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章 第 87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要说他为户部想的几个生钱的法子,明年单是商税便不知要多出多少来。

    大雍商业极其发达,将来只会更发达。

    而对于商人而言,商税名目确定了之后,要交的税看着是增加了,但因为明确了下来,中间可以盘剥的地方少了,如今大雍律法规定盘剥商税跟盘剥农税同罪而论,最重是可以斩首的。

    这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是庇护。

    乾清宫终于全部修完毕,宣和便想着要去瞧瞧,只是被人拦下了,王富贵绞尽脑汁地找了个像样的借口:“殿下千金之躯,乾清宫尚未祭神仙祖宗,不能进去的。”

    他说完就跪下来磕头了。

    很多礼仪宣和其实也不清楚不确定,毕竟是有专门的礼官的,不管干什么,许多仪式繁杂的典礼都有礼官在旁,他跟着做就行了。

    因而也不是很确定是否真有这个讲究,他也不爱为难人,左右若不是礼制,便是谢淳的意思。

    他话了方向,王富贵擦了擦额角的汗,心道:好在王爷心善。

    也不知王爷同陛下要玩到什么时候。

    今年收成仍旧是不好,但百姓已经十分知足,原本遇上这样的年情,是要颗粒无收的,今年好歹还不至于饿死,对秦王,对朝廷越发感恩戴德。

    又听闻皇上请了释道两教的高人入宫,说是要他们卜算天机,扣问苍天何时才能风调雨顺。

    宣和觉得有些蹊跷,他说的话都应验了,在看谢淳的态度也不像是不信他,如今怎么还找人来卜算?

    眼见着这些高人在宫中好吃好喝地住了几日,宣和意识到,谢淳是请他们来做戏的。

    前头谢淳就将所有的功劳都加在他头上,却唯独漏了预言这一项,宣和也不想跟这些神神叨叨的扯上关系,这样正好。

    就是不知道这次谢淳要做什么。

    几日后,京中都传遍了,陛下要立秦王为后。

    宣和:???

    他就说谢淳平日里要做什么都是通过钦天监操作,这一次怎么还找了外头的人来,原来是要做的事太离谱,钦天监都不能服众了。

    原话自然不是说谢淳要娶个男后,说的是秦王是上天的神将,原本已经到了归位的时候了,只是不忍百姓受苦,泄露了天机,再回天上是要受罚的。

    秦王是为了天下苍生才如此,陛下不忍他受罚,便问高人,要如何才能不叫他受罪,高人便说按理说秦王已经历了劫,早该归位,如今若要逆天改命,须得找一个命格贵重的至阳之人常伴身侧。

    这个人当然就是皇帝了,这是这个至阳,就意味着不能成亲,不能近女色。

    皇帝不能成亲还要同秦王同住,传到后头可不就成了要立秦王为后了么?

    不少人心有疑窦,觉得皇上其实是为了同秦王在一起故弄玄虚,但是百姓不知道啊,他们只以为秦王为了苍生受难,皇上为了报答他连成亲都不成了。

    这不是明君贤臣是什么?

    待大家接受得差不多了谢淳就下旨加封秦王,爵位已经到了头,没什么好加的了,但可以有一些其他的优待,比如在宫中乘坐步撵,比如见了皇帝不必行礼,比如可以同皇帝同住。

    多少知道点情况的约法确定这才是皇上的目的——他们原本也是这样的,如今不过是名正言顺了。

    只是如今全天下都信了那高人的说辞,他们若是跳出来反对,怕是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宣和看着这进展,觉得有几分魔幻,谢淳可真是,出乎意料啊。

    不管怎么说,可算是找到把柄了。

    他面色不善看着谢淳:“你不是说你是我相公么?”

    近来养心殿中伺候的人,演技一个比一个好,牢牢记住了他们的“夫妻”关系,宣和找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憋着气要跟他较劲儿。

    谢淳闻言面不改色:“我们还未成婚,只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他眼中有愧疚:“是我不好……”

    宣和:……

    宣和静静地看着谢淳表演,说他们早已私定终身,只是到底身份与常人不同,成亲不大容易,如今终于可以成亲了。

    宣和心中缓缓升起几个问号。

    他怎么不知道他们私定那什么了,他想到那个词都莫名有种羞耻感,就好像是待字闺中的大小姐,跟了一个落拓书生。

    现在书生说高中了状元,对他说:我一定会娶你的。

    想到状元,宣和心情又不好了,他有点不想玩了。

    但是谢淳的表演还没结束,他又拿出来一对玉佩。

    私定终身怎么能少了定情信物呢?

    宣和盯着玉佩看了一会儿,发现这玉佩其实是可以扣上的,还挺像回事。

    除了玉佩还有其他的一些小玩意儿,宣和仔细思索,回忆了一番,确定自己没有任何印象,

    只是看着谢淳滴水不漏的神情,宣和也有些不大确定起来,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失忆过?

    说来他还是有过往病史的人,万一是真的?

    w</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