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泽拉斯时光法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我是奥里克斯·瑞文戴尔】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久后,洛丹伦王子与海国王女前去调查瘟疫事件,踏上堕落之路。紧接着就是克尔苏加德伏诛安多哈尔、斯坦索姆瘟疫爆发屠城两难,王子北上拿起魔刃,击杀“万恶之源”功成归来,于王座之厅弑父弑君,随后挥师东进,手持霜之哀伤,踏着瘟疫的浪潮席卷洛丹伦。

    人类七国中最为强大,最为辉煌的洛丹伦王国,将在遍野的哀鸿中沦为天灾的乐土,就此落幕……

    “我怎么穿越到了这么一个鬼年代,偏偏还在洛丹伦。”楚涵的心情很复杂,仍然对穿越一事难以置信。

    前一段人生平平无奇,却也胜在生命安全有所保障。这一下来到了险象环生的艾泽拉斯,还是在有史以来最为混乱的历史时期的,这哪遭得住?

    向往是一回事,设身处地地经历这一切,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就叫叶公好龙。

    要一个前几天还在加班赶工的社畜瞬间化身引领历史潮流的英雄?还是让一只鸡变成大魔王实际点。

    理智告诉楚涵,面对迫在眉睫的浩劫,南下逃亡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自己不是死了就能复活的玩家。

    也不是坐在电脑前,对主创人员全部离职后,在弗洛尔团队手里迅速由老当益壮沦为晚节不保的剧情发起疯狂吐槽时那般,失望透顶afk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可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自己是活生生的人,命只有一条,更何况还有无数种远比死亡更加可怕的命运。

    不说那些或直接或间接毁灭了洛丹伦的存在,就是一次小小的受伤,一次微不足道却不可逆转的、连生命缚誓者阿莱克斯塔萨也无从治愈的瘟疫感染,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他想要做些什么,改写历史又何其艰难?

    人们总以为自己在上帝视角看清了一切,为推演出了某个历史节点的改变而沾沾自喜,殊不知魔兽历史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棋盘,任由拆解而丝毫不动。

    这盘棋牵一发而动全身,当历史走向渐渐脱离原本的剧情,进入未知领域,你还能靠着信息优势和那些远比你更具力量、更加狡诈、更加艰险的敌人对抗吗?

    遑论真正的棋手,其实是被当做工具投入艾泽拉斯,却一直图谋着自立山头的巫妖王耐奥祖;是燃烧军团的副手级人物阿克蒙德与基尔加丹;是堕落泰坦萨格拉斯;是对艾泽拉斯恶意横在的虚空势力……

    是一个个站在六大本源力量的高层或,掌握着难以想象的庞大力量的存在。

    说到底,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否则就算是个穿越者,没有力量的话,所谓的穿越者视角也毫无用武之地。

    要是穿越成阿尔萨斯那等存在,或许不是没有改写历史的能量。

    但楚涵只是奥里克斯·瑞文戴尔,一个普通的贵族子嗣。家产是殷实了一点,可于历史潮流而言又有什么用?

    这也就罢了,如果多给他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他未必不能聚沙成塔,积累到足以扭转历史的力量。

    可几个月后,灾难就要来临了,哪还有时间。

    这些道理他都明白。

    然而说一千道一万,心底却有一腔热血翻滚不休。

    穿越都穿越了,若是再甘于平凡,事事后退,那岂不是白活这一世?这个想法一经浮现,就怎么都挥之不去了。

    况且随着时间尺度的拉长,只要燃烧军团一日不除,虚空势力尚未瓦解,那贵为宇宙中孕育着最强大的泰坦星魂的艾泽拉斯,就永无宁静之日!

    逃能逃到哪去?还能离开这颗星球、离开德拉诺、离开所有剧情发生的地点不成?

    逃是逃不掉的,只能面对。

    “别跟着我,我出去转转。”

    楚涵对身后的仆从说了一句,离开宅邸,穿过占地面积极广的庄园,进入了外面的村子里。

    这是一个以瑞文戴尔庄园为中心,向四周辐散的中型村落。

    瑞文戴尔家族坐拥城南两万英亩良田,换算过来,差不多是十二万亩地,方方正正,差不多横着竖着九公里见方。

    家族内豢养了大量佃农,依靠给瑞文戴尔家族种地过活。加在一起约摸千八百口人的样子,就住在庄园外的村子里。

    除去收成时上缴一定比例的农获,他们安于在此的主要原因便在于,瑞文戴尔家族和大多数地主都不一样,还会按月发给他们一定薪酬。

    虽然不多,但对穷苦人而言却是维持生活的倚仗。

    一座小镇该有的,这里都有。

    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那是从铁匠铺里传来的。铁匠们都在忙着修补、打造农具。

    村口还有几座大型旅店,总是人们为患。因为携带有大量马车的商旅,全都不愿意承受斯坦索姆城里高昂的留宿费用。这里离城里只有十几公里,是最好的中转落脚点。

    正值农忙,村子里几乎没有行人。

    几个小孩在街道上玩耍,一名礼拜堂的见习牧师,正无奈地把一群试图翻进庄园的后花园摘果子吃的小孩抓回去上课。

    在这个时代,受教育永远是贵族的专利。然而受到人类七国一致尊敬的圣光教会,却会向平民阶层的儿童提供包括识字在内的免费教育——只是没什么家长会把孩子送过去罢了。

    活着就已经够艰难了,孩子再小也能在农忙时帮着干点活,甚至有可能,就因为这份根本不算劳动力的劳动力,就能让一家人在秋后有所盈余,而不至于忙了一年还欠地主的钱。

    放眼斯坦索姆地区,也就财大气粗的瑞文戴尔家族会给佃农相对优厚的待遇,让生活压力有所舒缓的他们得以把孩子送进教会学堂,期盼子嗣长大后能去城里谋求比种地更有前途的差事。

    哒哒哒……

    一支远道而来的商队从村镇的主干道走过,拉车的驮马边走边拉,一粒粒马粪蛋掉在干燥的土路上,啪叽一下拍成瘪瘪的粪团团。

    一颗废旧布料缝成的小球从某个角落飞出,恰好落进马粪里。满脸污渍的孩子们嘻嘻哈哈地跑来,从马粪里拾起小球,你争我抢,又嘻嘻哈哈地远去了。

    微风拂面,岁月静好。可谁又知道,可怕的第三次战争正在宁静中悄然酝酿呢。

    楚涵幽幽叹息。

    准备返程时,一本厚重的书籍从天而降,啪叽一下拍在了他身前的地上,砸起一圈尘土。

    他不禁一愣,急忙抬头看看,空中也没有飞过的狮鹫,不像是某位骑手掉下来的。

    这书的封面看着像是金属材质的,厚约一拳,想来分量沉重。表面布满繁复的纹饰,正中央镶嵌着一个扁平的沙漏。细密的金色黄沙以恒定地速度穿过狭窄的中央管道流向下方,渐渐填满另一个扁平的玻璃球。

    黄沙的流动方向似乎被某种魔法恒定了,就算书平着,黄沙也还是不合常理地朝另一个玻璃球里流去。按流动速度来看,黄沙很快就会流失殆尽,另一端则会被填满。

    这一定是一件魔法物品,光是看着,就知道必定不凡。

    迟疑了好一阵子,他脱鞋扔过去砸了一下,又捡来一根树枝捅咕半天,确定安全后才走上前去将其捡起。

    入手确实沉重,怎么也得有十几斤的样子,他终于能够肯定,书封上镶嵌的那个扁平沙漏,确实被魔法固化了流动方向。因为就算把书倒过来,沙子也会反重力地维持原先的流动方向。

    他随手翻阅了一下。

    每一张书页边缘都绘有不同的图案,或为沙漏,或为钟表,或为原始的日晷,全都与时间有关。

    在某种魔法的作用下,书页上黄沙涌动,组成了配着插图的文字。

    楚涵发现,关于奥里克斯·瑞文戴尔的生平,全都在这本书里。

    哪年生的,小时候做了什么事情,何时接受教育,又是哪几位名师教导的,学习了什么无意,何时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刚开始作为哪一位圣骑士的侍从,又在何时拥有了正式圣骑士身份……全部都在上边!

    一共约摸十页的样子,配图栩栩如生,甚至还会动!与其说是插图,不如说是在纤薄如纸的软质显示屏上播放的视频影像,无比神奇。

    他又往后翻了翻,书里的内容终于来到了近几天。

    配图中的奥里克斯正在骑马赶路,却忽然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人型轮廓砸个正着,掉下马去,头撞在石头上陷入了昏迷。

    楚涵知道,那个模糊的人型轮廓,就是穿越而来的自己的灵魂了。

    再往后翻,已经被穿越者取代的奥里克斯醒了,一脸凝重的走出庄园散步,在某条小巷里捡起了一本从天而降的厚重书籍,正在低头翻阅。而书中书的配图,赫然也是奥里克斯在看这本呈现出了此时景象的配图的时光之书!

    楚涵一愣,动了动身子,书中人竟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他悚然而惊,瞬间明白过来,这本书恐怕真的与时间相关,绝非凡间诸族的造物。那可是宇宙间最为神秘的力量,不属于六大本源力量的任何一个领域。

    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除了从泰坦阿曼苏尔那里得到了赐福的时间守护者诺兹多姆,及其麾下的青铜龙军团,还从没有任何凡人能够洞悉时间的奥秘!

    难道说,当镶嵌在书封上的沙漏黄沙流尽,就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就是我的穿越者福利?”忽然间,他脑子里冒出来了几个字,不禁哑然失笑。

    也是,都噩梦难度开局了,怎么也得是个标配版的穿越者吧。

    “既然与时间有关……那就叫时光之书吧。”

    心念至此,他把书籍收好,这里人多眼杂,不适宜深入探索这本书的奥秘。

    寻了条没人的路,确保所携带的书籍不被发现,他一路潜行回了宅邸,准备回家以后,再好好翻阅一番。

    一秒記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w</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