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寂寞凭谁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2:第五章 一场寂寞凭谁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若是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在那天去澄心堂看他,也不会去翻动那铺叠一室的画像。这样,我或许还能活在自欺欺人的谎言中,傻傻得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那日他匆匆入宫,我端了最喜欢的奶茶去澄心堂送给他,不想他匆匆入宫,连个照面都没打上。澄心堂是他在王府中的书房兼寝殿,我与其他侧妃从未进去过。这次看着无人守卫的大门,终于抐不住心底的好奇,推门走了进去。冥冥中有声音告诉我,我的疑惑在这里可以得到答案。

    果然,殿中陈设简单,细节中透出雅致。而书桌、墙上、画缸里满是画,画的似乎也是同一个女子。我不由就近前去看。

    那画中人或在林中漫步,或在溪边浣衣,或在灯下刺绣,或在厨间忙碌。她布履麻衫,荆钗素面,但难掩容貌倾城笑颜纯粹。我仔细看着,不肯放过一处细节,不敢确认画中人的身份。

    其实,从看到画的第一眼,我便认出是她。可是我记忆里的她,贵盛非凡,温柔的眼眸深处却是淡淡哀愁与冷漠。与画中人发自内心的快乐不同。

    于是我遣安雅暗中百般打听,终于知道了一段惊天的皇家秘辛。可我只能沉默,将所有的怨恨封存心底。

    从此,我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女变成沉默寡言的妇人。从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子,变成一个容不得他人得宠的妒妇。然后是快乐,我觉得自己如同囚犯,将永远关在这间华丽的牢笼中,又或者,永远关在自己紧闭的心里。

    我依旧偶尔入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却在暗中细细观察那个女子。从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中,我看到了孤单、悲伤与无奈。她竟也是不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