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公主饶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新生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百文择【www.mengzeda.cn】

    李月舒睁开眼睛,见帐外负手站着一人。

    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她从床上坐起身,帐外的公子也伸手撩起了帐帘。

    “小叔,明日便是你迎亲的日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李月舒说话时喉咙有些哽。

    “嫂嫂,正因明日便是我迎亲的日子,今夜我才来与嫂嫂共度最后的良宵。”

    “最后”两个字听得李月舒心都碎了。

    她嫁到王家不到一年,丈夫王孝康便死在军营,青春守寡寂寞难耐,家中又有年纪相仿尚未娶亲的小叔子王孝健模样俊秀,性情温和又风流婉转,不消多日,叔嫂眉来眼去便暗生了情愫,尔后巫云楚雨,风月常新。

    就这么过了三年弄玉偷香的日子,王家阖府上下心照不宣,但也只是背后议论,明面上人人都还要巴结着李月舒。

    王老爷过世得早,主母王夫人一人拉扯两兄弟长大,多有操劳,积年养下了病灶,李月舒过门后,王夫人便把府中中馈托付给了李月舒,一心养病,不成想病越养越重,前些日子,齐都里最好的大夫6续来过,都下了病危诊断。

    李月舒都准备给王夫人安排后事了,王孝健却请了个江湖术士来府里给王夫人做法,那江湖术士说了尚有“冲喜”一个法子可以试试。

    这便有了王孝健娶亲这桩喜事。

    亲事是王老爷在世时就给王孝健定下的,定的是王老爷同窗沈老爷的长女沈昌平,沈昌平小了王孝健六七岁,今年也不过才金钗之年,十四岁而已。

    但沈家仗义,听闻是给王夫人冲喜,人命关天的大事,立马就答应成亲,于是两家急忙忙请先生看日子,择定了吉日完婚。

    这期间一连串的事竟顺利得水到渠成,以至让李月舒连闹情绪的机会都没有。

    耳鬓厮磨肌肤相亲了三年的小叔子,她怎么舍得拱手让给其他女子呢?

    “嫂嫂,今夜之后,你我都忘了前尘往事吧。”王孝健的手抚上李月舒肩头,冰凉的指尖触到李月舒嫩滑的肌肤,让李月舒激灵灵一凛。

    古人早就说过,士之耽兮尤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相比李月舒的越发沉迷无法自拔,王孝健却要以婚姻为界限,要将自己和李月舒做个了断。

    从来,情事上,男子都更薄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见好就能收,女子却总是一头扎进去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只要跳下情海就失去了岸。

    李月舒心头发冷,但也只是“嗯”了一声,任由王孝健的手由她肩头滑入红绸肚兜里——

    他的指尖已由冰冷变得炙热,所过之处都燃起了火,点点火焰更是融化了李月舒耸立的两座雪峰,她整个人也如雪峰般轰然倒塌,软软倾倒在他怀里,任由他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重新留下他的痕迹——

    兰麝细香闻喘息,此时还恨薄情无?

    李月舒的手抚上了王孝健的头,感受着年轻男子浓密的发,感受着他如浪涛一样有力的起伏,她问道:“阿健,你会待沈家小姐如我这般好吧?”

    “嫂嫂放心,明日之后她就是我的妻,我会待她好的。”他埋在她怀里,一口含住小巧樱桃,另一手将另一颗樱桃恨不能揉出甜甜汁水来,口里含糊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