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泽拉斯时光法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我是奥里克斯·瑞文戴尔】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秋分时节,风高气爽。

    斯坦索姆城南十二公里的城郊地带,一望无垠的金黄麦田里,随处可见忙着秋收的雇农。

    得益于年初的几场春雨,今年庄稼长势很好,称得上是个少见的丰收年。这意味着除去上缴给本地的大地主瑞文戴尔家族的份额外,他们能留下更多粮食。

    即使近来关于兽人的传闻甚嚣尘上——据说兽人已经攻破了居中统筹数十座收容所的敦霍尔德城堡,南边的人都在担心,十几年前荼毒东大陆的部落是否会卷土重来——也无法冲淡丰收带来的喜悦。

    然而作为这片土地的主人,瑞文戴尔家族内部却萦绕着浓浓的忧愁。

    三天前出了件事。

    老爷的独子奥里克斯·瑞文戴尔少爷,在前往地区首府斯坦索姆城的途中摔下了马,头部受了重伤。

    要搁一般人,这也不算是稀奇事。

    毕竟马有失蹄,不管是踩进土窝子里拌折了马腿,还是遇到郊狼受惊,都可能导致骑手落马受伤。

    但奥里克斯哪是一般人,自幼接受正统武技训练,去年年初刚成年就受洗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圣骑士。堪称是武技骑术俱佳,一般的军中好手,十个八个都近不了身。

    以他的身手,就算真遇到了意外,一个翻身就能稳稳落地,又怎么会受伤?

    据路人说,少爷前一秒还在和同行的路人说话,后一秒就一点征兆没有地摔下去了。

    也是路人把少爷抬去阿隆索斯礼拜堂接受治疗,等到轮值的牧师认出少爷的身份,派人给瑞文戴尔庄园送来消息,已经是当天下午了。

    庄园里的仆人们知道以后,这叫一个心急如焚。

    少爷可是老爷的心头肉,刚刚成年就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未来不可限量,就指着他给家族光宗耀祖呢。

    老爷前阵子出了远门,说是去迎接一位远归的挚友,要是得知了这件事,还不得急死?

    但事情还远远不止如此。

    一番诊断过后,牧师们发现,奥里克斯只是磕破了皮而已,按理来说根本不至于昏迷。多半是落马前就突发急症昏了过去,这才导致落马。

    可就连这些深谙神圣法术、精通医术的牧师也说不清,昏迷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仆人们无奈,也只好用马车把奥里克斯少爷拉回庄园静养,并托人向白银之手骑士团求助。但不管来了多少骑士团里的高阶牧师,就是无法唤醒少爷。

    昨天上午,少爷终于醒了。

    本该欢天喜地的一幕,没多久就令人更加揪心。

    因为少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不吃不喝,谁叫门也不开。爬到二楼扒窗户的仆人瞧见,少爷他光着身子站在穿衣镜前,不断重复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根据这名仆人的复述,咕哝的好像是这几个音节——“窝德玛雅,窝肿么窜越辣?”

    有人觉得少爷是被什么邪秽附身了。

    “要不……咱们再找人给少爷看看吧?城里过几天不是要处死一个兽人吗,据说骑士团团长乌瑟尔大人和副团长达索汉大人也会出席处刑仪式。我去求求少爷在团里的伙伴,说不定能请来这两位大人,他们一定能弄清少爷究竟是怎么了。”

    “圣光怕是治不好少爷了……要我说,咱们还是得去找达拉然的法师老爷。”

    “给老爷的信送出去了吗?”

    “没有啊,老爷走的时候也没说去哪,我们往哪送啊……”

    此时,瑞文戴尔宅邸三楼,奥里克斯少爷的房间外,一众仆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着对策。

    突然,咔嚓一声,房门开启。

    头发乱得像鸡窝的奥里克斯少爷,睁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

    老管家兰顿面露喜色,急忙上前问道:“少爷,您……您没事了?”

    “嗯,没什么事了,就是头有些疼而已。”奥里克斯·瑞文戴尔随口说道,径直走向了楼梯,“谁能告诉我,现在是黑门历多少年?”

    管家一愣,这叫什么问题?

    “黑门”指的是连通艾泽拉斯与德拉诺的黑暗之门,兽人就是通过它入侵艾泽拉斯的,这一点大家倒是都知道。

    可黑门历是什么历法?

    在洛丹伦,没人会使用这么奇怪的历法。不过据说南边的暴风王国,倒是有人为了缅怀亡国之际的牺牲,在本国历法之外用并行的黑门历表述年份。

    管家兰顿想了想,迟疑着答道:“少爷,现在是洛丹伦历1068年,如果您是问距黑暗之门开启过去了多少年,唔……第二次战争距今十三年,如果把黑暗之门开启定为黑门历元年的话,我想现在应该是您说的黑门历的第19年……嗯,19年年末。”

    众目睽睽之下,奥里克斯少爷如遭雷击,就宛若听到了什么惊天的消息,在楼梯上呆滞了很久。

    “呃……少爷?”

    “我没事。”

    脸色煞白的奥里克斯摆了摆手,踉跄着走下楼梯,站在二楼露台上,遥望起了远方。

    众人目目相觑。

    “少爷是不是把脑袋摔坏了?误以为自己昏迷了好多年?”

    “我看像,我们还是找人给少爷看看吧……”

    仆人们窃窃私语起来。

    ……

    金黄的麦田一望无垠,休耕的方块状田地错落有致地分布其中。放眼望去,这个被上百间民房包围在中央的瑞文戴尔庄园,就仿佛坐落在一张巨大的棋盘之上。

    眼望斯坦索姆地区的美景,楚涵仍然无法相信,自己居然穿越了——他只是洗澡的时候滑了一跤,然后脑袋撞在马桶上晕了过去。

    按常理来说,他觉得自己恐怕是撞死了,要不然也不符合穿越的先决条件。如果能再活一次,他一定会敬告天下同胞,淋浴的时候务必注意防滑。

    现在他是谁?

    是鼎鼎大名的大地主瑞文戴尔男爵的独子,奥里克斯·瑞文戴尔!

    这对父子的历史故事,完美代表了与天灾军团沾边的暴雪式父子剧情——不是儿子救爹反把自己搭进去,就是爹救儿子没救成最后白发人送黑发人。

    爹呢,是斯坦索姆地区的大地主,还与统治达拉然的肯瑞托六人议会的前议员克尔苏加德是至交好友。

    没错,就是那个“巫妖王最信任的副官”。

    黑门历19年,其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禁令研究通灵法术,最终被肯瑞托议会驱逐。没多久就在巫妖王耐奥祖的召唤下北上诺森德,接过了这位前兽人长者、现燃烧军团入侵计划“先锋大将”的橄榄枝,回国秘密组建诅咒教派散播瘟疫。

    楚涵的便宜老子瑞文戴尔男爵,不光参与了进去,还出资与其一同组建了诅咒教派,堪称是这一邪恶组织的元老。

    斯坦索姆城之所以沦陷,就有这位大地主的一半功劳。

    洛丹伦沦陷之后,瑞文戴尔男爵如愿以偿地获得了巫妖王许诺的力量,成为了一名死亡骑士统领,指挥着数以十万计的亡灵天灾镇守斯坦索姆地区首府。

    颇为戏剧化的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楚涵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奥里克斯·瑞文戴尔,则完全与父亲相反,是一个虔诚的圣骑士。

    洛丹伦沦陷后,奥里克斯辗转多处,先后跟随白银之手残部、灰烬使者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整合白银之手残部组建的十字军,在满目疮痍的亡国故土奋战多年。

    在十字军分裂为银色黎明及血色十字军后,奥里克斯因对后者狂热的信条抱有疑虑而加入了银色黎明,继续在东洛丹伦抗击天灾。直到在冒险者的帮助下,与银色黎明的将士们成功杀入斯坦索姆,直捣黄龙,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终结了父亲堕落的一生。

    可实际上这些努力卵用都没有。

    之后不久,被银色黎明攻破的纳克萨玛斯返回诺森德休整,拥有护命匣的克尔苏加德复活,一并也把死于儿子之手的瑞文戴尔男爵给复活了,令其取代阵亡的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成为新的天启四骑士之一。

    不光如此,死在斯坦索姆城的奥里克斯·瑞文戴尔,尸骨也被天灾军团成员偷走,并施以强大的死灵法术奴役,转化成强大的死亡骑士,继续父亲镇守斯坦索姆城。

    至此,奥里克斯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不光没能拯救父亲遭到奴役的灵魂,洗涤其滔天的罪恶,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沦为了巫妖王的奴隶。

    这就是这对父子的故事。

    楚涵对这对父子的怨念简直不要太深,主要原因就是那匹永远不存在于非酋掉落名单里的亡灵战马。

    那现在又是多少年?

    是黑门历19年年末,一个酝酿着狂风骤雨的可怕年份!

    仅仅数月之后,恐怖的瘟疫就将在幅员辽阔的洛丹伦大地爆发,起初人们以为这是孤立事件,殊不知天灾军团实为燃烧军团的马前卒,直接为第三次战争拉开了序幕……

    在随后十余年时间里,灭世浩劫接踵而至,艾泽拉斯迎来了有史以来灾难最为集中一段历史时期。

    穿越而来的楚涵,就恰好站在了它的上。

    继承奥格瑞姆衣钵的萨尔,刚刚攻破了敦霍尔德城堡,解放了所有兽人,即将向洛丹伦王国发表无意继续战事的声明。

    被达拉然驱逐的克尔苏加德恐怕已经回来了。楚涵知道,自己的便宜老子瑞文戴尔男爵数日前去迎接的那位远归挚友,十有八九指的就是克尔苏加德,两人很快就会密谋组建诅咒教派的相关事宜。

    艾格文即将用仅存的永葆青春的魔力复活儿子麦迪文。

    来年开春,麦迪文就会化身先知来到北地诸国,把自己在与萨格拉斯的一缕灵魂纠缠不清,因而在死亡时被放逐到了扭曲虚空的灵魂状态下,所见所闻的关于燃烧军团的入侵计划,以预言的形式警告世人。

    再不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