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迫和暴君两小无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你猜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夫人。”小厮忙躬身一揖,见三夫人的目光落到病榻上,心领神会地主动禀话,“大夫方才过来给施了针,他暂且没力气闹了。”

    三夫人垂眸:“昏过去了?”

    “……倒还醒着。”小厮欠身,“只是没力气罢了,免得他伤人。”

    三夫人点点头:“既不会伤人,你就先退下吧,我们看看他。”

    那小厮巴不得不在楚源跟前守着,听言立时应下:“是,那下奴在外候着。”说罢就侧身恭请二人入内,接着便退出门外,妥帖地阖上房门。

    三夫人径自坐到床边的绣墩上,又抱苏芝坐在膝头。苏芝明眸转转,觉得:呀,这不行呀!

    她想自己和他说说话,最好能气得他七窍生烟。可母亲在这里,她哪里能说那些?

    她一时便也只好乖乖巧巧地坐着,满心的懊恼藏在羽睫下。三夫人伸手摸了摸楚源的额头,楚源——曾经的大恒皇帝萧源,在天旋地转的晕眩中不耐地皱起眉头。

    苏芝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越看越觉得自己想得没错——这人虽然变成了楚姓,而且只剩了八岁年纪,但眼前稚气未脱的样貌与她所熟知的萧源根本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又偏偏闹了那样的“疯病”,她赌他决计与她一样换了芯儿。

    苏芝心思转动:“娘。”甜甜地望着母亲,她道,“我饿啦,想吃点心!”

    “又馋你二婶婶做的糖糕试不试?”三夫人食指在她鼻尖一刮,“娘着人帮你去问问,但你二婶婶今天忙得很,除非提前有做好的才有的吃。若是没有,你不许闹。”

    “我知道的!”苏芝重重点头,便主动从三夫人膝头滑了下来。三夫人起身推开房门寻那小厮——不出苏芝所料,方才那个一看就满眼不耐的小厮果然没在门口等着,三夫人便下意识地迈过门槛,招手唤旁的下人过来。

    趁着这片刻工夫,苏芝扒到床边,倾身凑到楚源耳边:“萧源,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头晕目眩中的萧源如遭雷劈,眼睛猛地睁开,满目震惊地盯着眼前的人看。

    他与皇后苏芝并非年幼相识,并不知她儿时长什么样子。可盯着看了一会儿,他就看出了她眉目间的相似。可因为年纪差了太多,这相似来得太少,面前的小姑娘怎么看都是一副天真单纯的模样,他迫着自己运了几番原该理所当然厌恶,最终放弃。

    重新闭上眼睛,萧源轻问:“你告诉朕,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苏芝说着,耳闻房门再度阖上的声响,又听脚步声与衣袍摩挲声渐近,提高了声音,意有所指道,“源哥哥是不是被什么鬼怪附体啦!就像故事里讲的那样,鬼怪占据了人身!”

    “阿芝!”三夫人疾步走近,在她肩头一拍,轻声斥她,“胡说什么呢,让你源哥哥好好休息!”

    “……”萧源无声地吁了口气。

    他隐隐记得先前出了什么事。苏芝这个人倚仗娘家飞扬跋扈,毫无皇后该有的行止端庄。几个月前她有了身孕,后来又忽而小产,不知怎的就觉得是贵妃所为,竟在大雨夜如同疯妇一般冲进了贵妃宫中,对贵妃又踢又打。

    她到底是皇后,宫人们想要阻拦又不敢来硬的,她便拽着贵妃的发髻将她拉了出去,要拉她去太庙,在列祖列宗面前对质。

    萧源赶到时,两个人正在狂风骤雨里撕扯。他气得面色铁青,自要上前阻拦,手刚触及苏芝肩头的一刹,一道电光劈下来……

    然后他就没了意识。

    醒来时,映入眼帘的便是这破旧的房间。他自不会轻易想到自己成了另一个人,撑起身便质问下人他身在何处,这在旁人眼里奇怪的问题加上那脱口而出的“朕”字,听来当然像是他疯了。

    现下被迫冷静下来,又见到了这么个……这么个黄毛丫头苏芝,再听她所言,他倒也不难明白当下的情形。

    乱如麻的心弦定住,萧源再度缓息,惺忪目光落在苏芝面上。

    他拿捏着分寸道:“可能是吧……我夜里做了噩梦,现在还头疼得厉害,脑子里乱得很。”

    三夫人有些心疼:“那你好好歇着,我们不扰你了。”

    萧源又说:“我……我是谁来着……”

    首要的自是弄明白身份。他说罢定定地看着苏芝,等待这位昔日的发妻给他个答案。

    孰料发妻水眸一转,天真的笑脸上扬起笑来:“我不告诉你!你猜猜呀!”

    w</p>



    更多最新章节,请收藏百文择【www.mengzeda.cn】!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