的,想到他们,宣和神色暖了一些。

    贵妃行事向来有分寸,不似他满朝树敌,但到底是受宠二十年,多的是人眼热,一旦皇帝有什么不测,他们娘俩其实是一个下场。

    好在他已经恢复记忆,剧情还没开始,他还有机会。

    只要避免皇帝昏迷,保证皇权正常更替,就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嗯,如果可能的话,帮谢淳一把,毕竟这人不在京城多年,是唯一一个没和他起过冲突的人了。

    老三说得没错,该想办法让他回来了……

    “爷,宫中来人了。”

    林安小声通传,宣和回神:“让他进来。”

    来的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太监,是贵妃宫里的人,见了宣和便行大礼,磕完头诺诺道:“昨日陛下见了五皇子,勃然大怒,如今昏迷不醒,太医说是气血攻心……”

    他说了什么,宣和听不见了,满脑子都是那一句陛下昏迷不醒……

    剧情,开始了。

    w</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