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字一号顽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来的选择(求收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如这炸酱面,讲究的是炸酱要小碗干炸。

    什么是小碗干炸?即便在京城也有很多说法,各家讲究也不同,可说一千道一万,小碗干炸的标准就一个:炸好的酱放在碗里,用筷子从中间划开,缝隙不黏合。

    只有这样才是真正上好的小碗干炸。

    然而说是碗,实际上就是一小碟,出去外面吃炸酱面,店家若是上一碗,得,不用吃,肯定不正宗。

    老京城人对于这些细节那真是讲究到极致,好听叫讲究,不好听就是矫情,没办法,谁让他们是皇城根儿底下的人呢,出门不谈两句zz,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京城人。

    再说这酱,炸酱面的酱用的是黄酱,什么甜面酱、豆掰酱那通通不可以!

    前世林剑受不了被韩流洗脑的女朋友大力推荐,尝了一口棒子的炸酱面,那味道,永生难忘,他发誓再吃一口就是孙子,甜到瞬间得糖尿病,可想而知那味儿~

    说回这酱,每家有着不同的喜好,有人用六必居的,有人用天源的,还有用桂馨斋的,没有特定的规矩,一般来讲,南城的人喜欢用六必居的,北城的人喜欢用天源的,回民都用桂馨斋的。

    林家这套位于大栅栏的老宅地处南城,虽然过去京城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但能在南城有一套四进的院落,可见当年林家祖上的日子过得也是相当潇洒。

    说回炸酱,炸酱也分种类,有肉酱、素酱、桂花酱。

    素酱自然没什么说的,桂花酱就是鸡蛋炸酱。

    而最普遍的自然是肉酱,过去老京城的炸酱面都是用五花肉,因为过去的肉肥,用五花肉正合适,煸出猪油来那叫一个香。

    但对于现代人来说,五花肉就显得油腻了,于是很多家庭改用瘦肉来炸酱,失去了原本的香味,炸酱面不香就跟臭豆腐不臭是一个道理,没有灵魂!

    不过炸酱之前,还要准备面码儿,吃炸酱面必须要有面码儿,季节不同,面码儿也略有增减,一般是黄瓜丝、水萝卜、芹菜末、黄豆嘴等,再加些时令蔬菜,当然越丰富越好,但最少也要有四种,过去看一家人有没有钱,吃一顿炸酱面就看出来了,讲究的动辄10几种面码儿,虽然都是蔬菜,但是面子必须过得去。

    最后自然是面,林剑即便讲究,也懒得为自己一个人抻面,实在是不愿费力气,直接用市场买的切面凑合了,这也是唯一的遗憾。

    炸得了酱、面码儿摆满6碟,下锅煮面,趁热吃就是吃锅挑,煮熟了不过水挑到碗里直接吃。

    有的人喜欢清爽一点的就过遍水,夏天要用凉白开,冬天要用温开水,过了水的面条不爱坨,吃起来爽滑过瘾。

    林剑就好那一口烫嘴的热乎气儿,何况现在天气也不热,面在沸腾翻滚的水中汆熟,专用挑面的长筷子下去,手腕儿一转挑入碗中,来不及摆桌,直接下面码儿拌酱。

    那叫一个香~

    刻着一筷子刚入口,还没来得及嚼,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吆喝,“儿zei~”

    林剑一愣,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废话,能叫自己儿子的,除了自己那不靠谱的老子还能有谁。

    话说老家伙不是自驾游去了吗?这是刚回来?

    端着面碗出了厨房,嘴角还沾着炸酱,经过影壁墙,就见一跟他三分像的中年男子,一手拎着一个行李箱站在垂花门台阶上,要不是看他风尘仆仆,林剑还真想问他一句,“早不来晚不来,非掐着饭点儿来,怎么着,有大师算过?”

    老爸名叫林涛,嗯,曾经的大院子弟,据说跟京圈儿那几位都是好哥们,也确实是,不用据说,只不过在林剑刚出生那几年,因为讲义气跟人茬架,失手伤了人,被国家给教育了,判了15年,爷们儿也是讲究人,为了不牵连家人,主动跟林剑的老妈离婚。

    前些年出来以后,接手了家里在琉璃厂的祖业,结果一年到头只开三个月,剩下的时间就开着他那辆不知道从哪倒腾来的二手路虎,满世界乱转,这不林剑重生回来这三个月,影儿都没露一面,不知道跑哪撒野去了。

    几个月没见儿子,甚是想念,两手一松,行李箱‘咚’的一声砸在地上,瞬间鼻子一算老泪纵横,张开双臂作势欲抱。

    林剑根本不卖这面子,两辈子给人当儿子,还不知道老爹那点鬼心思,他干脆一头扎进面碗里淹死得了~

    一秒記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w</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