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字一号顽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来的选择(求收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在这个多灾多难的新年,开始一段崭新的旅程,希望为诸位增添一点快乐,请大家多多支持,万分感谢!)

    “一呀么更儿里,月了影儿照花台~

    秋香姐定下了计,她说晚巴傍晌来呀~

    牡丹呐亭前我们多恩爱,但愿得鸾凤早早配和谐~

    左等也不来呀,右等也不来,唐解元望苍天,止不住的好伤怀呀,美人呐,秋香哎,勾了魂的女裙钗~

    ”

    一只小小的蓝牙音箱中,老郭那充满戏味儿的声音传出来,宛转悠扬的小曲儿,迎合着习习秋风下的惬意,格外应景。

    一间四四方方的合院中间,挂满了紫红色小果的海棠树下,看起来年纪轻轻,长相普普通通,整张脸上唯一能挑出特色的还是双眼皮,约莫着25、6岁的青年,手拿一把蒲扇,在躺椅上昏昏欲睡。

    9月的京城无疑是一年四季中最美的时节,老舍先生就说秋天一定要住北平,无论是天气还是景色,入秋的京城美得的无以复制。

    可对在这座城市中打拼的大部分年轻人来说,似乎没有这份闲情逸致,能够坐下来静静的感受京城的秋日,钱都赚不够,哪有心情看光景?

    但对林剑来说,闲着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重来一次,他放弃了安稳的铁饭碗,在升职加薪的前夕,在领导和同事震惊的目光中,以无比淡然的姿态递上了一封辞职信,站完了最后一班岗,毫无留恋的回到了老宅,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

    换做旁人,这猛地闲下来很容易闲出病,可林剑却不然,他从夏天一直闲到了秋天,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顺势冬眠也不是不可以。

    可今天一大早,林剑早早的醒来,一如过去几个月那样,给花花草草浇水、给金鱼喂食、给自己洗漱干净,然后一身松松垮垮的居家装扮,手拿一把好几个窟窿的蒲扇晃晃悠悠的走到巷口,买回豆腐脑油条把自己喂饱,接着就是一天‘躺尸’的开始。

    然而与以往不同,今天光临四合院房顶的鸟儿格外多,麻雀、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搞得林剑毫无睡意。

    大清早喜鹊迎门,难道有好事发生?

    一上午,林剑满脑子都是这一个念头,以至于他特意把躺椅调转了个方向,方便躺下时能在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看到外面的来人,虽然他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垂花门。

    时至中午,小曲儿听了好几遍,几个不同版本的照花台,林剑还是更偏爱老郭那一版,更有韵味一些,当然,若是结合视频,还是那个经常在麒麟剧社演出的王萌亭小姐姐更能抓住他的视线,没办法,谁让老郭是个男的呢~

    秋高气爽,仰头望天,难得一片湛蓝,摸了摸开始咕噜噜叫唤的肚子,林剑很不情愿的从躺椅上坐起来,神色莫名的瞅了眼垂花门,无声的叹了口气,也是,自己重生到现在也快三个月了,除了妹妹和老妈时不时的来老宅探望他,这偌大的四进宅邸,连个多余喘气儿的都没有。

    他也有想过在院子里养条狗或者猫,至少也有个伴陪着,可思来想去,这一个人的清闲生活还没过够,干嘛去当那铲屎官?

    不过人终归是群居动物,一个人待久了总希望沾点人气儿,可惜,喜鹊叫了一早上,明明是贵客登门的吉兆,可别说人了,连条流浪狗都没有,难道是居委会大妈太闲了,管不了人去管狗的生活了?

    摇了摇头,散去这些自娱自乐的想法,哼着小曲儿背着手来到影壁墙后面的厨房,准备弄点吃食,犒劳犒劳自己,躺了一上午也是很‘累’的。

    幸亏没人知道他这欠揍的想法,不然他现在吃的就不是炸酱面了,而是拳头!

    别看他年轻,从小贪吃的他练得了一手好厨艺,比不上酒店大厨,但也能做一手漂亮的家常菜。

    就比如这老京城的炸酱面,一般人家还真做不到他这么讲究,如今京城大街小巷都摆了个牌子,上面写道:老京城炸酱面,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十个里面能有一个做的好就算不错!

    对于有钱有闲有时间的林剑来说,与其出门尝试那指不定什么味儿的炸酱面,还不如自己在家亲手做,至少那味儿离地道两个字相差不远。

    林剑一家子都是地地道道的老京城人,按照族谱往上翻5代,估计都没离开过京城,而且他祖上的家庭环境都不错,吃的喝的那叫一个讲究,很多习惯都是从小耳濡目染,到了林剑这一代,不说发扬光大,可至少也是继承了这些‘讲究’。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