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球人禁猎守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章 第 56 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体不自觉地靠向他。

    累了?

    想想大白今天的确很辛苦,心疼他的救助员,半搂着他继续抚摸,偏心得肩膀上的小秋裤都眼红了。

    只顾着摸狼,摸鸟啊……!

    烤着火的小狼崽子,迷迷糊糊地打着哈欠,一个个趴在地上拉耸着耳朵酣睡。

    雌狼时而舔舔他们的毛发,倒映着火光的眼神,满眼慈爱和温柔。

    其他的雪狼,有一些趴下来休息,有一些蹲在寒冷的秋风中守夜。

    今天晚上月朗星疏,看得出来明天又是一个大晴天,那可真是太好了,不用担心晚上下雨。

    实际上这个季节,降雨量会大量减少,就算下雨也很少是倾盆大雨。

    路白猜得没错,第二天又是一个大晴天,然而天气再怎么晴朗,也阻止不了气温越来越低的事实。

    一天三十公里不到的路程,对狼群来说倒是不算什么,自此之后,他们就按照这个速度赶路。

    途中偶尔也遇到一些危险的场面,幸而雪狼群的实力不弱,每次都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这其中大白功不可没。

    而且路白发现,大白似乎有意将自己的捕猎技巧和经验,教导给大灰,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大灰作为这支狼群的头狼,是时候应该成长起来了。

    通过路白的直播,救助站的管理者们也看到了奥利弗的兽态和野生雪狼群的互动。

    之前酌定他们不会混在一起的亲王殿下再次被打脸……

    这种现象是先例,只能说奥利弗的兽态责任感太强,他似乎知道自己待在森林里的时间有限,因此抓紧时间教导雪狼群的年轻头狼,可能吗?

    十一月份马上就要到来,心心念念想要进森林的站长,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的来临。

    他不惜厚着脸皮请求上司,搓搓手说道:“塞缪尔殿下,这不是十一月了吗?我马上就要兽化了呢,请您到时候一定一定要把我送到小路白身边!”

    “……”办公室里,那木头支架上已经很久没有站过鸟,这间办公室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清,其主人瞥了一眼骚动的属下,不禁提醒道:“他身边有很多狼,你不害怕吗?”

    没准到时候路白还没发现迪夫的兽态,狐狸就先被狼叼了去。

    迪夫推了推眼镜,义无反顾地笑道:“那就试试吧。”

    似乎为了能够去到路白身边,他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搏一搏。

    迪夫是不是开玩笑,身为和他共事的上司,塞缪尔再清楚不过,所以不是很理解,迪夫的执着缘于什么……

    走了会儿神,性格严谨的保护区管理者说道:“你的请求我不能答应,迪夫,我不会拿你的安全开玩笑。”

    迪夫倒也能够理解上司的担心,他眯眼提出另一个主意:“……那您就帮我报假案,把我的坐标告诉小路白,说我需要救助。”就是这么简单。

    听到这段话,塞缪尔简直不敢置信,他目光谴责地看着迪夫,挑眉反问: “为了达到你的自私目的,你让我骗他?”

    “咳。”迪夫抱着胳膊说:“咱们骗路白骗的还少吗?”

    也不差这一次,站长无耻地心想,当然了,他本人是很疼路白的,坚信整个救助站,除了自己就是塞缪尔殿下最疼路白。

    如果那叫疼的话。

    “不行。”塞缪尔最终拒绝道。

    的确,因为工作需要,他们有些事情欺骗了路白,但这是为了路白好。

    按照神王星的法律,如果路白知道了他们的秘密,那么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留在神王星,成为神王星的公民,继续为神王星效力。

    另一个结果:立刻遣送回地球。

    路白在地球有亲人朋友,对方当然不可能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所以最终的结果只能是遣送回地球。

    先不说路白有多么喜欢这份工作,被遣送回去会有多伤心,就说地球上,应该再也找不到类似的高薪工作,路白回去只能继续过贫困生活。

    忍心?

    亲王殿下将利弊一一分析出来,听得迪夫哑口无言,感觉自己要是再任性的话,就是个害人精。

    “送到身边不行,总可以送到最近的安全范围,您说呢?”迪夫退求其次,微笑着为自己争取最大限度的露面机会。

    迪夫死皮赖脸的模样,不禁让塞缪尔想起,直播间那些激情yy路白的狂蜂浪蝶们,让他怀疑迪夫的成分和那群观众是一样的。

    这让塞缪尔露出古怪的神情,重新审视看起来温柔斯文的迪夫。

    上司的目光如同扫描仪一样在身上扫过,看得迪夫心里发毛,不是吧,难道连这么简单的要求也不行?

    他的上司语气淡淡地说道:“如果你希望兽态期过后,跟路白不再见面,那么我会考虑的。”

    迪夫倒也习惯了这位的冷漠,但总觉得今天似乎不一样,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讨人嫌。

    兽态期过后不能和路白见面……?

    迪夫突然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太子殿下和亚度尼斯军长的怨念从何而来。

    三个月和九个月相比,迪夫当然会选择九个月,他叹气,咬牙决定道:“那请将我送得远远的,感谢您。”

    他忍痛抉择的模样,再次惹来了上司的侧目……

    -

    一场秋雨一场寒,立冬前的最后一场雨,来得那样匆忙。

    赶了一个月路的雪狼群,已经来到雪山和地面连接的岭子上,再往前就是雪地。

    忽然的下雨刮风,让顶着寒风前进的雪狼群,有些狼狈。

    大白立刻冲到一片高地上,查看周围的环境,很快地他似乎找到了方向,立刻下来带领狼群——

    大家紧紧跟着他,终于在雨越下越大之前找到一个背风的避雨处。

    那是两座山之间的小峡谷,入口正好避开了风向,雪狼群进去之后,乖乖呆在岩石下面等雨停。

    地球人走到哪就想在哪生火,然而周围好像没有什么树枝枯木。

    “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捡点柴火。”路白觉得这场雨应该会下很久,他看了看天头,今天的落脚地估计就是这里了,没有火是不行的。

    “呜。”大白自动忽略自己也是‘你们’中的一员,他紧紧跟上路白,和路白寸步不离。

    好在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段枯木,也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

    穿着靴子的救助员,一脚深一脚浅地将枯木头拖回去,用刀砍碎烧了。

    有风的环境,在地上挖个坑再生火就行了,火堆烧起了之后,身上毛发打湿了的狼群纷纷围过来取暖。

    路白忙活完这些,肚子咕咕叫,他看了眼雪狼们,想必这些毛茸茸也是饥肠辘辘。

    但下着雨不好出去捕猎。

    大家没有东西吃,路白也没有自己吃独食的道理,于是他也决定忍忍,明天早上再做打算。

    趴了一会儿的大白,突然站起来,幽深的蓝眸望着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白别去。”路白立刻说了一声,拦住大白的心思,和对方在一起这么久,他完全看得出来大白的一举一动代表着什么。

    英俊的雪狼回头看着面容严肃的青年,当然也知道对方的意思,但他用复杂的眼神凝视路白。

    也许他在担心着什么。

    现在是十一月初,距离奥利弗的兽态期结束,还有二十来天,也许他已经感知了什么。

    “呜。”最终他还是带着大灰冲进的雨里,两头健壮的雪狼,很快在风雨中消失不见。

    “你们小心点——”

    这么任性,路白也是拿他们没办法,照他说狼群偶尔饿一顿很正常,还有哪支狼群可以保证,每天都有足够的食物。

    但是想想,大白有大白的考量,野外环境不可能每天都那么舒适,总有天气连续恶劣的时候。

    年轻的头狼必须得到在天气恶劣下生存的经验,学会应对各种恶劣的天气,而大白会把这种经验教导给他。

    风雨里,大灰紧紧地跟着前面的健壮头狼,是的,他已经将大白视为狼群的头狼,但他依旧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继续学习更多……

    第二次经历冬天的他,对这风吹雨打,悬崖峭壁的环境,其实有些害怕,因为脚上一个打滑,就有可能发生意外。

    他们之前的头狼,就是捕猎的时候摔死的。

    下雨天应该去哪里寻找猎物?

    这是今天大白要教给大灰的知识,显然大灰是个不错的苗子,能够紧紧地跟上他的步伐。

    天空中,一只金雕迎风归巢,回到雪山半山腰的洞壁上为幼崽遮风挡雨。

    其他动物也一样,会选择一些能够挡雨的地方站立不动。

    他们没有想到,这种天气也会遇到狼的袭击。

    就像金雕没有想到,苍鹰会专门挑在刮风下雨的天气,对他巢中的幼崽下手。

    听到天空中传来金雕凄厉的叫声,猫头鹰瑟缩了一下脖子,望着外面。

    “是苍鹰干的好事吧。”路白听出来了,他摸摸小秋裤的羽毛,这孩子被吓着了:“没事,他不叼你,我在呢。”

    话说回来,苍鹰不干好事,狼也没少干坏事。

    两匹湿透的雪狼,一个小时之后,在路白逐渐坐不住的情况下,终于叼着一只猎物从风雨中赶回来。

    猎物不算大,肉也不算多,但是大家都能分到一点,至少晚上不用饿着肚子入睡。

    狼毛丰厚细腻,即使表面湿透,也不会真正浸到皮肤,用毛巾擦一下,在火堆旁边烤一烤就干了。

    路白观察到,大灰似乎有些沮丧,分肉的时候竟然没怎么吃。

    这是怎么了?

    路白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大白,烘干了毛发的大白狼,轻轻靠在路白身边,发现路白在看他,当即也回了个眼神。

    “……”不能直接沟通就是这点不好,具体的事情是不能靠眼神交流能够获知的。

    毛茸茸们吃了点东西,至少已经不那么饿了,路白终于拿出自己的晚餐,嗯,又是方便面。

    吃完方便面之后,他想接点水煮沸了放凉给雪狼们喝,于是用盆出去装雨水。

    这时出现了铛铛响的声音,好家伙,原来是雨里夹着小冰雹……

    路白不由庆幸,刚才大白出去带了猎物回来,不然还不知道明天的天气怎么样。

    伴随着风雨声,很久不接触社会生活的救助员,终于想起来,自己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报告了。

    路白搔搔头,打开上司的对话框,想了半天输入一句:“殿下,因最近成员激增,工作量大,报告一事可否改为月报?”

    塞缪尔:“……”

    塞缪尔突然有点想念刚入职那名战战兢兢工作,勤勤恳恳上班的小救助员,那时候路白隔三差五就会联系他。

    “可以。”不过他还是同意。

    w</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